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21章 后勤之还有其他原因

第五百二十一章 后勤之还有其他原因

结果,双方的计划都落了空。

拿破仑于6月23日渡过涅曼河,两天以后他就愤怒地责令贝尔蒂埃向梯尔西特送粮食,因为那里的军队亟需给养,这一类苦恼的呼声后来成了这次战局的一个典型特征,此处没有必要一一叙述。

拿破仑后勤计划失败的主要原因如下:

第一,就俄国的道路而言,法军的补给车辆太笨重了,道路变成了无底的泥坑,因而问题更加严重。

第二,拿破仑赖以向维尔纳输送补给品的维尔尼亚河,后来发现太浅,驳船不能航行。

第三,法军纪律松弛,致使部队不进行有秩序的征发,而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大肆抢劫,结果出现了一种似乎很荒唐的情况:当士兵们找到了足够的食物时,军官们,至少是那些拒绝参加胡作非为的军官仍然要挨饿。

不仅如此,部队违法乱纪还使地方居民逃跑,以至在军队的后方无法建立起正规的行政机构。

第四,有些部队,特别是日耳曼部队,简直不知道怎样保障自己的生活。

最后,俄国人在有意进行破坏,这种破坏有时达到灾难性的程度,例如早在7月缪拉就报告说,他的行动地区原本是一个非常富饶的地区,但已被沙皇的士兵们抢得一干二净。

虽然有无穷无尽的牢骚和埋怨伴随着大军团向莫斯科的进军,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部队都始终不变地和同等程度地处于匮乏状况,特别是前卫部队,因为首先进入新的区域,所以总是过得比其他部队好些。

后卫系由皇帝的宠儿——帝国近卫军担任,他们的生活也比较好,一则由于皇帝的关怀,再则由于他们是在其他部队之后行进,相隔一定的距离,因而当他们来到时,村民们已在开始回家了,这后一点看来起了更大的作用。

达武军在主力南面很远处行进,企图切断巴格拉齐昂的第二支俄罗斯军队。他多次找到超出我之希望的粮食和饲料,他甚至认为有必要强调指出,尽管他的报告充满乐观,他不会让部队沉迷于享受之中。

另一方面,有些远离大军团主力行动的部队,特别是波尼亚托夫斯基亲王和热罗姆亲王率领的部队,却过得比大多数部队更苦

。缪拉的骑兵也是如此,他发现筹措饲料十分困难,以至当他到达德维纳河时,马匹已有一半死亡。

但是,此时军队已经通过了立陶宛和白俄罗斯人烟稀少的区域,最苦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拿破仑一定在出发作战之前就已知道,斯摩棱斯克和莫斯科周围地区是比较富庶的,居民密度在每平方英里70到120人之间,这一点很可能就是拿破仑在其击败俄国人于边界附近的希望落空后决定继续东进的主要原因。

皇帝的算计并没有错。大约从7月中旬起,就有一个接一个的部队报告说,尽管沿途的村落常常遭过抢劫,但乡村的状况越往前越好,情况极佳,土地耕作良好,景色壮丽,长着出色的庄稼,有最丰富的收成。

这些报告有许多是来自近卫军,他们组成后卫,所到之处一般是遭过抢劫、资材比较缺少的,但仍然有此反映,这就有力地证明,大军团陷入困境与其说是因为当地缺乏粮秣,不如说是因为部队不守纪律,不仅造成居民的逃亡,而且发展到抢劫军队自己的补给车队。

不过,就连尤金和施瓦岑贝格这些永远是牢骚满腹的人,也感觉条件有所好转,正如8月22日一封从斯摩棱斯克附近发回的私人信件所指出的:“我们所到的地区,情况甚好,收成丰盛,气候宜人,你可以想见地方资财是很多的……军队的健康状况极佳。我们既不缺粮,也不缺肉。至于葡萄酒,则不如布贡多,但我们也没有理由怨天尤人。”

没有人想低估拿破仑入侵俄国所遇到的后勤困难,从这场入侵的悲惨结局来看更是如此,但是应当承认,最严重的匮乏是在进军的头两个星期,这恰恰是拿破仑为之做了最细致、最广泛的准备的一个时期,以后情况就逐渐好转。

同时,无论在什么时候,包括从莫斯科撤退的时期,大军团遇到的问题主要起因于纪律太差,在此期间,大军团部队在斯摩棱斯克、维切布斯克和维尔纳等地一再碰到储备充足的仓库,饥饿的部队每次都冲向粮仓,进行抢夺,造成很大的浪费,而且无法进行有秩序的分配。

当然,纪律差也部分地起因于供应不足。但事实仍然是,凡指挥官严格维护纪律的部队,如达武的部队,情况始终比其他部队好些,而近卫军甚至能够保持很好的秩序,以至于地方居民不仅不逃走,反而热烈地欢迎他们。

有些人常常强调说,整个地区穷得供养不起一支军队,这也是不真实的

。法尔之所以选择德里萨建立他的设防营地,纯粹因为这个地区被认为是缺少资源的,但缪拉早在7月就从德里萨写信报告拿破仑说,周围地区的物资情况倒也差强人意,只要建立起适当的行政组织,停止部队的抢劫行为,就可以加以利用。

我们掌握的所有材料都说明,越接近莫斯科,乡村就越富裕,加之法军合理地判断俄国人不会不战而放弃其首都和圣城,这大概就是拿破仑不在维切布斯克结束战局,而要进军莫斯科的原因。

近来有些人企图利用上述事实否定克劳塞维茨对法尔防御俄国的计划的批判,用以证明法尔将军的计划正确,我们认为法尔采用那个时代的后勤谋略,这是无可厚非的,但单凭这一点并不足以证明他是正确的。

法尔计划的主要错误在于德里萨营地离国境太近,不管沿途的经济情况怎样,大军团总是一定能到达的,要想制止法军的追踪,仅让他们挨几天饿还不够,这一点在法国的革命战争和帝国战争的全过程中已经反复得到证明。

事实上,尽管路途遥远,后勤困难重重,但1812年拿破仑的军队是保持着相当良好的秩序来到波罗金诺并攻击两支合并在一起的俄国军队的,如果巴克雷的部队果真在德里萨堑壕之后等待法国皇帝的到来,那么,他们的命运是可想而知的。

我们看到,是纪律松弛对战局的失败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至于对法军补给工作的攻击,说他们业务不熟练,则大都没有根据。

拿破仑把在离国境线至少也有200英里的距离上对军队实施补给的问题看成仅仅是个算术问题,而没有充分重视无所不在的战争阻力因素,这一点可能是确实的。

当然,我们也应看到,他是不得不在情报不足的情况下进行其战局计划工作的,至于说法军辎重人员在业务上还有不足之处,这也确有材料可以证明,但这首先是由于环境的困难,而不是由于缺乏经验,因为法军的辎重机构到此时已有五年的历史了,特别是有的人宣称法国部队及其指挥官不懂得怎样就地取给,这种意见极端可笑,是与其作者的身份不相称的。

法军对就地取给的擅长,享有当之无愧的名声,而且确实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使之能在1800-1809年这一空前短促的时期内横行全欧,建立起一个史无前例的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