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36章 后勤之车轮

第五百三十六章 后勤之车轮

在他接任后不到一个月,对施里芬大计划的补给与运输问题就提出了第一份实事求是的研究报告,作者是德军总参谋部铁路处处长格罗纳中校,他后来成为施里芬思想的主要阐释者,所以,不必怀疑他会过分地谨小慎微。但他却得出结论,认为如果按原来的内容,计划极少有成功的希望。

格罗纳不赞同施里芬关于德军能依靠就地取给保障其大部分给养的乐观设想,按照他的看法,推进速度过快,无法在比利时和法国通盘组织为保障一支庞大军队所必需的给养补给机构。

这样,一切都要靠铁路的正常运转,如果铁路遭到彻底破坏,就将遇到极大的困难,格罗纳清楚地看到,马车跟不上军队的前进速度,因此,可以预料,到一定的时刻,军队将不得不停止前进,等待补给车队赶上。

在这种情况下,汽车是非常有用的,但格罗纳预见到,德军还要过一个长时期才能得到足够数量的汽车,后来也果然如此。

显然,这不是一个乐观的预报,这就是说,不是别人,正是在右翼军队之后负责对其源源不断地进行物资补给的最主要人物,本身就非常怀疑完成这一任务的可能性。

在着手对计划的后勤方面进行首次认真研究的同时,小毛奇感到整个补给和给养问题均被其前任所忽视,因而除总参谋部的一般参谋视察旅行外,他又组织了所谓谷物视察旅行,使部属可以受到进行复杂的运输和补给工作的训练

他排除强大的阻力,贯彻执行这一明智的方针,直到开战前不久,他在主持进行最后一次大规模演习时,仍然强调真打起仗来将遇到很大困难,因为实际作战同他的前任所喜爱的军事导演究竟是截然不同的,对施里芬大计划的可行性,甚至对施里芬的关于整个战争的设想,他都曾一再表示怀疑,但令人惊奇的是,尽管他对计划作了那样多的修改,但最终仍然保留了计划的基本轮廓。

以上所述,并不意味着小毛奇对施里芬计划所作的修改,即便严格地从后勤的观点来说,也通通都是有利的,小毛奇不象施里芬那样似乎对事情抱有某种幻想,他不指望荷兰人会驯服地让德军通过其领土,他不愿因践踏荷兰的中立地位而树立另一个敌人,他认为只要进行周密的参谋运筹工作,终究是有可能在不侵犯荷兰领土的情况下实现计划的。

施里芬规定,有两个集团军,包括16个军,这里含组成独立梯队的7个后备军和5个骑兵师,应在列日的下方分5路渡过默兹河(亦即通过马斯特里赫特突出部)……另一个集团军则应在列日上方渡河。

小毛奇不同意这一方案,却让作为右翼主要打击力量的第1和2集团军穿过荷兰边镜和阿登山脉之间的狭窄隘口,无论这个决心在政治上有何功过,两个集团军可用的道路却因此减少了一半,这就使得他们不能齐头并进,而只能鱼贯地跟进,从而耽误大约3天时间。

与此同时,由于需要最大限度地利用铁路线,兵力集中的地域也不可能缩小,致使第1集团军的行军距离又得增加40英里。

现在该集团军已不能通过马斯特里赫特突出部,而必须绕过该地,因而其行军方向须作两次急剧的改变,即然克鲁克的部队已不是从东北,而是从东南进入比利时,那么,要在其转向运动中圈住比利时军队就更加困难了,比军有可能逃进安特卫普大要塞,后来的事实正是如此。

最后,尊重荷兰中立地位的决心还意味着要背弃德国军事理论的另一条基本原则,那就是第2和第1集团军要成纵队队形鱼贯地通过列日隘口,每个集团军所属的6个军就总共只能有3条道路,从而使行军纵队的长径加大到80英里左右。

这将不可避免地造成拥挤,并使作战部队同其后勤保障部队之间失去接触,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补给系统必然陷入混乱

第1集团军在其向默兹河进军途中,将只能靠沿铁路送到布雷贝格、莫斯内特和亨利沙彼尔来的给养。

在比利时境内默兹河以北地区应有或可能有多少部队行动?这个问题也受到小毛奇关于不侵犯马斯特里赫特突出部的决心影响,我们已经看到,施里芬想在这一地区使用16个军和5个骑兵师,当然,这些部队有的当时还不存在,后面跟随若干后备部队,或第2预备队,其任务是接管交通线和围困可能留在后方的要塞。

为保障这些部队,施里芬显然指望有3条独立的双轨铁路,其中两条在马斯特里赫特和鲁尔蒙特通过荷兰领土,现在这两条铁路再不能依靠了,第1和第2集团军将不得不共用从艾克斯拉沙彼尔(亚琛)至列日的一条铁路,这就意味着可在默兹河北岸地区行动的军的最大数量下降到12个,至少在初期是如此。

这次削减最右翼的兵力,就是对施里芬计划所采取的著名的稀释措施,意指降低施里芬计划的兵力密度,小毛奇因此而受到严厉的谴责,但是,实际上的改变并不象表面上看来那样大。

首先,由于定下了尊重荷兰中立地位的决心,就没有必要再派任何兵力来遏制荷兰了,德国人对总数约9万人的荷军比较看重,甚至比对比利时军队更为看重,因此,本来是至少要留两个军对付荷兰的。

其次,施里芬原想用5个军的兵力包围安特卫普,但小毛奇最后设法只用了两个军。

所以,小毛奇的右翼虽然不象施里芬原来计划的那样强大,但这一损失却因他在修订计划时所采取的兵力节约措施而得到超额的补偿。

小毛奇不让德军入侵荷兰,宁肯接受因此而造成的技术性的困难,关于这一决心的功过,人们一直在公开争论,但有一个方面小毛奇的计划修订本是显然优于施里芬的,那就是施里芬极为关心的碾过比利时的德国车轮的大小问题。

从1897年到1905年,这个车轮一直在增大,直到它包括了首先是那慕尔,随后是布鲁塞尔,最后是敦刻尔克,这样就把行军距离拉得极长,小毛奇不同意他的前任这种有造成暴露翼侧危险的近乎偏执狂的先入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