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18章 后勤之注意安全

第五百一十八章 后勤之注意安全

在整个从莱茵河到多瑙河的行军中,大部分补给职责必然地落到军长们的肩上,拿破仑本人并不能直接作出什么贡献,他只是提出督责,像马尔蒙将军曾接到一道命令:筹措4天的面包和烤制4天的饼干,但他除了自己拥有的资财以外,却不能指望得到任何帮助。

他或告诫军长们临机应变,以一种物资代替另一种物资,以及不择手段地为部队弄到给养。虽然他迫于形势,不得不让军队在得不到仓库供应的情况下行军,但他深深懂得这样作的危险性

因此,还在攻陷乌尔姆之前,他就开始致力于使后勤机构能有一个更加坚实的基础。

10月4日,皇帝下令从前方至德派累斯建立第二条交通线,以便沿这条路线组织可靠的给养补给。

10月12日,所有各军均奉命交出征发的运输工具中的多余部分,由炮兵部队掌握使用。

12天后,皇帝指示在奥格斯堡附近建立庞大基地,目标是在随后的两周内集中30万日份给养,足供全军食用18天。

此外,各军此时正在从慕尼黑、英戈尔施塔特、兰次胡特、兰次贝格诸城拖运给养。

经过这些努力,就连通常并不以组织良好著称的内伊军也筹得了12天的给养,关于这些补给品的运输,看来皇帝是指望依靠布累德公司应允提供的车辆,同时依靠正在奥格斯堡组织的一支驳船队。

在此期间,同法国国内的交通运输也大大扩展了,根据10月23日的命令,从斯特拉斯堡到奥格斯堡的路线被分成了17段,每段有60辆四套大车往返进行运输。

如果每辆大车每天能走一个来回,鉴于距离短,这个要求并不过份,因为补给线的总长度为200英里左右,所以每辆大车每天的行驶距离仅略多于20英里,总运输量就是每天60吨到120吨,其载运的物资主要是被服和弹药。

从今天的标准来看,这样的安排似乎是很简陋的,但就当时而言,能够在前所未有的距离上维持一个正规的补给与运输系统,要算是组织工作的一个巨大胜利。

参加运输的车辆数字,今天公认是很小的,但当时显然认为已很充裕,证据就是那同一道命令,该命令不仅没有担心车辆不足,反而明确规定当运输工具过多时应遣散一部分。

关于大军团的弹药补给,前面说过,在18世纪,由于这种补给品的数量很小,它对军队的战略运动没有或几乎没有影响,然而拿破仑却从他打算用来装备其部队的4500辆大车中,分出2500辆供炮兵使用,同时这些车辆也装载步兵弹药的三分之二,留给给养勤务的只有2000辆。

一个8000人的标准师,每炮带炮弹147-300发,而步兵弹药除每人携行的60-80发外,总共只带97000发

尽管这样的需要量,无论从相对意义或绝对意义来说,都决不是微不足道的,但由于弹药通常不能在战区筹措,所以不致于成为制约战略的因素。

拿破仑同他的前人一样,总是在出发时携带整个战局期间所需弹药的大部分,对于这种后勤需要,皇帝不仅不是漠不关心,而且,就在奥军统帅马克于乌尔姆投降之后,立即在海尔布隆建立了一座巨大的军械仓库,每天有75000-100000发弹药经由此处运往前方,就这一点而言,拿破仑走在了时代的前面,这也许是历史上实施持续弹药补充的第一个先例,加上我们前面提到的驿站勤务,说明拿破仑不仅没有退回到比较原始的后勤保障方法上去,相反地,他的体制是整个发展锁链中的一个环节,这种发展终于使现代军队真正受到了补给脐带的束缚。

当大军团重新开始向多瑙河下游进军时,它所进行的实际上已是一次全新的作战行动了,这一阶段的主要敌人不再是奥地利人,而是俄罗斯人,进军的目的不是去打击一个驻止不动的对手,而是试图赶上并抓住敌人,这个敌人虽然偶尔采取后卫作战行动,但始终在退却和逃跑,有可能把跟在后面的拿破仑拖到波希米亚、波兰以及别处的无穷无尽的空间中去。

这一退却造成的客观问题越来越难以对付,因为地形的性质不允许拿破仑以他最擅长的方式采取大范围的翼侧包抄行动,相反地,发展趋势是使法军挤进多瑙河和阿尔卑斯山之间的狭长地带,愈往前道路愈少。

从伊扎尔河上的基地到因河有5条道路,从因河到恩斯河有3条道路,从恩斯河到维也纳只有1条道路,他们想另找道路穿山南进,但失败了,试图穿越的达武军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结果,不得不让好几个军共用一条道路,行军纵队拉长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使全军逐渐失去内部联系和集中各军兵力的能力。

在整个这次行军中,皇帝既想赶上俄国人,又怕前卫部队在脱离主力的情况下被迫同敌优势兵力交战,因而左右为难,这一窘境他始终未能摆脱,最后迫使他远远越过维也纳,来到了奥斯特里茨。

组成拿破仑大军团的各个军,奉命在巴伐利亚筹措8天的面包和饼干。

10月26日,他们分3路纵队,以40英里的间隔,渡过了伊扎尔河,缪拉、达武、苏尔特为中路,构成50英里长的行军纵队,拉纳居左,贝尔纳多特居右

他们打算在最初的储备用完后再一次采取有秩序的征发行动来保障各军的给养,征发工作由军副官组织,尽管是在敌国领土,仍以收据支付。

为此目的,曾经尝试给每一个军规定单独的粮秣筹措地域,例如达武奉命不触动其右侧地区,留给随后到来的苏尔特利用,马尔蒙从10月27日起就在贝尔纳多特之后行军,为了能在后者刚刚通过的地区弄到给养,他被告知向其右侧需走多远就走多远。

有些军长,主要是达武、拉纳和苏尔特,还有来自慕尼黑的补给车队尾随在后。当然,由于军队推进速度较快,补给车队没有赶上的希望,因为道路不仅拥挤,而且被冰雪覆盖。

军队从慕尼黑到维也纳的行军,从后勤的角度如同从战略的角度一样,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到达因河以前为第一阶段。由于这一地区森林密布,极端贫困,部队通过时只能耗用在巴伐利亚居民中征发的给养,这些居民,按照10月28日公报的动听的说法,为满足军队需要表现了巨大的热情和勤奋。

从因河到恩斯河,乡村开阔起来,有可能征发较多的物资。同时,由于因河流域曾经是马克的最初集结地域,在布劳瑙、阿尔特海姆和林茨设有奥军仓库,有些仓库的物资也被法军缴获。

11月的最初几天,许多师的给养供应都是依靠军副官正规地组织就地征发。不仅没有发生严重的短缺,而且至少有些部队看来颇有富裕,他们不顾严令禁止,将多余的给养或是卖掉,或是扔掉了事。

最后是从恩斯河到维也纳的一周行军,正是在这个阶段产生了严重的困难,再一次出现了在乌尔姆地区听到过的那种怨言,但这同拿破仑补给制度的好坏或有无毫无关系,因为4-5个军拥挤在一条道路上,不管采取什么方法,问题总是非产生不可的。

唯一的解决办法是让一部分军队渡过多瑙河,沿两岸同时进军,但这是一种危险的作法,因为俄军撤退时焚烧了所有的桥梁,任何在北岸行动的部队都有可能孤立地遭到敌人的袭击。

然而,由于在前往维也纳的途中情况更加恶化,拿破仑终于决定冒险,其直接结果就是一个师在杜恩斯坦事件中大部被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