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23章 后勤之行之有效

第五百二十三章 后勤之行之有效

现在再看征发的具体方式,拿破仑拥有一套卓越的后勤机构,其代表就是军副官和师兵站官,拿破仑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们。

拿破仑深知直接征发有害于军队的士气和纪律,因而尽可能避免这样作,他或者预先筹集补给品,像1704年马尔波罗就是这样作的,尽管他支付现款,或者征收特别税,然后再购买补给品,这是18世纪指挥官们的标准作法,无论采取哪种办法,他都付给收据,并记下帐目,甚至在敌国也是如此,他的打算是战后再同可能已打败的敌人算帐。

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例如1805年15万人聚集在乌尔姆地区期间,拿破仑才实行直接征发,当然,到了可能和适当的时候,又重新采取通常的作法。

由于依赖就地取给,拿破仑的部队同其18世纪的前辈们一样,每当在某一特定地区停留过长的时间,就自然而然地陷入后勤困难。

1796年在曼图亚地区是这样,1805年奥斯特里茨会战前部队被迫停止前进时是这样,1809年军队陷在罗包岛上,以及1812年在莫斯科停留期间也是这样。

但是,拿破仑通常知道怎样防止这样的停顿发生,他总是能够直接从战略行军投入决战,然后转入追击,而避免进行围城战,这一点也许正是拿破仑战争体制的最具革命性的方面,他这样做的正确性,也从他的元帅们在西班牙的遭遇得到反面的证明,由于那里的地理条件,围城战非打不可,因而一支接一支的法国军队在那里陷入挨饿的困境。

法国军队之所以具有那种前所未有的锐气,能够完成以往的军队通常无法完成的事业,具体地说,能够所向披靡地横扫整个欧洲大陆,是有多方面原因的。

这些原因包括:

实行将大军团划分为军的体制,这样做使全军的部队分散,较易就地解决给养问题

部队不带行李辎重,这种行李辎重妨碍18世纪军队的运动,其不良影响较之设想中的对仓库供应的依赖性更大。

有负责就地征发的专门机构,当时欧洲的人口密度较之以往有所增长。

再者,按照拿破仑自己的解释,法军拥有庞大的兵力,因而能够绕过各种要塞,而不是停顿下来去进行围攻。

但是,最后必须指出,所有这些物质的因素都不能完全说明拿破仑成功的原因,这就是说,还要充分估计天才的作用。

滑铁卢的炮声刚刚消失,各国的军事家们就开始研究和分析拿破仑的各次战局,以求从中吸取经验教训,作为未来的借鉴。

由于在整个革命时期法国军队的机动性带有传奇的色彩,而且被普遍认为是其致胜的决定因素,所以后勤问题受到人们特别缜密的考察。

事实上,早在几年之前,当各国指挥官们着意仿效拿破仑的作战方法时,这个考察过程即已开始了。

例如,奥地利军队早在1799-1800年就曾大幅度削减了大车、驮马和行李辎重的编制定额,1805年打了败仗后再次削减。

结果,到1809年战局中,奥地利人在行军效能上第一次能与拿破仑匹敌了。

4月28日至5月16日之间,查理大公从查姆行军至亚斯培恩,行程200余英里,中途没有休息,到达时兵强马壮,使拿破仑第一次遭受严重挫折。

同样,联军在1813年从萨克森向莱茵河的行军中,也显示出他们已经吸取了那个伟大的科西嘉人的某些经验。

在这股学习和仿效拿破仑后勤保障的潮流中,很快就出现了两个对立的学派。

其中一个学派的最佳代表也许要算安德列-德-罗吉纳,他是一个法国军官,参加过拿破仑的战争,并且早在1816年就发表了他对那些战争的观感。

在题为欧洲进攻战中的大规模行动的文章中,罗吉纳给予拿破仑的后勤工作以猛烈的批评,并得出结论说,他的最终失败首先是由于对交通线重视不够

按照罗吉纳的观点,深入敌国的战略穿插须使用小部队才能顺利实施,而现代军队规模庞大,其所需的给养、弹药和补充兵员数量更大。

罗吉纳进而着重指出,军队就地取给必然带来种种困难,包括士兵逃亡,纪律涣散,以及同居民打交道的麻烦等。

他把奥斯特里茨战局称为拿破仑疯狂的顶峰,并责备拿破仑使30万人饿死在饿国,又使20万人饿死在萨克森。

罗吉纳认为,要克服所有这些弊病,希望在于实行一种有条不紊,按部就班的战争体制:军队携运最大限量为8天的给养,前进时离基地不超过30到40里格,然后停止前进,补充给养,等待预备队的到来。

罗吉纳认为,要成功地实施任何军事行动,预备队必须随后赶上,此时,再次积累储备品,并建立新的基地,直到一切就序,军队才能重新前进。

另一位,也是更伟大的一位作者卡尔-冯-克劳塞维茨的看法与此大不相同,令人十分惊异的是,当他谈到问题的核心之点时,对拿破仑战略行军的快速性并不象他的大部分同时代人那样看重。

他指出,就地征粮之造成迟误,与后方供应制度同样严重,当部队自己不能直接征粮时尤其如此,他并且以1806年缪拉对普鲁士人的著名追击战为例,说明腓特烈二世虽然带着他的全部庞大辎重和行李,也能达到和缪拉同样的速度。

但是,克劳塞维茨认为,当行军距离延长时,法国人的补给制度或缺乏正规补给制度就显得较为优越了,完全是靠了这样的制度,从塔古斯河到涅曼河的那些长途行军才得以实现。

所以,不管克劳维塞茨有多大的保留,他已预料到将会出现就地取给的高氵朝,他得出了同他自己的具体考察相矛盾的结论:依靠就地征粮的战争,比依靠仓库供应的战争有着巨大的优越性,相形之下,后一种战争看起来简直不象是战争了。

这种意见可算是拿破仑之后的一代人中颇受重视的理论观点,但这种观点一旦付诸实践,人们很快就发现,单靠掠夺并不能满意地解决军队的给养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