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16章 后勤之货币使用

第五百一十六章 后勤之货币使用

至于说拿破仑没有对这一地区进行侦察,并不能否定我们的这个结论,因为黑森林毕竟是法军在反对哈布斯堡帝国的战争中常走的路线,对它的情况一定是早已熟悉的了。

当拿破仑构思其作战计划和监督其军队实施大规模的展开与集中行动时,德冉、彼提埃正在全力以赴地工作,以求在规定的短时期内完成全部物资准备。

德冉的艰苦工作开始于8月23日,那天,皇帝下了一道语气生硬的命令,要他在斯特拉斯堡准备50万日份的饼干,在美因兹准备20万日份,全部工作必须在25天内完成。

对巴伐利亚选帝侯,也发了一份内容相似,但比较客气的照会,要他准备不少于100万日份的饼干,平均分配在维尔茨堡和乌尔姆两地,拿这些数字同参战部队的人数比较一下,就可看出拿破仑的准备决不象人们通常想象的那样是简单草率的。

集中于展开地域的70万份口粮可供大军团主体11万6千人食用6天,再加上携行的4天面包,可以毫无困难地保障

军队吃到巴伐利亚

到巴伐利亚后,则另有4日份给养积存于乌尔姆等待军用,最北部各军的给养准备工作同样是大规模的,除通常的

4日份面包外,要安排供55000人食用9天的粮食。

总之,要为军队筹措整整两周的给养,这样,即便完全不搞就地征发,也能绰绰有余地保障军队到达巴伐利亚。

实际上,要完全满足皇帝的要求是不可能的,在展开地域内,至9月26日止只准备了38万日份饼干,刚刚超过预定数量的一半,在后方准备了另外的30万日份,但因行动已经开始,无法及时送到军队。

巴伐利亚人无论在乌尔姆或是维尔茨堡都未准备任何粮食,在乌尔姆未建立储备是万幸的,因为奥军不久就以惊人的速度进占了该地。

9月15日,法国人请求巴伐利亚人看在上天份上至少在维尔茨堡准备30万日份饼干,回答是办不到,因为价钱太高,而且面包师不会做饼干。

尽管如此,当马尔蒙和贝尔纳多特到达维尔茨堡时,他们发现那里还是准备了一些饼干,至于数量多少,则非我

们所知了。

不仅筹措给养的实际工作落后于皇帝原来的期望,而且他关于给军队提供足够运输工具的指示也证明是无法实现的。

按照最初的计划,军队的车辆应包括以下各项:

(1)从布洛涅带出150辆大车。

(2)由布累德公司提供近1000辆大车,同该公司在5月份即已签订合同。

(3)在法国莱茵河沿岸各县征发3500辆大车。

所有这些车辆预定用来伴随那116000人的军队,这一车辆数字按今天的标准来看是很低的,但当时并非如此。事

实上,马克将军率领的奥地利军队,人车比例正好与此相同

再说,在4500辆大车中,除炮兵占去2500辆外,给养勤务还剩2000辆,假定每人每天的给养消耗量为3磅,而每

辆四套大车的平均载重量为1吨,这个估计可能太低,那么,2000辆大车足可为116000人载运11天的给养。

问题在于,原来的计划数字只实现了一小部分。来自布洛涅的大车,由于官僚主义的错误,被送错了地方,而布

累德公司的大车只按时准备了约五分之一。

最后,大量从莱茵河沿岸强迫征来的大车的驭手,利用一切机会大开小差,在可能时还带走了他们的马匹。

大军团因运输工具不足而受苦,是由于没有时间建立正规的辎重队,而不是由于皇帝预先作出了不要辎重队的任

何决定,我们无从得知皇帝究竟何时开始认识到自己的要求并非全部都能实现,但从他8月28日给德冉的一封信中可

以找到一点线索。

在这封信里,他命令将原定在斯特拉斯堡积累的50万日份给养分配到3个城市,即:斯特拉斯堡、兰德和斯派累

斯。

更值得注意的是,原定在美因兹积累的20万日份给养在信中完全没有提及,也没有在以后的任何文件中重新出

现,看来是从给养总量中减去了此数。

就在这以后,萨瓦里奉命首次侦察内卡河上的一些渡口,其位置在缪拉原来受命穿越之地区以北很远。

最后,8月30日,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改变军队展开地域,将其向北推移60公里。

这样,现在的展开地域就是起自斯特拉斯堡经哈格瑙至斯派累斯,以重兵集结于左翼。按照这些新的部署,拿破仑大部分部队的行军路线将通过巴登和符腾堡的富饶地区,而不是经过黑森林。

