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46章 西南之站稳脚跟的一战

第五百四十六章 西南之站稳脚跟的一战

这天上午,新任中国西南联合军第3军指挥官孙立人中将乘一辆雪佛兰轿车,来到位于西贡的第3军司令部北侧的空地草坪。

车停稳后,孙立人中将神采奕奕地登上讲台,向全体官兵讲话。

他首先庄严地宣读作战命令,然后接着说:“我们这次出师作战,共同打越盟叛军,其目的是保卫交趾省,保卫云南,保卫祖国的大好河山。形势危机,我们一定要负起这一艰巨的任务。我们的部队是代表国家,我们与越盟叛军打仗,只能打胜仗,不能打败仗。你们打死了,倘若只留下我一个人,我也要拼到死。为民族的生存而死是光荣的。”

讲话结束,孙立人中将又召集军官开会,并宣布几条纪律:

要爱护士兵,行军沿途要办好伙食,使士兵吃好饭,有病要医治,要好好照顾,不准随意丢下一个人。

在作战时,要注意战法,充分利用地形,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要严守军纪风纪。不准骚扰老百姓。

在作战时,不论兵力大小,尽量避免正面战,多运用迂回,侧翼袭击。

孙立人讲完,望望诸军官,大声问:“都明白了吧?”

军官们齐声回答:“明白了。”

在没有越盟总参谋部统一作战计划的情况下,越盟第4军部队按照越盟南方司令部原先的计划,于4月9日凌晨打响了西贡外围的战斗。

第232兵团第5师向西线的中国西南联合军第2装甲旅固守的承镇和新安发动了进攻,由于守军已经在这里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而第5师未配属炮兵和装甲兵,因此第1天的攻势很不顺利,在损失了数百人之后,该师仍然未突破守军的一线阵地,随后即转入防御态势。

初战得胜的中国西南联合军第2装甲旅在并不清楚越盟军队战役决心的情况下,冒然以第10坦克营和第20机步营向第232兵团发动了反击,给了越盟军队歼灭其有生力量的机会,第2装甲旅出击的步兵和装甲部队在水网、稻田地带的乡间公路上举步维艰,很快被来自四面八方的火箭弹和子弹歼灭

随后,越盟第5师采取了稳扎稳打的策略,开始沿4号公路逐个蚕食守军的碉堡和工事,将第2装甲旅主力逐步向后压迫。

在西贡外围,最关键的战斗发生在西贡以东的春禄方向。

3月28日,新任前线指挥官孙立人中将和他新任命的五个装甲旅旅长经过短暂的会议即认为:在以春禄为中心基地在西贡外围建立一条新的防线,并且强调:“丢掉春禄,就是丢掉了西贡。”

为此,中国西南联合军在这里部署了在这里的陆军中战斗力最强的第1装甲旅和突击队一个中队,由一个月之前刚刚被任命并被空军运送到这里的原中国远征军老兵,现在的刘明辉少将统一负责该城防御,他带来了50多名老部下担任各级指挥官。

令人吃惊的是,对于春禄这个坚固的据点,越盟方面不但没有掉以轻心,而且选择了这里作为粉碎西贡外围防御的突破口。

4月9日夜到10日凌晨,由第202坦克团第195坦克营加强的越盟第4军第7师和第1师,即南下的第341师以及第7军区的第6师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对这个已成为要塞的省会发动了突击。

由于守军方面的注意力被1天之前新安方向的战斗吸引,以及夜间遭到突袭后的混乱,因此越盟军队在当夜的战斗十分顺利。

到10日晨7时40分,第4军的部队已经将红旗插上了春禄市中心的行政长官邸,并占领了警察局、中华军顾问生活区、中华军情报总局西南分局机关、突击队总部和火车站等重要目标,守军主力被压缩到重点设防的军事小区。

10日天亮以后,春禄城防司令刘明辉少将和中国西南联合军总参谋部取得了联系,并判明越盟军队的行动不是袭扰,而是一次战略进攻的开始。

当日上午,经过调整后的第1装甲旅不再保留预备队,开始以3个机步营,2个坦克营和保安队、突击队的残部向突入城内的越盟军队进行了反击。

由于步坦协同不力,先期突入城内的越盟装甲部队,在狭窄的街道上很快被手持40mm火箭筒的中国西南联合军的士兵围歼

随后,在坦克、火焰喷射器和榴弹发射器的支援下,守军步兵开始一条街区一条街区、一幢房屋一幢房屋的向越盟军队发起反击。

由于这个城市一般民居以竹木建筑为多,因此守军的火焰喷射器发挥了巨大威力,经常有整个班的越盟士兵要么被烈火吞没、要么在逃离烈焰熊熊的房屋时,被事先准备好的守军交叉火力全部击毙。

配属春禄守军的第3装甲旅第32坦克营也骄傲的宣布,他们在几天的战斗中摧毁了越盟方面50辆左右的坦克和装甲输送车。

在野战行营里进行指挥的刘明辉少将,则利用通畅的联系方式,很快搬来了支援力量,当日下午,从其它方向增援的中国西南联合军的步兵和装甲等部队已经开始向春禄东郊进发。

中国西南联合空军的攻击机和轰炸机也开始以空气燃料炸弹和凝固汽油弹对越盟第4军占领的城区和丛林中的越盟二线部队进行反复空袭。

到10,中国西南联合军的部队在该城已转入全面反击,而越盟第7、第6和第1师在敌人的不断反击和封锁下,弹药也开始短缺。

当日夜,负责指挥攻城的第4军军长黄琴中将,逐渐意识到了真实情况,向越盟南方司令部反映:在春禄城快要顶不住了。

4月12日,沿20号公路开来的中国西南联合军的步兵和坦克开始进入春禄,守军士气进一步得到提高,并开始在机械化部队支援下分割突入城内的越盟部队。

越盟第7师和第6师的减员率此时已经超过了30%,而越盟总参谋部派到南方战场、誉为能力佼佼者的第1师即第341师,因为毫无战斗经验,一线部队减员率已经高达50%。

正在为前一阶段胜利沾沾自喜的越盟南方司令部,被春禄战斗的逆转搞得目瞪口呆,此时范雄、文进勇和刚刚赶到的越盟政治局代表黎德寿建议,既然部队已经失去了占领春禄的可能,第4军和第6师余部应及时撤离该城,在郊区集中力量,待守军进行反击时再各个击破。

按照这个方案,无疑第1装甲旅和越盟攻城军队的主力将在春禄近郊陷入对峙状态,这对在5月之前攻克西贡的计划来说,影响可能是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