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59章 研究之放弃冬季攻势

第五百五十九章 研究之放弃冬季攻势

但从10月4日起,补给方面就开始发生问题,第4坦克集群抱怨说,战役开始时它的汽车仅50%处于堪用状态,4天后,第4集团军抗议从后方开来的油料列车数量太少。

从10月9日至11日,天气变坏,大雨把原野变成了泥淖,能使用的少量道路在往来车辆的重压下很快就毁坏了,从这时起,在大约3周的时间内,所有各集团军都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部队的生活则只能是当地能弄到什么就吃什么?希特勒的士兵在秋天的泥淖中挣扎前进,为了取得进攻的胜利,这支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军队此刻只有分成小股的步兵才能行动,而且没有重武器的支援,伴随他们的只有农家的大车。

虽然中央集团军群在11月7日左右大地上冻之前一直滞留原地,但这并不意味着各处的情况都同样地坏,实际上,局部地区的情况有过好转,至少使某些补给品得以送到部队。

此外,仔细研究军需官们的日记,可以看出各师战史隐瞒了的问题,即:造成困难局面不仅由于遍地泥淖,同样也由于铁路效能的低下。

既然铁路运输,尤其特别是油料运输的危机早在严寒到来以前很久就开始了,那么,这就有助于纠正人们的一个看法:似乎德军攻打莫斯科的失败纯粹是季节太迟所致,例如古德里安的第2坦克集群,固然10月11日以后的道路状况造成了严重的补给困难,但与此同时,到达奥列尔的油料列车锐减,以至于在严寒使道路变得坚硬,而且战斗情况也重新开始有利于德军时,仍然不可能再度发起进攻。

斯特劳斯的第9集团军,从10月23日至11月13日,20天内仅接到4列油料列车,而从气候来看,11月11日才开始上冻,并且只是零下5度的轻微寒冷,随后几天都停留在这个温度上。

在从斯摩棱斯克至莫斯科的主要公路以南,第4坦克集群迟至10月25日还在缓慢地前进,驱赶着劣势的敌人,并请求陆军总司令部无情地使用铁路以保障其油料供应。

在第2集团军,情况于10月21日开始变得严重起来,一方面,它的补给干线,从罗斯拉夫尔到布良斯克的公路路况恶化,另一方面,它要求每天有3列火车到达奥列尔或布良斯克,而实际到达的只有一列。

指挥官魏希因此发出警告说,如果火车不来,他的物资补给将陷入绝境,他日复一日地提出这一警告,直至月底

在所有各集团军司令官中,只有克鲁格一人反复声称他的物资储备充足,困难在于如何将物资送到部队,为此目的,到维亚兹玛的铁路从10月23日起通车。

随后有过几天情况紧张,但到10月28日,补给状况又被说成是稳妥可靠的,而且有材料可以证明当时部队的物资储备相当充足。

在这个地区,上冻比别处都早些,因而路况有所改善,使该集团军在11月6日至8日一再说:其补给状况即便就发起新的战役而言,也是可靠的。

11月13日,克鲁格的乐观程度有所降低,指责艾克斯坦因的中路军需工作队损害他的利益而过多地照顾其他集团军。

所以,看来可以肯定的是,泥泞仅仅是使德军陷入停顿的因素之一,铁路是一个同样重要的因素,在斯摩棱斯克建立基地时,铁路运输曾遇到极大的困难,它简直应付不了为展开新的进攻而提出的更高要求。

11月中旬以后,这些事实的重要性就更加明显了,此时各处都已上冻,道路已可通行,但把在泥泞中一直陷到车轴的汽车救出来是一项困难的工作,许多汽车因此而彻底损坏。

虽然从文件规定上看,从10月11日起给各集团军群供应的完全是防冻油料,但实际上点火系统、车用机油和散热器都常发生问题。

不过,严寒造成的最大恶果还是在铁路方面,德国机车的给水管不是造在锅炉之内,因而70-80%的给水管因结冰而破裂,随之而来的运输危机,其严重性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

从11月12日到12月2日,几乎没有什么列车到达第2集团军,造成各种物资的严重短缺,而这同道路状况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从11月9日至23日,只有一列油料列车到达第9集团军,但送来的油料无法分发,因为载重汽车的油箱也是空的,尽管如此,在整个这一时期内,重型运输队的效能一贯地高于铁路,前送了相当数量的补给品,才使第9集团军好歹得以坚持下来。

至于第4坦克集群,在11月17日以后,简直没有从后方得到什么补给品,特别是油料,同上个月一样,看来只有第4集团军是个例外,它的重型运输队运力已经下降到原建制额的八分之一,但铁路送来的补给品大体充足

此时,在遥远的东普鲁士,希特勒和陆军总司令部正在考虑整个形势。

11月11日晚举行了会议,会上,元首不仅进一步肯定了夺取莫斯科的意图,而且提出了一些远远超过这个城市以外的目标。

两天后,哈尔德视察中央集团军群时,负责该集团军群后勤工作的艾克斯坦因对他提出了激烈的抗议,但该集团军群的司令官包克却不支持他的意见,坚持认为作一次最后的努力总比在俄国露天过冬要强些。

哈尔德明明知道,这次作战的准备不足,但他还是无可奈何地同意了包克的意见。

他说,如果中央集团军群试图发起进攻,他不拦阻,因为战争中还存在运气这样一个因素,最后的进攻就这样确定下来了,但它注定是要失败的,其原因首先在于铁路的状况糟糕。

在我们停止介绍莫斯科前方处在悲惨境地之中的德军情况以前,有必要谈一谈人们议论得很多的冬季装备问题,据说希特勒甚至禁止他的指挥官们提到这个问题,这一点也许属实,但尽管如此,哈尔德早在7月25日就对此问题进行过一番预先的调查。

凡是研究过历史文献的人,都会对陆军总司令部从8月初就开始发出的,有关冬季补给的不计其数的命令、训令和通报留下深刻印象,这些文件的内容,从适当住所的勘察到防冻油料的供应,从冬季服装到马匹的疫病处理,简直细到了无法再细的地步。

关于冬季准备工作,有一个很好的实例,就是陆军总司令部南方集团军群军需工作队1941年10月26日发布的181941号文件(秘密):《1941-42年冬季补给命令》,其中列举了多达73件的单项命令,涉及了这个问题的一切可以想象得到的方面,最早的命令是8月4日发布的。

虽然很难说这些文件究竟有多大的实际意义,但我们没有理由认为陆军总司令部只是平白无故地搞文字游戏,再者,我们有瓦格纳及其部属留下的证据,能够说明当时冬季装备的数量确实充足,但因铁路境况危急而无法前送,既然铁路连对进攻莫斯科的准备和进攻开始后战斗的持续进行都保障不了,那么当然更应付不了前送冬季装备这种额外的差事,所以,陆军当时是否确有冬季装备的问题,似乎不是一个主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