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06章 天空战记二

第六百零六章 天空战记二

伊诺大队长见我们回来了,很高兴,在我这个当小组长的向他报告过我们刚从中队长训练班结业归来之后,他笑着和我们握手,说道: “祝贺各位结业归来!还要祝贺你,雷克建,给你改任新的职务了。”

我们几个人彼此望了一眼,站在我身边的米洛上尉沉不住气了: “我早就说过嘛,训练班主任是不会饶过你这个爱出怪点子的家伙的,这回可好哇,我也祝贺你,被人家给降为普通飞行员了!”

伊诺大队长那宽展丰润的脸上,显出温厚的笑容,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和善地眯缝着:“他的怪点子我们是知道的,等他坐进战斗机的座舱,就让他好好出出怪点子好了。不过,驾驶这种飞机,可不像驾驶a-10型飞机那样容易……雷金上尉被任命为飞行大队中队长了并晋升少校。”

说到怪点子嘛,那是因为我在空战训练中常常喜欢独出心裁地琢磨一些高级特技动作,或者根据空战需要改变一些高级特技动作的样式,同伴们就在说说笑笑之间,把这个爱出怪点子的美名安到我的头上来了。

我们的中队长训练班主任,由我们的飞行集群副参谋长李江雁少将兼任,他主张循规蹈矩地、四平八稳地驾驶飞机,对一切新鲜事物,他都抱着看看再说的态度,他自己飞行的时候从来不带**,他也绝不允许别人带着**飞。

大队长刚才说等他坐进战斗机的座舱……,这是什么意思呢?噢,我明白了!他们不是刚从那些白色的大木屋里,一架又一架地拖出来好多架崭新的草绿色的战斗机吗?干干净净的歼击机,真象刚从鸡蛋壳里孵出来的雏鸡,可真惹人喜爱。

那还用说,机场上来了新飞机,那对飞行员们来说,可是一件非同小可的大事,我们一齐朝着大木屋拥去。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断断续续的飞机响声,大家不约而同地一齐抬头仰望天空,一架陌生的大飞机正从高空飞来。

“这是什么?”

“是大飞机。”

“可不只是一架哟!还有战斗机的呢!”

可不是吗?在那架菱形机翼的四发轰炸机的周围,还有4架战斗机护航呢?这些飞机是刚从我国内地上空途经这里向西飞的

“大飞机。”

在我初次受训的时候,就听人说过大飞机,现在,当我们都在仰望天空的时候,不由地勾起了我对当年的回忆……

那是3年前9月的一天,兰州市上空突然飞来一架飞机,也许是为了吸引有人来参观吧!这架飞机在空中盘旋了好几圈,然后才降落在机场上。

全基地的人都拥向这里,我们这些菜鸟可比老鸟利落,跑起来飞快,最先拥到这里的当然是我们这些菜鸟了,尽管飞机旁边已经布置了岗哨,我们这些到底还是挤到了飞机跟前。

我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冰冷的机翼,还凑到发动机跟前去闻了闻从来没有闻过的热腾腾的滑油味儿,不管怎么说吧!也许正是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产生的感受,决定了我的未来。

那时,大飞机这个词,对我来说,是既神秘又悦耳的,它唤起了我的求知欲望,引起了我对飞行的幻想,我对轰轰烈烈的事业充满了幻想,夙愿终于实现了,我终于飞上了具有无限魅力的无边无际的天空。

我们来到一架已经装上起落架的f-10飞机跟前,机翼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你们都傻呵呵地楞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给我爬进座舱里去看看!”大队长说完,就朝着一个正在启箱的大木屋那边走过去。

我们一个接着一个地爬进崭新的歼击机的座舱,走马观花地看了看座舱里的各种设备。

“怎么样,喜欢这种飞机吗?”大队长拐回来以后问道。

由于飞惯了螺旋桨飞机,对于喷气式飞机,谁也没有吭声,刚刚看了一眼,谁也说不上该如何评价这种飞机。

“好了,带上你们各自的东西,尽快动身吧!”

我们急忙离去,准备启程。

经乌兰巴托开往兰州-乌鲁木齐-塔什干去的列车是晚上开车,临行前的准备时间,只剩下半天了,我们约定在火车站候车室集合,紧接着,就各回各的住处去做准备

路上,米洛上尉遇见了我们邻舍的年轻的蒙古姑娘弗洛丽雅克,他掉队了,他跟她说了些什么?我可不知道,不过,当他追上我们的时候,我见他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快活极了。

我们住的房子,是从一个从前的大商人那里租来的,他有三间大屋子出租给外人住,我们很少见到房东,只要他们在家,那厨房里的香味儿就准灌满走廊,房东总是很勤快地把我们住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

回到住处以后,正当我准备收拾东西的时候,有人来敲门,是房东登门造访,这个老头儿今天显得比往常格外精神,他用手向上指了指天棚,神气十足地问道: “您看见了吗?”

“什么?”我耸了耸肩膀,尽管我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你们这些飞行员没看见,太大了!”房东很激动:“以前,在我跟您闲聊的时候,军官先生,我就猜想过,一年以后,准会有意想不到的东西到我们这里来,这我是跟您说过的,您瞧,我没有说错吧?一年刚过,他们果真来了。”

“那有什么办法呢”,我假装叹息地说:“一切竟如您预料的那样发生了,也许,您的大商店很快就会人满为患。”

“别开玩笑了,军官先生,我一向把您看作正经人。唉!您怎么跟我说起这种没来由的话头来了呢!……我老了,活不上几天了,谁来都一样,只要没有战争能够生活就行。”

“大飞机从上空飞过去的时候您不是挺高兴的吗?”

“这话是谁跟您说的?”

“从您的神态上,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您怎么能这样说呢?我在挂念着新西伯利亚那边呢?我的兄弟在那里,从前,每逢星期天我们都能聚会,可是如今呢?…”

“早晚总会回来的。”我肯定地说。

房东睁大了眼睛,在期待着我继续说下去,也该转一转话题了。

“今天付给您房租。” 房东没等听完我这句话,转身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