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60章 研究之政令要统一

第五百六十章 研究之政令要统一

二战的德国侵苏战争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无与伦比的一场作战行动,其后勤问题错综复杂,工作量大得令人难以想象,而德军试图解决这些问题的手段却是极其简陋的,如果说德军曾经非常接近于达到自己的目标,那与其说是由于准备工作的卓越,不如说是由于部队及其指挥官们贡献一切力量,忍受极大艰苦,以及因陋就简,克眼困难的决心与毅力。

要征服俄国,德军的力量从来就是不足的,这主要不是指作战部队,而是指原料、物资储备和运输工具。

据估计,如果单用汽车一种工具,为进至莫斯科,更不必说要到达更远得阿尔汉格尔斯克至伏尔加河一线,所需的车辆至少是德军实际使用的车辆数的10倍。

与此同时,最终肩负着后勤主要重担的铁道兵,不仅从某种意义上说装备很差,缺乏训练,而且数量也非常不足。

铁路决不是一种有足够灵活性,能支持一场闪击战的工具,这一点已从1914年的战争,甚至1870年的战争得到充分证明。

但是,撇开整个铁路网不说,即使德国把它的全部资力都集中在汽车上,其军队的摩托化水平,大概也远远达不到单凭汽车就能进行侵俄战争的程度。

多亏将大部分汽车集中使用于4个坦克集群之后,加之步兵在战争初期没有太多的战斗任务,德军才得以使其先头部队在北边到达卢加,南边到达德涅泊河,中央到达斯摩棱斯克,至于作战行动在这些点上陷于停顿,这是在战前即已预料到的。

在北方集团军群,建立新基地的工作拖得太久,致使夺取列宁格勒的希望化为泡影。

在南方集团军群,因后方困难太多,不得不在完全没有正常基地的情况下发起新的进攻,结果德涅泊河东岸的作战行动总是处于勉强维持的境地,终于在没有达成作战目标的情况下停顿下来

在中央集团军群,建立前进基地用去了两个月的绝大部分时间,即使这样,还是有些非常重要的物资,首先是备件、轮胎和发动机油)供应不足,关于轮胎供应,其数量之小只能用荒谬可笑四个字加以形容。

毫无疑问,后勤状况使得中央集团军群不可能于8月底进军莫斯科,最多只能派一支由14至17个装甲师、摩托化师和步兵师组成的兵力去执行这一任务,而这样一支部队,即使在1941年9月,其力量是否足以突破莫斯科的防御阵地,也是大成问题的。

此外,既然莫斯科门户地区不象乌克兰那样适于机动部队作战,那么,就连第2坦克集群会不会得到物资补给也是值得怀疑的。

当然,如果陆军总司令部不把古德里安派往基辅,将大大减少其坦克的磨损,并且有可能加快第2集团军的休整补充。

不过,中央集团军群的主力并未受到这一行动的影响,因为它们的物资补给来自另一条铁路,但这条铁路的效能同样是很低的,因而迟至9月26日,中央集团军群的油料储备量实际上还在下降。

所以说,人们通常估计,由于希特勒定下了把占领乌克兰摆在夺取莫斯科之前的决心,使其对莫斯科的进攻延迟了6个星期之久,这实际上是不正确的,如果说有所推迟,充其量不过一两个星期而已。

为进攻莫斯科筹建后勤基地的工作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证明有些人提出的另一种设想也是不正确的,即:希特勒不应分散其兵力沿三条不同的轴线发起进攻,而应集中全力攻打莫斯科,这一方案从后勤角度看是行不通的,因为道路和铁路太少,无法保障这样庞大的一支兵力。

事实上,10月初集中70个师展开进攻就已经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困难,特别是在铁路运输和油料保障方面,如果兵力再增加一倍,要建立一个有足够保障能力的前进基地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阻碍德军进占莫斯科的诸因素中,道路泥泞通常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因素,不错,恶劣的天候确实使德军的进攻推迟了两三个星期,但必须记住,早在泥泞季节开始之前很久,铁路运输的危机就已经发展起来了。

10月间,铁路效能低得无可救药,同时,由于国内缺油,几乎无油可以供应部队,如果没有这次铁路运输的中断,包克也许是可以早一个星期发起攻击的

后来,当严寒到来时,其对铁路运输的影响比对汽车运输的影响更加严重,11月间汽车运输虽然规模有限,但仍在起重要作用,而铁路运输由于机车短缺,已减少到几乎是无足轻重的地步。

鉴于道路泥泞无疑是导致德军失败的重要因素之一,有人提出,德军不该把它的后勤放在轮式车辆的基础之上,而应以使用履带车辆为主,不错,只有履带车辆才能在10月间越过莫斯科的通路,但是,如果提出装甲师的3000多台车辆通通都应是这种类型的履带车辆,那就是根本不了解这一时期德国战争机器的工作情况。

毫无疑问,德国人无力生产这样多的履带车辆,即便他们有力量生产,也绝无希望供应充足的油料和备件,因为这两项物资都是非常短缺的。

的确,履带车辆所需的油料和备件数量太大,所以一直到了今天,尽管生产能力已大大超过当年德军所能设想的最大限度,但世界上还是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用履带车辆来运载补给物资的全部或大部。

由于1941年入侵俄国的德国国防军毕竟还是一支资源极为有限的穷军队,所以,从后勤的观点来看,其获胜的希望首先寄托在铁轨、车轮和履带三者的正确平衡上面,只要我们承认德军在1941年取得的胜利是一切时代中最重大的胜利之一,同时再对其后勤体制作一番细致的考察,就可看出,他们基本上是实现了这种平衡的,他们的实际作法可能是当时条件下的最佳解决办法。

假如当时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因素允许德国采取一种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方式来征服俄国,那么,他们可能会更多地依靠铁路来进行保障。

另一方面,如果德国有更强大的汽车工业,那么,汽车和履带车辆在战争中就可能起更大的作用,但是,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能力开始建设一支完全摩托化军队的交战国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

以上所述不能理解为德军的后勤计划工作和组织工作在客观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已经作得尽善尽美了,实际情况远非如此,这从下面的事例即可看出,运输系统一分为二,分别由运输部长和军需部长掌管,而仅由总参谋长对他们的职能进行协调,这样的安排是很不适当的,它造成无穷无尽的磨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