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86章 中尉日记十七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中尉日记十七

1949年12月,所有后来发生的一切的起源,都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包括现实及其变化,我对军旅梦的重新考虑,以及我理想的破灭。

我们要做一次营级规模的清剿行动,地点在这座山上面的一个山间平谷,这是上头允许我们到过的最远的地方,我曾经到这地儿巡逻过几次,当时兵力只有我们不到一个连的兵力,没碰上过袭击。

我们计划的进攻地点,长满了厚厚的阔叶草,在高地出发地点等待时,传过来的话是,这个区域现在正是热点,第一次,我觉得终于可以按我希望的方式来干了。

如果那儿真是热点,那我就可以直接冲到那些王八蛋头上,没必要再到丛林中去玩倒霉的乌龟爬,只要现在,直接一下子跳下去,一次见真章,我衷心希望能这样。

真是意外,想象不到的意外,这个区域倒确实是热了,但那是因为阔叶草被我们早先的炮火准备给打着了。

第一波部队进去时,火刚开始着起来,第二波进入时,我就在其中,被烧了个正着,只见一道火墙冲着我们烧了过来,人们四处逃散,躲避着熊熊燃烧的火焰。

我们向着一条沟壑奔去,沟的底基有条小溪可以避火,浓烟、烟雾、喊叫声,充满了那个下午的空中,多么逼真、扯蛋的一次火警逃生训练,我们他妈的差点没死在其中!

半个小时后,火警训练结束,我的连散得七零八落,不得不重新集合。

这是第一次,我们自己的大炮差点儿没把我弄死,以后还有过几次,我其实应该有所预见,组织得好一些的,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预期的敌人身上,这个疏忽,差点把我自己也赔了进去,我觉得自己象**自己人干了似的难堪

我记得在军官学院时,有一次,一个炮兵军官来给我们上课,他说: “是的,同学们。”,那时候的我们是多么地平民化啊!

“步兵的确是战斗中了不起的王后,但我们炮兵喜欢把自己看作国王,因为正是我们,把球丸子送到了王后想让它们在的位置。”

照这么说来,这一次炮兵---- 大炮一定是把我看成了同性恋,因为这次炮兵球丸打到的唯一地方,在我看来,就是我的屁股。

这次扫荡,我一直有种能打上一仗的感觉,即便这个地区的热点传闻,实际证实是虚警,这种感觉也没变,全营四个步兵连和团部连分别单独从西边向着尧泉江的方向扫荡。

我们走了一、两天,没碰上什么人,但发现了不少踪迹,很多丛林小道上都发现了越盟军人的的鞋印。

第三天,位于我连北面的1连打响了,接火点在一条丛林小道傍,当时,我的连在远远的南面,正在跨越从1连接火点过来的同一条小道,机枪声在山谷中回响,1连将把敌人朝我的方向赶。

我把我的人散开在一个小开阔地周围,以小道为中心设置了一个埋伏,这是一小片草地,长满了高高的阔叶草,但没树,也许,这是个另类,密密的丛林空出一小块儿,围出这么一小片空地,我埋伏了两挺机枪在草地的底部-----这个点是射界最好的地方,营里的其他部队目前位置在我的北面和东面,我的西面不远处是北南流向的尧泉江。

我象个主妇一样急匆匆地跑来跑去,忙着筹划宴会,一次为越盟杂种举办的意外宴会,我分别为士兵们指定射击区域,就象宴会的主妇一样,告诉每个人,来宾到时,他该站在哪里,往哪里投彩纸屑。

我把自己的位置,安排在埋伏点左边的一个小土丘上,在那儿,我能清楚地看到林间小道和整个的草地,每个人都隐蔽得非常好,整个现场,一片安静。

我觉得,我永远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我从来没有如此地确信过,如果越盟杂种真来的话,那这次宴会绝对会按我的意愿,完全成为我的饕餮盛宴

我紧张得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我趴在那儿,每一次呼吸都是如此地小心翼翼,树叶和腐枝打湿了我的腿和肘,森林里的潮气浸透了我的肺腑,我和大地融为一体,象森林里的一根枯木一样,静静地趴在那儿。

我想象着,这次我要怎么弄这些王八蛋,等他们想拉屎撒尿,裤衩褪到一半时再干他们?我们经常不就在这个时候被袭击?还是噼里扒拉,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给他们一顿猛揍?我知道,他们可能会分散逃跑,他们一般不会停下来跟我们对练。

我们一开火,他们肯定逃避,要是有人逃出了伏击圈,他肯定只能向江边逃窜,他们已经知道在他的北面和东面有我们的部队,他唯一不知道的是南面还有我在等着他。

我的连这一整天的机动都很隐蔽,我们一直都是沿着山脚,或是在厚密的丛林中走,一直没有暴露行踪,现在,我在开阔地和江边之间布好了封锁,只要这些人一露头,我们肯定能把他的屁股烧糊。

从营部电台里,我听到说,1连这次攻击的是越盟在这里的一个秘密野外基地,他们捣毁了他们的巢穴。

我的心跳声在耳边膨膨膨作响,热汗顺着脸庞直往下流,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尽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喘气太粗,我趴在那儿,脑海中飞速地闪掠着画面,那些狗杂种从窝里被赶出来了,正朝我这个方向来,老天呀,我终于有机会干掉这些王八蛋了。

我们埋伏了不到一个小时,营部就开始失去耐性,严厉命令我撤销埋伏,渡过尧泉江,他们担心我不能在天黑前抵达目标,一个今天早上他们制定的,在1连和越盟武装打响前,还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时的计划目标,给我规定的目标是占领江对岸一个荒凉的什么破地儿。

我激烈地争辩,告诉他们说我设的这个埋伏简直太理想了,即使是在这儿等一整夜也没什么问题,我不停地跟他们说,我们现在的这个埋伏点选得实在是太优异了,我十分清楚我们所处的位置,并且,我们已经布好了非常好的火力

网,射界极其良好。

我们肯定能让这些狗杂种的屁股冒烟儿,而且现在,距天黑也只有不到几个小时了,没必要急急慌慌去赶什么原定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