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76章 中尉日记七

第五百七十六章 中尉日记七

那天,861高地上,一个步兵班在做武器检验,他们站在战壕外的铁丝网前,对着外面做武器试射,861高地的西面外侧,有一条很深的溪谷,他们对着溪谷里射击,这个距离大约有200米远。

在阵地以外,你可以在任意时间,用你喜欢的任何武器,随便射击,你没必要走在第32装甲旅时,他们规定你必须走的那些程序。

在第32装甲旅,他们特别紧张怕你弄伤自己或别人,他们规定射击前,哪怕只射一发子弹,你都必须先走完一套复杂的安全程序,你得等到有些笨蛋们喊完话才行:“右面准备完毕”:“左面准备完毕”:“射向前完毕”,等等。

战地上的射击活动,可没这些讲究,没人问你准备好了没有,你要是没准备好,你死翘翘呗,就这么简单明了。

我走到试验武器的步兵中,捡起一支40mm口径榴弹枪。我装上一发榴弹,漫不经心地瞄向溪谷,那架式,酷!知道吗?真酷!

我扣下扳机:“嗵”,榴弹枪的声不大-----我们管它叫“嗵枪”,问题是,我一点儿没注意到我前方离我30米远的那根树枝,榴弹正好击中树枝爆炸。

“轰”一声,所有人全倒下了,爬伏的,蹲伏的,都有,我惊呆了!

我四下看看,所有趴着的眼睛都盯着我,都是惊疑不定的眼神,我故作镇定弯下腰,捡起另一发榴弹,打开空枪膛,上膛新榴弹,喀地关上膛。我举起榴弹枪,单手瞄准,开枪。

“嗵”,这次我是故意再击中同一棵树:“轰”,我是唯一站着的那个,其他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付难与置信,这家伙怎么啦的表情,我随随便便地说:“记住了,你象我这样射击时,爆炸气浪只会向前走

。”

我当然是在胡说八道,但是,如果我要是当着这么些傻瓜的面,象上次弄掉眼镜那样,再次出糗,那我他妈绝对完蛋透了。

这一次,我幸亏反应够快。勇气加敏捷的反应,弄糟的事让我翻了过来。

此一举,我成功地达成两个目的:我使他们拿不准,怀疑我可能未必真的是呆子、蠢货或白痴,更重要的,使他们不敢断定,我是鲁莽,狂人,还是疯子,或是其他什么。反正,我成功地终止了对我的笑话,从那以后没人再敢拿我开玩笑了。

你知道三层植被是什么意思吗?这座山周围大部分地域都是三层植被的雨林,地面先是一层厚厚的地表植物或灌木丛,中间第二层是密密的矮树或高灌木,最上面一层是高大的树冠,这样子的三层蔽盖才是雨林的实质,而不是藤蔓蛇型环绕,更不是有那么个家伙嚎叫着,摇荡藤蔓在树间穿行。

雨林就是你周围,除了生长着的厚厚的草、植物和高高的树外,你什么都看不到。

置身雨林中,无论你怎么四下张望,你还是根本搞不清你的位置,尽管我完全是照着地图走,并且不断地对照检查方向,那种迷失感还是让我很茫然。

不知怎么的,当我深入灌木丛后,我发誓,我总有迷路的感觉,理智上,我相信自己没错,地图上就是这么标的,但内心深处,总有个声音一直在说,你迷路了,大饭桶,你他妈的真的迷路了。

你肯定在哪儿拐错了弯,你是在乱走一气,每一次,当我带着队伍终于走出林子,走到可以看到天空的开阔地时,我都禁不住长长地舒口气。

这就是雨林。

丛林中,唯一有效的行军方式,就是排成单列,象傻瓜似的,一个跟一个走成一列,仿佛百脚蜈蚣在丛林中徘徊。这就是我们在丛林中的样子-----一百来号人,200多条腿组成的大蜈蚣。

每次,当营部在步话机里指责我们,为什么走得那么慢的时候,我真他妈的恼火透了,营参谋长总企图教训我怎么走,往哪儿走,他和其他待在营指挥部的人,舒服地坐在掩蔽部里,所做的就是盯着墙上的地图,而我们却不得不在野外拔除我们屁股上的水蛭

当他们抽着烟,喝着热茶,等着其他倒霉蛋在地图上一寸一寸地移动时,他们活像一群只会抱怨的**,而他们的指责,就象在给我拉皮条,他们可真没少拉。

按规定,我们每30分钟步话机联络一次,报告我们的位置,以便他们掌握我们的行踪,有一次巡逻,我们丛林中走了一整天,行军距离也没超出1000米。

他们完全不相信我的报告,不相信我们行军的艰难程度,我知道,呆在营部的那些家伙,根本无法理解林子有多么厚密。

你猜,第二天我怎么干的?我的行军速度,一下子快得象个狗杂种的似的,至少,营部的那帮家伙是这么想的,每隔30分钟,我报回去一个新的位置。

那天,我巡逻了他们在地图上所要求的全部地点,其实,我哪儿也没去,但他们认为我都到了,到那天结束的时候,中校营长亲自上步话机说:“太棒了,塔4,奇迹啊!”

他们知道个屁,就这样跑来和我分享这个所谓的光辉时刻,他们一点儿也不明白,他们以为的事儿,和实际发生的事儿,根本是两回事儿。

我很幸运-----我这么干的时候,从来没有被抓到过。这种事儿,我干了好几次,每次我都是先和他们力争,告诉他们,他们的计划是纸上谈兵,不切实际,完全是一堆臭狗屎,但是,如果他们还是坚持不变,我也只好假装是照他们的意愿做过了。

有几次,他们要我翻过一个山崖,这个就是在他们的地图上,等高线也显示那是一个陡峭的悬崖,非常陡峭,没人能徒步翻越,我只能说:“是,对。”

然后,我按老办法对付,我估计,即使被他们发现了,他们又能怎么办?送我去哪里?

我记得在一次扫荡中,他们给我派了空中督察,营长派出了老式的螺旋桨观察机,就飞在我的队伍上方,伙计,我根本就受不了,这王八蛋就这样盘旋在我头上,耻笑着我的每一步行动。

于是,这王八蛋每次飞到我的队伍上方,都会遭到地面的火力攻击-我的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