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19章 后勤之嘲讽

第五百一十九章 后勤之嘲讽

大军团蒙受这一挫折,部分的原因是皇帝让他自己同先头部队的距离达到了60英里之遥。其所以如此,又是由于他决定要亲自在林茨监督补给工作的组织,所以,不是他对补给线漠不关心,而是他对补给工作的过问影响了作战指挥。

早在10月29日,就下达了在哈格建立中间仓库的命令。同一天,皇帝还指示在布劳瑙建立兵站,任务是每天烤制50000-60000日份口粮,准备对付预计俄国人要采取的抵抗行动。

当预期的战斗没有发生时,就决定将布劳瑙改为前方补给中心,可供制作300万日份口粮的面粉应往这里集中,并以每天10万日份的速度烤制面包。前送沿水路和旱路同时进行,为此,苏尔特、内伊和贝尔纳多特都接到命令交出多余的运输工具。

与此同时,以相当于奥俄联军三个师的兵力担任交通线的警卫。

这些措施虽然重要,但主要只能作为应付失败情况的保险措施,对当前的行动并没有多大用处,因为正如缪拉所禀奏于皇上的,当时军队的行动已经开始具有飞速前进的性质。拿破仑幸运的是,此刻维也纳已近在眼前了,那里有大量的武器弹药和给养,足可装备3-4个集团军,使得大军团在这方面的困难一举得到解决。

更重要的是,仅在帝国仓库中就发现了1万担面粉和1万3千蒲式耳饲料,维也纳市接到命令,要给8万人提供3周的给养,一天即须交付7万5千磅面包,2万5千磅肉,20万磅燕麦,28万磅干草和375桶葡萄酒。

在随后的时期内究竟征发了多少物资,我们不得而知,但也许从下面的事实可以窥见一斑,即:仅葡萄酒一项,从11月26日起即增加到每天677桶。

为了享受这种丰盛的补充,大军团奉旨休息3天,哪怕库图佐夫会因此而从荷拉布隆逃走也在所不惜

11月20日,缪拉禀奏拿破仑,在普雷斯堡找到了可供制作30万份口粮的原料。随之而来的是一道命令:在斯派尔贝格建立每天可烤6万份口粮的炉灶。述有一点也是值得注意的,即大军团此时的位置是背靠波希米亚,专家们指出,这一地区当时有足够的资源来保障一支军队,而从波希米亚到维也纳的距离,就连对马车来说也不算是太远的。

进军终于告一段落,拿破仑的军队虽然广泛进行就地征发,仍然很快就陷入了补给困难之中。幸而奥俄联军此时的补给情况更糟,终于迫使他们冒着崩溃的危险向法军发起攻击。

结果打了一仗,从布洛涅到奥斯特里茨的闪击战至此宣告结束。

拿破仑作为拥有绝对权力的唯一总司令,没有详细写备忘录的习惯。所以,现在没有资料能说明,他如何评价他的军队补给机构的效能,以及他从中吸取了什么教训,但是,从他以后的行动来看,皇帝最初对其补给制度似乎是很满意的。

当第二年大军团再次踏上战场时,一切作法完全照旧,的确,又取得了同样的战果:在一场仅持续6周的战争中打败了普鲁士人,这一次,军队携带了10天的给养,而在耶拿-奥尔施泰特会战之前主要是依靠就地取给。

获胜后,在魏玛、艾尔福特、莱比锡和科斯钦等城市进行了大量的征发,使军队在1806年10月至12月简直是过着奢侈的生活。

但到新的一年军队进入波兰后,很难筹到地方物资,必须从萨克森建立正规的补给线。

正是在这个阶段,拿破仑在奥德河和维斯杜拉河之间第一次碰到了相当严重的反抗和游击活动,运输勤务是由达鲁在日耳曼承包商的协助下组织的。也利用了水路(哈韦尔河、斯普里河,奥德河、瓦尔塔河,涅兹河、布隆贝格运河、维斯杜拉河),由于当年冬天格外暖和,水路从2月中旬就可以通航。

但所有这些措施都不能充分满足需要,所以,3月26日下达了建立军事辎重部队的命令,军事辎重部队由7个运输营组成,每营600辆大车。

关于1809年战局的后勤保障,我们同样没有掌握多少材料,这一次是奥地利人偷偷向拿破仑进军,对他实施突然袭击,以致于拿破仑即便想建立正规的后勤基地也没有时间,然而,在乌尔姆和多瑙华斯显然有所储备

。于是,皇帝按照他1805年的经验,组织了一支船队沿多瑙河前送这些储备品。但这一措施看来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因为战局展开的速度极快,从4月17日法国开始进军,到占领维也纳,总共只用了3个星期。

所以,法军一定是依靠携带储备品,这次估计为12日份以及依靠就地取给维持军需的。

回顾这些战局,尽管后勤保障并不充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不得已的,但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而拿破仑的第一次大失败,恰恰是发生在他准备得最为周密的一次行动中,前后对比,颇有嘲弄意义。

拿破仑入侵俄国,决非象人们常常描述的那样,是什么考虑不周的冒险行动,在拿破仑的全部战争活动中,只有这一次,他集结的人力物力是以往任何战争所无法比拟的,这不仅是就他所处的那个时代而言,就拿破仑以前的各个时代而言也是如此。

在乌克兰荒原上不可能依靠就地取给,这一点是当时的军事家们全都清楚的,要说拿破仑竟然不知道,是不合情理的。

事实上,他曾写信给他的养子说:“在波兰作战很难同在奥地利相比,如果没有充足的运输工具,一切都将是无用的。”

他不仅早在1811年4月就命令陆军署收集一切可以收集到的关于俄国的情报,而且他熟知查理十二征俄之役的历史,他一定知道瑞典人曾经面对的那片土地不但人烟稀少,同时还遭到撤退之敌的洗劫。

他在1809年战局——他亲自指挥的最近一次战局中的教训,也使他不至于忽视后勤工作。

当时,大军团在亚斯培恩受阻,随后陷到了罗包岛上,在严重缺乏补给的情况下苦苦撑持,所以,在皇帝下决心进攻俄国之前,他早就开始了为防御俄国的进攻作准备。

例如早在1811年4月,即曾下令在什切青和科斯钦筹备100万日份饼干,与此同时,拿破仑还扩大了其辎重勤务的规模,然而,这些准备纯粹是预防性的,证明拿破仑认真考虑到了俄国进攻的可能性,他不想被人打一个措手不及,然而到1811年底,在波兰采取的改善军队后勤系统的措施开始带有较多的进攻性。

”我们开始何尝不是这样.....“白将军看似在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