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22章 后勤之最成功的的战略

第五百二十二章 后勤之最成功的的战略

大军团在向莫斯科进军期间蒙受了重大损失,这是确实的。

拿破仑率领301000人渡过了涅曼河,到斯摩棱斯克时(8月15日),已减少了100000人,到波罗金诺时他只剩下160000人。

大军进入莫斯科时,只有100000人左右,当然,后来又有一些不同的分遣队加入到大军中来,而饥饿及其后果——逃亡和疾病,是造成这种损失的重要原因,这也是确实的。

但若将这种情况完全归咎于补给不善就不明智了,需要保卫漫长的补给线,需要为此而留下警备部队,还有路途遥远这一事实本身的影响,这些也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至于法军的物资损失,我们有理由认为,在进军莫斯科时沿途抛弃的装备,有很多后来收回了,1812年拿破仑的主力跋涉600英里,沿途打了两次大仗,这是在斯摩棱斯克和波罗金诺的战役,但在大军进入莫斯科时仍保留了三分之一的实力

而1870和1914年,德国人的行动距离较小,行动地区非常富饶,补给机构健全,后来成为所有征服者的楷模,但当他们到达巴黎和马恩时,也都只保留了大约一半的实力。

他们的效能固然出色,但相比之下,1812年的法军,尽管其补给勤务可能微不足道,总的成绩仍然不算太坏吧!

在阅读当代人对拿破仑后勤体制的评述时,可以碰到很多的误解,由此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一个问题,这些误解的根子何在?毫无疑问,既然谬种留传,必然是出自大名家之手。

事实上,调查的线索引向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军事评论家——克劳塞维茨,说克劳塞维茨是这些错误意见的总根子,这完全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普鲁士人对拿破仑的全部看法是这样一个假设为依据的,即:拿破仑的战争在性质上与其他战争不同,是战争的一种全新的发展,正是克劳塞维茨称这位法国皇帝为战争之神,并发明了绝对战争一词来描述他所认为的拿破仑体制的实质。

按照克劳塞维茨的观点,拿破仑对战争进行了一次根本性的革命,克劳塞维茨认为这样的革命必然伴随着同样深刻的后勤补给方式方法的变化,这就使他想象出这样一支军队:根本没有仓库,全靠就地取给,不重视正规补给,在行军中有时好象长了翅膀,从欧洲的一个首都飞向另一个首都。

当时的人们清楚地知道,这样一种情景是言过其实的,受过很多诬蔑的德国外交官比悠罗夫在写到1805年战局时正确地指出,法军从来都不能在完全没有仓库的情况下行动,至于其运动的快速性,应当更多地归功于没有笨重的行李,而不是因为摆脱了后勤的束缚。

如果说克劳塞维茨还情有可原,因为他隔拿破仑太近,缺乏远观的透彻性,那么,这一点并不适用于现代的历史学家们,特别因为他们已经阐明了拿破仑的战争艺术——他的战略、战术、组织等——是前30-40年间战争艺术进步发展的合乎逻辑的结果。

直到今天还有人相信,后勤不仅是拿破仑战争活动中唯一完全与众不同的方面,而且这个方面比起前此以往的做法来实际是一种倒退,这种观点是引人注目的,它本身就引起人们的重新考虑

在这里,我们有意地集中介绍了两次战局,这两次战局代表着拿破仑战争活动的两个极端:一次是空前成功的1805年战局,另一次是灾难性的1812年战局。

我们看到,在前一次战局中,拿破仑既没有仓库,也没有妥善组织的运输勤务,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建立它们,我们还看到,拿破仑最初打算用来保障其军队的车辆数量,按其同军队人数的比例而言,恰恰和那位饱受攻击的倒霉将军马克的随军车辆数量相同。

但是,拿破仑未能控制住这批车辆,或者是未能加工出足够的给养来装满这些车辆,这就迫使他改变计划,将其进军方向由日耳曼的一个贫穷的、人口稀少的地区,转移到另一个比较富裕的、能提供更多资源的地区。

