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37章 后勤之实在不好把握

第五百三十七章 后勤之实在不好把握

于是,他决定,布鲁塞尔是德军在开始向东南作巨大的转向运动之前所应走到的最远地点,这一决定无疑是正确的,对计划的这一改动又造成了额外的困难,以致第1和第2集团军不得不收缩其正面,安排其所属各军成纵队鱼贯通过布鲁塞尔和那幕尔之间的隘路,但因行军距离缩短近100英里,结果是利大于弊

1914年,德军执行小毛奇的小车轮计划,总算保持了行进,尽管确实疲劳得步履蹒跚,但终于到达了离出发点约300英里的马恩河,如果他们真按施里芬的指示走到海峡,那么,极度的疲劳无疑会使部队在离塞纳河下游还有很远距离之时就停止前进。

第一次世界大战可以说是1914年8月1日爆发的,在这一天,多数欧洲大国颁布了总动员令,10天后,德军按计划展开于帝国边境,占领列日和卢森堡等预备步骤也得以顺利完成,将要碾过比利时的大车轮现在可以开始滚动了。

在这次车轮状运动中,预定位于右翼的冯-克鲁克的第1集团军要起极为重要的作用。由于该集团军必须以极高的速度走过极大的距离,其后勤问题必然是最困难的,并可反映出全军后勤面貌之一斑,因此,我们将集中论述这支部队,必要时涉及其他部队。

第1集团军于8月12日从克列费尔德和朱利赫附近的集中地域出发后,感到好象走进了一个漏斗,愈往前进,就愈狭窄,在到达艾克斯拉沙彼尔时,该集团军的6个军不得不共用3条道路,其骑兵军已先期通过列日隘口,为此目的,它被转隶于第2集团军,直到西进30英里渡过默兹河后情况才有所改变。

还在这次进军的开始阶段,甚至尚未进入比利时境内,集团军的重型运输连就已掉在后面,这些运输连负责给作战部队的建制补给车辆补充物资。

但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同作战部队的联系已被漫长的无穷无尽的行军纵队所隔断,幸亏在通往默兹河的地区(包括默兹河在内),敌人已基本上被比罗的第2集团军所肃清,因而除偶尔出现的散兵游勇或游击队外,克鲁克的部队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其所需物资直接从艾克斯拉沙彼尔-列日铁路进行补给。

鱼贯通过列日后,第1集团军改变方向,从西南转向西北,并扩大其正面,迫使比利时军队向布鲁塞尔狂跑。虽然现在地域已很开阔,每军可有一条道路,但重型运输连已经落后太远,无法赶上作战部队,直到德军从马恩河撤退后才改变这种局面。

不出所料,组成克鲁克最右翼的部队首先感到过度劳累,至8月19日,越过德比边界仅3天,其行进速度就开始落后于预定计划,德军原想在包抄运动中围住比军,后因小毛奇改变进军方向,又决定不破坏荷兰中立地位,成功本已无大希望,至此则必败无疑了。

由于第一集团军在战局的最初几天就同其重型运输连失去了联系,很快即可看出,原来对部队给养保障所作的安排是非常不够的

一个很典型例子是,第3后备军布罗姆上尉的连队,在整个进军过程中连运输连的影子也没有见到过,幸亏德军所经过的地区物产丰富,当时的季节也很有利,同时,进军速度很高,使退却的比军常常来不及破坏或运走他们的物资储备,这样,上面提到的第3后备军。虽然除一些蔬菜和咖啡外未从其建制运输队得到任何其他补给品,但仍能设法对付过去。

第9军在行军开始时同第3后备军共用一条道路,它非常走运,在列日找到了比利时人的大量面粉储备,第1集团军于8月20日进入布鲁塞尔后,迅速征集了大批食物,足以满足4个军一天的需要,此外,第4后备军在亚眠也找到了相当大量的给养。

在列卡托会战之后,第3后备军靠英国战利品生活得很好,所以,30年来从伟大的老毛奇到每一个军事家关于现代百万大军不能在战场自筹给养的可怕警告,终于证明是错误的,与此相反,施里芬关于依靠就地取给可在一定程度上填饱士兵肚子的大胆看法,却证明是正确的。

这里面当然也发生过问题,每一个军都是一支小型的完整军队,每天要消耗约130吨食物和饲料,为找到这样大量的给养,就必须派出筹粮队在广大地域内活动,从而进一步加大了每天的行军距离。

尽管有很多物品很容易弄到,但士兵口粮中唯一最重要的成分——面包,却总是供应不足,或因途中变质,或因不许野战移动炊事房在一地停留足够的时间以焙制面包。

同样,原来安排就地采购畜群,随军驱赶,以保证鲜肉供应,结果也完全失败,为此而配备的车辆很快就移作他用。

最后,减去骑兵部队的建制给养连以增大其机动性的作法也是不成功的,骑兵指挥官们不但不能愉快地轻装行进,反而成天为给养瞎忙,同步兵争先恐后地奔向村落,以便弄到可能会有的粮食和住房,当然,在这方面骑兵总是胜过步兵,同时由于他们强迫征用比利时农民的笨重大车,反而妨碍了自己的运动自由。

总之,就人员而言,一般可以依靠就地取给生活,有时还生活得不错,只在个别情况下,特别是在马恩河会战临战阶段和实施过程中,才不得不动用士兵随身携带的应急备用口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