在这片林区的峡谷小道中,前代许多法军曾经饱受磨难

。在讨论拿破仑为什么要作出这一改变时,阿隆贝特和柯林宣称,这不可能是由于后勤的原因,因为黑森林地区的贫困是拿破仑下达其最初之命令以前早就熟知的。

但是,我们前面说过,皇帝最初根本没有打算让其部队在前往巴伐利亚途中依靠就地征发维持军需,而他直到8月

末才开始觉察到所掌握的资财不足,如果同意这一结论,那么,上述的反对意见就不攻自破了。

展开地域改变后,迎接逐渐临近的大军团行军纵队的准备工作仍继续进行。

至9月中旬,缪拉从德意志回国,开始检查已完成的工作,向皇帝发出一件件热情洋溢的报告。

9月17日,他在兰道,翌日他访问了斯特拉斯堡,三天后他同彼提埃进行了谈话。

据缪拉说,彼提埃满腔热情坚信自己能够抓住每一件事情,直到最具体的细节。但是,陆续来到莱茵河的各军军长们却没有这样的感觉。

9月22日,苏尔特通知缪拉说,不管军需总监会说什么?他的部队在兰道已面临断粮的危险,而周围地区也无粮可买。

次日,达武向彼提埃呈递了一纸报单,其中表示了他对本军物资准备工作一切具体方面的不满,特别是运输工具短缺,现有车辆只勉强够运军队的弹药。

结果,马尔蒙不得不将其40%的弹药沿莱茵河实施水运。但到达美因兹后,发现美因河水浅,驳船不能继续驶往维尔茨堡,致使该军进军时减去了许多弹药和重炮。

此时,拿破仑亲临斯特拉斯堡,严厉斥责了负责后勤工作的军官们,他曾对德冉怒吼:“去执行我给你的命令吧!”,他忙于具体安排一旦军队渡过莱茵河后的行军和给养供应问题。他给各军的命令是9月20日写下的,达武、苏尔特、内伊和拉纳各军按拿破仑的常规各走一条行军路线,应于9月25日和26日渡过莱茵河。

马尔蒙和贝尔纳多特也接到了行军命令,为避免路上拥挤,贝尔纳多特奉命在安斯巴赫穿越中立的普鲁士领土。但他遇到了麻烦,因为普鲁士人原本同意让法军借路38天,中途忽然变卦,致使这位法国军长的重辎重未能跟上大队,而滞留在汉诺威

这些命令还规定各军都要携带4日份面包和4日份饼干,后者作为预备品,仅在紧急情况下方可动用。实际上,尽管这一数量较原来的计划大大减少,但几乎没有哪位军长能够办到。

苏尔特曾责备达武靠损害他的利益建立了7-8天的储备,但就连达武也在埋怨储备不足。军长们之间的相互责难。

他们向皇帝的诉苦,贯串于战局的始终。

虽然如此,人们还是能够看到这些年轻指挥官们的旺盛活力,看到他们毫不犹豫地承担起责任,在除开一个不完备的补给机构以外别无所有的情况下,率领千军万马到远离法国数百英里的地方去作战。

各军渡过莱茵河后,拿破仑让它们相互保持较大的间隔,规定除最南边的一个军外,所有其他各军均在其左侧地区就地取给。

这一安排一定给部队造成了某些困难,因为它们找宿营的房舍要比通常走得更远了,但这样安排可能是为了弥补地图的短缺,并使各军之间在筹措粮秣时不致发生摩擦,各军分别规定了解决给养的具体办法,而内伊发布的指示可算得这方面的一个样板。解决士兵给养的正常办法是让他们连同自己的马匹住在地方居民家中。

士兵和军士的口粮规定为每天一磅半面包、半磅肉、一盎司大米(或二盎司干果),作饭用的木柴也由不情愿的房东

提供,军官的口粮标准没有严格规定,只是确定要让他们吃到与其军阶相适应的象样的伙食,但不得对居民提出过份的要求。如果军的部队过于密集,使得这一办法行不通,即由军副官负责从邻近地区征用给养。军副官和师兵站官应将需保障的人马数量通知当地政府,提出对每一地方政府的要求,并规定给养送达的地点。

动用的物品均不付款,但在一切场合下都付给收据,写明动用的准确数量,以便有朝一日由法国国库同各地政府算帐。在发布这些命令时,内伊没有忘记告诫士兵们对待当地居民要象对待法国人一样。

这样,至少在理论上,大军团已远远不同于一帮纯粹的盗匪了。更确切地说,它的补给制度类似于马尔波罗公爵沿行军路线预先筹备给养的制度,唯一的区别在于公爵付的是现款,而不是一纸收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