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17章 后勤之为我所用

第五百一十七章 后勤之为我所用

至于具体的筹措方法,我们已经看到,马尔波罗同他100年后的这位后继者是同样残酷无情的

。虽然他可能比较有

礼貌些。

军队渡过莱茵河后,按照9月29日的命令,封闭了河上的桥梁。这项命令规定军队的所有前途后送运输均应经过派

累斯,该城被置于林瓦尔德将军的管辖之下。

这样,这名军官就对军队补给线的上半部分负起了责任。每隔5至6里格(长度单位,等于3英里)设置一个驿站,整个交通线由巴登陆军辅助部队和宪兵旅维持治安。后备兵员和补给车队经过这些驿站开往前方,伤病员和战俘则沿同一路线送回法国。

最初的交通线就是从斯派累斯到内尔特林根的道路,但10月5日斯派累斯城防司令被指定负责整个莱茵河右岸地区,并奉命监督所有前送后送运输车辆经过海尔布隆。

在这一阶段,交通线仍以内尔特林根为终点。该城成了一个前进基地,由此再向各军分送补给品。

拿破仑的命令是令人赞赏的,但这些命令的执行情况却不太理想,这特别是因为运输工具的普遍缺乏,各军就地筹集的一切,他们都自然而然地留作己用,结果,维持前后方交通的各勤务部门严重缺乏大车和马匹,骑兵和各军掌管大车的人员偷盗和藏匿所有他们能下手的马匹,以至于到10月11日就连维持同国内的正常信使联系也已不再可能。

于是,拿破仑以他惯有的果断性进行了干预,命令各军交出他们多余的运输工具。

各军是从远远超过100英里宽度的正面上出发的,他们在进军中应当不至于发生什么磨擦,事实也正是如此。

但是,也出现过一些小的事件。

例如,由于贝尔蒂埃的错误,达武军在9月30日差一点穿过了苏尔特军的行军路线。

两天以后,当拉纳军从斯图加特向路德维希堡进发时,其行军路线同内伊军的行军路线发生了交叉。拉纳军特别倒霉,还要同两支部队共用一条道路:奥特普尔的骑兵师运动在前,而近卫军尾随于后。

缪拉一再抱怨内伊侵犯了他的领地

。贝尔纳多特的行军路线原本包括法兰克福市,但事到临头又叫他另走别路,他只得绕道前往维尔茨堡,致使部队过度疲劳,不得不答应让他们在到达目的地后休息3天。

构成军队后尾的炮兵部队,其给养补给也遇到了困难,只好从斯派累斯向该部派出补给车队。

但是,从总体上说,全军的情况在最初十天是相当好的。

苏尔特、拉纳、内伊都征发了大量给养,达武军靠就地取给不仅过得很好,而且,除跟随其2万5千部队的20万日份饼干外,他又建立了6-9天的储备。

怨言仅来自最左翼的两个军,他们之所以遇到困难,可能是由于拿破仑关于在维尔茨堡制作饼干的命令未得完全执行。

与此同时,普鲁士人拒绝给通过他们国土的贝尔纳多特部队出售任何给养,而贝尔蒂埃10月2日又给贝尔纳多特写信说:“关于给养,不可能靠仓库给你提供……整个法国军队,甚至奥地利军队,都是依靠就地取给。”

当各军的副官们逐渐掌握了征发工作的艺术时,他们得以从沿途城镇和乡村筹集大量的补给品。

例如海尔布隆及其周围地区总共只有15000到16000人口,但苏尔特却迫使该地交出了多达85000日份的面,24000磅盐,3600蒲式耳干草,6000袋燕麦,5000品脱葡萄酒,800蒲式耳稻草,100辆四套大车。

哈耳镇和哈耳区大概只有8000居民,但却被迫交出60000日份面包,35000磅肉(70头牛),4000品脱葡萄酒,100000捆干草和稻草,50辆四套大车和100辆其他大车,以及200匹带挽具的马。

甚至更加小得多的地方也能提供数量惊人的物资。

例如马尔蒙及其12000人的部队曾在普夫赫尔村(40户,600居民)驻留5天,居然一切需要均不短缺,当时刚刚收割了庄稼,乡村中有了足供一年食用的存粮——平均每口人可能有3.5公担左右,考虑到这一点,对于这里引用的数字就不会感到那样惊奇了,设想普夫赫尔是个自给自足的村庄,村中应有存粮2100公担,马尔蒙部队在其5天驻留期间的消耗不会超过600公担。

所以,主要的问题不在于找到粮食,而在于将粮食磨成面粉

。正因为如此,磨房才总是成为掳掠队的第一个目标,而且必须加以警卫。 ]

对于布乔元帅向他姐姐提出的著名问题:“你自己好好想一想,一万人来到一个村落,能够很容易找到够吃的东西吗?”只能给予肯定的回答。

但是,当军队接近多瑙河时,情况突然恶化,10月9日至12日达到最低点,以后又慢慢好转,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特别是由于敌人已近在眼前,因而不可能预先在前边准备给养,征发工作不再是集中组织,而下放给了师兵站官,有时甚至下放到团,这又导致各部队都自筹给养,特别是跑在前头的骑兵,他们占住原来指定步兵宿营的村落,使得后来的步兵几乎完全弄不到给养。

严重管理不善的事情也偶有发生,例如马尔蒙曾控告瓦斯特屈鲁丁根区区长——某个林尼兹男爵的无赖行为,他扣留了通过其辖区的2万日份饼干,但最重要的事实是,大军团此时行动地域已经比较狭窄。

9月30日,大军团的行动地域的正面起自弗罗伊登斯塔特,止于维尔茨堡,宽达100余英里,到10月6日已收缩到只有45英里了。

关于军队在这一时期遭受的困难已经谈了很多,但我们不应忽视它所取得的成就。

例如在梅明根、弗里德贝格、奥格斯堡、多瑙华斯和萨尔德门真,缴获了奥地利的一大批物资储备,这批物资显然是等俄国军队到来时使用的。虽然没有哪一个军接到过携带饲料储备的命令,但10月7日却总共有98辆载有饲料的大车通过海登海姆,其中54辆是属于内伊一个军的。

若每辆车装载1吨,54车饲料足供他的2600匹马至少食用两天,在哈耳,达武征发了多达30天的饲料。

10月10日,迪马报告皇帝说,他刚刚看到了第三军蔚为壮观的辎重车队载着6天的给养通过了诺伊堡,人们常说拿破仑的军队只有在快速运动中才能维持生活,其实并不尽然,当各军停止运动以包围乌尔姆或在慕尼黑与达豪构成战略拦障时。虽然出现过一些困难,但却使整个补给系统得以在更有组织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结果,大约在10月20日以后,给养供应就更加丰富了。

事实上,不管方法如何变化和进步,原理总是一样的。好学生白将军重重的在教官的这句话下画上两条红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