紫色战旗

第514章 后勤之行动力的保障

第五百一十四章 后勤之行动力的保障

如所周知,1789年后开始建立的法兰西共和国军队,对其组织机构和后勤工作的具体细节不是十分重视的,拿破仑初接管时,发现军队——用他自己的话说——缺衣少食……困难重重

从那时起,法军虽然又经过了很长一段历程,但它的后勤组织到1805年仍然远不是很完善的,所有后勤问题都归陆军组织部管辖,当时该部大臣是德冉,他主要负责军队的给养补给、服装补给以及运输工具的配备,但他的职权仅限于法国边界以内。

在战场上,后勤事务——包括补给和运输——由军队的军需总监负责,但他的权力又只是限于作战地带以内,尽管后勤组织与物资补给在补给线的两端都有妥善的安排,但却没有一个固定的机构来管理后勤地带和利用这一地带的资源,这对当时的战争来说是有普遍性的。

在这里,皇帝常作出专门的安排,通常是让那些战绩不佳,以及他不满意的指挥官在此负责,而这些指挥官被调来执行这种任务,如果不算实质上的惩处,至少也是一种贬谪。

1805年,陆军军需总监是彼提埃,他手下有四个兵站监督以及各补给部门的首脑--粮食提调、肉类提调、饲料提调和运输辎重总管。

但拿破仑总是越过这些中央机构直接向他的军长们下达关于运输和补给的命令,军司令部设有副官,其职责是根据帝国总司令部军需总监的原则指示领导军的补给工作。每个师司令部均有兵站官,他既接受军副官的命令,也接受其直接上司——师长的命令,二者可能发生冲突,有时的确发生冲突。

这些官员所掌握的物资器材是很不充足的,这既不是因为保留共和国那支饥饿的、依靠到处抢劫为生的部落式军队的传统,自从1802年亚眠和约以来,如果拿破仑想干的话,他本来有足够的时间纠正军队的这种状况,也不是因为不懂得设立正规辎重队的重要性。

确切地说,这是由于这支军队近一年半来一直在准备入侵英国,鉴于英国有优势的海上力量,侵英行动是指望不了能有一条来自欧洲大陆的正规补给线的。

法军一旦渡过海峡,就只能依靠就地取给生活,想想也是,当地的富源也足以维持军需,而法军返回法国的希望则完全寄托于战场上的速胜,然后同英国订立城下之盟。

因此,在布洛涅港的军队几乎完全没有补给和运输手段,但是,即便我们把拿破仑的侵英计划设想为不过是一次佯动,他也不可能在不惊动敌人的情况下在大陆上建立起他的战争机器

奥斯特里茨战局则不同,象通常一样,拿破仑进行这次战局的后勤准备时,一个主要的考虑就是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持作战的突然性。

这样,当1805年战局来临时,陆军部和陆军军需部面临着巨大的任务,即在数周内为17万法军匆忙凑集全部运输机构和补给机构。

由于这些机构为之服务的部队在整个这段时间内大都不处于驻止状态,而是处在从布洛涅营地前往莱茵河展开地域的行军途中,因而问题更加复杂,加之直到军队全面展开之际还要进行8万新兵的编组工作,就更增加了困难。

的确,动员和展开通常是分成单独的阶段进行的,现在却被压缩成一次完整的综合行动,在拿破仑的战局计划中,这还不算是最不合乎常规的做法。

8月23日决定了对奥作战后,拿破仑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命令他的部队开往指定的展开地域,他的8个军中,有两个军分别来自荷兰和汉诺威,这两个军构成法军的左翼,首先应至哥廷根集中,然后到维尔茨堡,其余各军按最初的设想应展开于从哈格瑙往北经斯特拉斯堡至谢列斯塔特绵延约50英里的一线。

为此目的,其中的5个军要自西向东横越整个法兰西,第六个军由新兵组成,他们一群一股地来自帝国各个角落。

这样,在向展开地域行军时,需要进行规模巨大的协调和补给工作,拿破仑的参谋长贝尔蒂埃8月25日开始发出命令,只过了24小时,他已能向皇帝汇报命令的执行情况,这充分说明了他的工作效率。

下达的命令很详细,不仅提出了各兵团的行军顺序,而且规定了每一个团在行军途中应从沿途各地领取给养的准确数量。

按照贝尔蒂埃的总计划,组成骑兵军的各师应首先离开海峡沿岸,其中有的师早在8月25日就开始出发,然后是达武、苏尔特、内伊、拉纳各步兵军,这4个军沿从北到南平行的3条路线行军,仅后两个军要共用一条道路。

根据拿破仑的指示,贝尔蒂埃写道:“依皇上旨意……途中军队给养补给应与扎营时一样。”

这就是说,要由陆军部的补给机关在沿途县长、副县长、市长等人的配合下组织实施,给养每隔2-3天分送一次

为此,贝尔蒂埃在给各军发布命令的同时,也写信给沿途地方当局,通知他们军队即将到达,请求给予合作,两个军离开荷兰在友好国家领土上行军时,马尔蒙军被告知沿途就地取给维持军需,而对贝尔纳多特军则要求携带7-8日份饼干,以避免加重黑森-卡塞尔中立国的负担,在这个总规定下,各军长仍有很大机动余地,他们都先期派出自己的副官和兵站官,以便预作具体安排。

拿破仑的命令在原则上是很高明的,但行军的组织仍有某些不足之处,一则因为准备时间过短,再则因为各地的地方当局不愿提供合作。

但也有些地方对军队的支援过了头,以致造成酗酒和违纪现象,北边的达武军发现难以找到合适的营房,不止一夜地被迫在露天宿营,右翼各军在这方面遭遇较好,但到行军最后阶段补给中断,仍然吃了苦头。

当士兵们经过或接近故乡时,他们往往溜回家去几天,然后又到莱茵河上归队——除开这种临时性开小差的现象以外,纪律是很好的,至少使一位县长因受到感动而给贝尔蒂埃写信说,对于经过他的县境的军队,他只能给予赞扬。

其他人没有这样满意,直到12月11日,此时战局开始已近4个月,赢得奥斯特里茨大捷也已一个星期,财政部长还在向德冉抱怨,说军队未同8-9月间经过的各县结清账目。

但是,总的来说,人们在行军途中过得不错,有材料说明他们极端疲劳,但不是挨饿,马匹则不然,它们因路坏、多雨和饲料短缺而大吃苦头,几乎每一个骑兵部队指挥官或依靠牲畜拖运装备的指挥官都有抱怨的理由,或因骑兵未受训练,给坐骑造成损伤,或因马龄太小,气力衰竭,或则单纯因为马匹不足。

当在莱茵河上集中的行动完成时,骑兵军的马匹已在挨饿,因为没有经费购买饲料。

苏尔特需要1200匹牲口牵引辎重,但实际只有700匹,马尔蒙的骑兵则因在流产的侵英行动准备期间被圈在船上达5周之久而影响了体力。

到1914年我们也将看到这一故事的重演,给马匹提供饲料和保持其健康,也就是后世的燃料和车辆,在任何情况下,都证明比对人的保障要困难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