在这一方面,拿破仑并没有摆脱后勤的专政,他的做法同170年前的华伦斯坦和古斯塔夫-阿道夫是一样的。

但是,到达乌尔姆后,皇帝认识到不能再靠同样的方法来维持行军了,因此,他组织了规模空前巨大的运输勤务,他为此而进行的准备工作,堪称同类工作的楷模。

他设法在巴伐利亚的一些城市建立起巨大的仓库,准备好车队和船队向前进中的军队输送补给品,如果说这些安排对于保障军队的行动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那首先是由于大量兵力过度密集在很少的几条道路上。

我们看到,有一个阶段,有5个军不得不共用一条道路,在这样的条件下,任何军队都是不可避免地要在后勤方面备尝苦头的,就连现代的军队,尽管装备着数以万计的机械车辆,要在兵力如此密集的情况下解决补给问题也是不容易的。

如果说终究送上去了一些补给品,而军队也没有挨饿,大多数部队没有瓦解,那么,这当然不能说是因为抛开了后方补给,而应当说是预见性、组织工作和领导艺术的胜利。

但是,这样的胜利只有拿破仑这种天才才能取得,由此可见,拿破仑恰恰在这个时期位于先头部队之后数十英里之远,宁可让作战指挥受到严重影响而去抓后勤组织,这并不是偶然的。

拿破仑的军事机器,包括其行政勤务和后方勤务,保障了奥斯特里茨这样大规模的胜利,他对这部军事机器感到满意是自然而然的

但与此同时,他对其缺点也有足够的认识,因而命令在尔后的战局中要携带更多的储备品,不仅如此,1807年他还采取了一个在当时来说是具有革命性的措施:除随军车辆外,第一次给大军团配备了正规的辎重勤务机构,它不再是由征发的和雇用的车辆与驭手,而是由完全军事化的人员和装备组成。

所以,在后勤领域,如同在大多数别的领域一样,拿破仑不仅没有退回到比较原始的作法去,而且是走在了他的对手们的前头,至于说辎重勤务作为一种新鲜事物不可能一开始就满足全部的期望,那是不足为奇的。

现在再看1812年战局,我们看到,入侵俄国并非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开始的,恰恰相反,拿破仑采取的措施超出了卢弗阿所能梦想的程度。

虽然如此,由于那个时代技术水平的限制,想要完全从后方基地保障人员的给养是毫无希望的,保障马匹的饲料更不待言,拿破仑完全清楚这一事实,因此,他设计了这样一次战局,这次战局应在后勤机构的弱点充分暴露出来以前胜利结束,或至少是基本上胜利结束。

但由于部署的失策,首先是他的兄弟热罗姆的失策,就连看来已落入他掌握之中的那一部分俄军也未能加以分割和歼灭,他就是这样在未能达成目的的情况下来到了维切布斯克,这已是他的后勤体系尽最大努力所能保障的最远地点了,或是撤退,或是再作一次迫使敌人决战的尝试——面对这两种方案,皇帝犹豫不决,进退两难,终于决定采取后一种方案。

促成皇帝定下决心的是这一事实:俄国最贫穷的部分已经过去,今后越往东进就越富裕,便于进行就地征发,如果部队能严守纪律,本来是可以取得良好结果的,试看近卫军,当他们到达俄国首都时,不是保持了完整无损吗?

在向莫斯科进军途中,大军团的辎重勤务中断了工作,这是拿破仑一直预料会发生的事,不管辎重勤务本身有多么严重的缺点,前送的中断无疑是客观条件过于恶劣所造成的,基本上不是由于什么人员缺乏经验、不负责任或贪污腐化。

1870年和1914年,德国人有着优越得多的、组织精良的补给机构,其补给距离小得多,道路质量好得多,数量多得多,但是,从后方基地供应军队给养的作法仍然遭到了彻底的失败,而不得不求助于就地征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