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85章 中尉日记十六

第五百八十五章 中尉日记十六

1949年的夏末,我的连接到了进入整个山脉的山间平谷扫荡的命令,这是自春季战役以来对该地区的第一次扫荡,尧泉江弯弯曲曲地流经这个平谷,直达溪山北部,但在山间却看不到此江,因为江水奔流在深深的峡谷中。

你能感觉到指挥部对这次行动相当地重视,因为他们居然给我安排了一次空中目视侦察,我在安南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空中目视侦察。

一架我从未见过的武装直升机飞进了我的防区,我上去和飞行员和副驾驶会面,我在他们的地图上向他们划出了我连将扫荡的山间平谷,并且点了几个确定的地点,希望在这几个点能飞得越低越好。

“我接到的命令是,飞行高度不得低于1500英尺。”飞行员面无表情地对我说,这根本是--操,猪猡,滚你妈的蛋的礼貌表达方式。

瞧见没,我没见过的直升机飞行员给予我们这些猪猡的,是他们要怎么样,而不是猪猡需要怎么样,给我1500英尺高度,要不就滚蛋。

真他妈胡闹!这摆明是说,明天的行动是我的问题,不是他的,就他的感觉而言,他认为他纯是在帮我的忙-因为他是单机飞行,实验的派给我的,只有一架武装直升机,而开这架飞机的家伙却不喜欢只有他单机飞行!对他们来说,单机侦察飞行,就好象是在做尖兵,风险太大。

我试图尽量认真、严肃地和这王八蛋交涉,他却只顾着嚼他的口香糖,好象在说:“快上吧!猪

。让你的脏屁股快点挪上这只鸟,我好早点儿回去。”

站在他的立场,我也不会喜欢这种单机任务,出事儿连救援都没有,我再怎么较真儿也没什么用,在他们看来,我大概只是个肮脏的、瘦骨呤叮的步兵猪猡,还戴着眼镜?

飞行员没有戴矫正镜片的,他们必须要有完美的视力、视域和视深,在他们眼里,只有失败者才戴眼镜,飞行员断然认定,只有飞行员才是最棒的,以他们的观点,当步兵军官的人,都有自杀倾向,并且大脑发育不全。

这个飞行员总是穿着十分可笑的连衣裤,上面有好几种拉链口袋,他们背着用最好的母牛皮做的肩式枪套,浅褐色的,十分豪华,枪套里9mm口径的手枪,闪着金属光泽,露出漂亮无瑕的握把,那些枪从来没有打过,看一眼我就知道。

这个嚼口香糖的混球可能懂直升机,但我更明白手枪,这一点上我们扯平了,真正使我败下阵来的,是他们戴着的太阳镜,居然是滑雪用太阳镜,但是,妈的,一家伙看上去,他就是显得干净利落、坚毅刚强。

我们最终在那天下午飞离了地面,不顾我低空飞行的要求,飞行员以很高的飞行高度在目标地区上空盘旋。

“飞这么老高,我他妈的什么都看不到。”我对其中一个舱门机枪手叫到。

他只是耸了耸肩膀没有说话。

直升机上实在是太吵了,机上的其他家伙都有特制的飞行头盔,盖住了整个脑袋,他们间相互的交谈都通过头盔里的耳机进行。

这架武装直升机有一套火箭弹巢,架在着陆橇上,两挺班用机枪,分别架置在两个空着的边门位置,各有一个机枪手。

我们先飞了一次穿越,正准备第二次进入时,直升机突然调了个头,向881高地方向飞去。机枪手贴着我的耳边喊,说他们刚刚接到任务,那里正遭到攻击,这些家伙现在要开始干自己的活儿了。

在前线就是这样,一分钟前你还是万众瞩目的焦点,突然就什么都不是了,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在一刹那间掉了个个儿,就是这么地突然一下,我的事情无关紧要了,而一整天唧唧歪歪坚决不低飞的这些家伙,突然很乐意低飞到甚至只有一树之高了。

我看到了烟,----白磷烟,指示目标用的,狗屁,我心想,我离开这个地方才刚几个小时呀,直升机做了一个剧烈的左转,机头向下,进入

我觉得这不象真的,倒象是在公园里坐过山车似的,而不是乘着直升机俯冲,我坐在后舱中间,两边各有一个机枪手夹着我,我只能从前面两个飞行员的中间看出去。

呼啸,颤动,摇晃,现在,这些家伙看起来确实令人佩服,他们这回确实是非常地严肃、认真了,这才是他们所关心的、应该由他们来吃的狗屎。

看这个样子,这架武装直升机的飞行员认为,步兵猪猡们只是相当于猎狗,负责惊起猎物就行,然后由他们来进行射猎,只是,这次,我们为他们惊起了东西,但他们却不方便出席了,也就是说,我们这些猎狗必须随时都在现场,而他们这些武装直升机飞行员却不必。

对于步兵猪猡来说,看起来就好象任何单位都可以在你的行动中插上一杠子,又可以随时突然丢下你,自己离开不见了。

直升机上响起一阵可怕的爆炸,我以为我们被击中了,结果却是飞机发射火箭,我看到了火箭弹,----成群的火箭弹摇晃着向前急冲,后面拖着尾烟,就象我前面有一群屁股会冒烟的小鸟在飞一样,机上的所有18发火箭弹同时一下子干了出去,其发射声是我听到过的最震耳的声音,这种直升机两边没有门,而火箭弹巢就附在机身外。

两个机枪手把固定在边门的位置的机枪指向前方,开始射击,机枪手抠板机,而飞行员则负责瞄准,这时候,我们大概只有20米的飞行高度。

我看到了地面上的士兵,我们低空扫射着从他们的上方掠过,士兵们疏散着趴伏在地上,面冲着刚刚被火箭弹轰过的地方,大约在他们前方80米的距离。

我注意到,有个军官向左边侧翻,看着我们通过他的上空,他跟吃了蜜蜂屎一样龇牙咧嘴地笑着,就象半大小屁孩在宴会上看到有人抬来一桶啤酒,就是那种笑。

后来我才知道,这架我没见过的武装直升机是要在这里进行测试,因为保密的原因,我才成了任务的一部分。

在未来的10年里,直升机战术成了我们中华军的杀手锏,我为有幸成为新式直升机的见证者感到无比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