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47章 西南之分析

第五百四十七章 西南之分析

从军事角度回顾1947年-1948年的交趾南部战争,以文进勇为首的越盟总参谋部,最后实际上是捡到了一个意外的胜利,当初无论是越盟总参谋部还是黎笋,都没有这样的考虑,之所以能够在1948年胜利,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相对独立的越盟南方人民解放武装司令部,也就是指挥第二战术战场的越盟南方司令部。

在这个旱季的战斗中,真正激烈和关键的战斗发生在邦美蜀和春禄,而后来越盟大力宣传的顺化——岘港战役,主要就是一些追击和围歼濒临溃散中国西南联合军的战斗。

当然,第48军指挥官的决定导致战场崩溃的说法,也不过是一种忽视史实的传说而已——事实上,以当时可以动用的兵力,当时是不可能坚守所有地方和取得战争胜利的。

1948年战斗中的越盟军队,尽管规模不断增加,并且有越来越多的装备和比较高涨的士气,但从整体上并不能算是一支优秀的军队。

这支部队中一些来自南方的老游击队员有着最丰富的丛林作战经验,但是其军官的战场把握能力、攻坚能力都有一定的欠缺,中级指挥员与其说是一些优秀的军官,更象是一些优秀的游击队长,在中国西南联合军抵抗特别激烈的战斗地点,越盟的前线指挥官都一度发生过动摇

从军事思想上看,越盟军队擅长并且最热衷于出其不意的集结优势兵力,并以特工部队的秘密行动打乱对方的部署,但是如果遇到事先有充分准备并有工事做依托的敌人,越盟军经常无视敌方优势火力可能造成的影响,进行徒劳无益的攻击。

从第一阶段的战斗来看,越盟军因这方面原因造成的伤亡大的惊人,这充分反应了其军队在战术方面的缺陷。

“大江的分析很有道理,主动权还在我们手里,我对这一点很有信心。”

“德公,我给您介绍。这位是李翔其先生,也是最初和叶叔在一起的,现在是我们山河公司的副总裁。”

“德公,您好。”

“李总。”

“您叫我小李就行了。”

“德公,我看还是让小李说说具体的。”

“请。”

“德公,您的政策我看了,我想是这样配合您。我要和法国人做生意,买断柬埔寨和老挝所有的富裕粮食....”

“好,一举多得。建生,下面就看你的赤地千里了。”

“德公,多的话也没有,我这就动身去金边。”

“好。”

“德公,你把建生说糊涂了。”

“我们有的是时间说。水光,小李,我们现在就开始。”

早在4月11日下午,越盟南方司令部司令陈文茶上将赶到拉芽的第4军前指,并不断催促军长黄琴中将和副军长裴吉雨少将采取更有效的措施。

4月13日,越盟增援的步兵第95b,959,960团、1个坦克营,1个炮兵营和1支特工部队投入了春禄市区的战斗,阻止了中国西南联合军方面的反击,但是仍然不能改变城区战斗的胶着状态

而在12日,鉴于第48军在春禄已经转入反攻,一直期待着能有一次重大胜利来鼓舞士气、换取舆论支持的中国西南联合政府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向新闻媒体骄傲的宣城春禄大捷--第48军和第3军的士兵在保卫国家的口号下激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战斗热情,战斗力已得到恢复,还有足够的力量维持政权。

而德国的《明镜周刊》的战地评论员也因此认为,中国西南联合政府选择了春禄作为检验重新整编后的军队战斗力的试验场,已胜券在握。

平心而论,尽管越盟南方司令部对1948年旱季情况的预计,较越盟总参谋部准确的多,并且在西原战役的策划上及时纠正了越盟总参谋部的错误,但是他们在西贡战役计划中,选择敌军防守最严密城市作为初期突破口,实在也是一大败笔。

如果在此前后,中国西南联合军第3,48军能够迅速收拢分散在湄公河平原的其它部队,充分加强春禄后方的边和等战略要点的防御力量,越盟是否能在1949年5月前在城市里站稳脚跟,也确实还是充满变数。

鉴于春禄发生的严峻情况,陈文茶上将4月13日在第4军前指召开了前线军事会议,第4军参谋长黄义庆少将建议放弃围攻春禄,主力部队迂回至边和,而军长黄琴中将则认为应该派部队迂回至敌军增援道路上的油惹和市山三岔路口,歼灭守敌后,攻占春禄,第4军目前的实力难以攻取像西贡这样的大城市。

尽管大多数与会者支持黄琴中将比较稳妥的方案,但陈文茶司令选择了黄义庆少将的方案,理由是一旦占领油惹,春禄守军即成为防线外的一个孤立点而失去了意义,及时占领边和则不但可以弥补前一段损失的时间,而且控制边和机场将大大限制敌人空军的活动能力。

黄琴少将的方案虽然看起来比较稳妥,但第4军主力将暴露在春禄守军和西贡方向援军的夹击之中,胜算并不高。

与此同时,隋建刚中将在芽庄正式接管了中国西南联合军海空军的指挥权,以20架为一个中队的p-51改a-10攻击机和以6架为一中队的b-17或b-24轰炸机也开始重新编组进入指定机场,一场稳步推进的战略开始迅速执行,这绝对是越盟这种层次的战略决策者所无法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