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07章 天空战记三

第六百零七章 天空战记三

我从床底下把手提箱拉出来,那里面装的全是单身汉的衣着用品,我开始挑选在飞行训练营里生活必不可少的东西,呢子制服什么的,那是非带上不可的,新裤子也得带上,还有衬衣呀,手帕呀,毛巾呀……绘图册,那是一定要带上的,还有书。

这是什么东西?哎呀呀,我怎么这样马虎呢!去年冬天给妹妹买的衣料,至今还没有寄出去!那可是我准备在开春以前送给妹妹的礼物呀,印花的白丝绸,她肯定很喜欢,还有带白点儿的黑色绉绸,那就更不用说了。

我的妹妹雷丽比我小两岁,在我们兄弟姐妹当中,她是唯一的女孩儿,她小的时候,可比我们弟兄几个辛苦得多,家务琐事过早地落在了她的肩上,还得赶着去上学,我们弟兄几个都很喜爱她,谁要想欺侮她,那是绝对办不到的,不过,她可从来不跟我们诉苦——个性如此。

思念妹妹的情绪使我的心飞回到老家——唐山市,如今离我太遥远了,然而我却一刻也没有忘记它,我家的那栋小房就座落在滦河的岸边,1946年我离家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家了,我的心已经被我所热爱的飞行生活占有。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我付出了多少艰辛,苦苦追求,宛如攀登又高又陡的翻山小路,如今虽然我已经爬上山顶,却怎么也看不够展现在眼前的辽阔原野。

我热爱飞行生活,竭力争取当一个好飞行员,前辈战斗机飞行员作战的经验,促使我必须好好动脑筋想一想,更加坚定地投入到飞行训练中去,他们用鲜血换来的经验,我必须认真地去想一想,融会贯通,落实到行动中去。

我的心思全在这上头,我尽量避免和姑娘亲近,我觉得,家庭会分散飞行员的精力,难以完全献身于自己热爱的事业……

准备送给妹妹的衣料怎样处理才好呢?随身带上它吗?在飞行训练营里是无法投寄的

。唉!亲爱的妹妹,我答应送给你的东西,你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吧!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你只好再忍耐一段时间了,等我把这些飞机都送走以后,再抽空把礼物寄给你吧!我把衣料重新放进手提箱底层,就把它推到床下去了。

在等待米洛上尉的这一段时间里,我不由地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今天,上级任命我当飞行大队中队长了,对我来说,这可以算是一件有意义的大事。

我呢?是一个直心肠的人,从不遮饰自己的情感,在探讨驾驶术和战术问题时,从不持模棱两可的态度。

可是?对大队长呢?说心里话,对他,我五体投地,佩服极了,这得从头说起。

1946年秋,我从兰州航空学校毕业来到这个飞行大队,在大队部里有人告诉我说,大队长正在飞行。

我来到机场时,正好赶上一架飞机起飞,只见这架飞机正在爬高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急转弯,机翼简直直上直下地竖起来了,这使我大为惊叹,p-51型飞机的脾气,我在航空学校学习的时候就已经体验过了,是很犟的。

我知道,在低空做如此惊险的急盘旋,那是要受到这种飞机严惩的——一下子就栽下去!可是?这位飞行员却能够如此熟练地驾驶这头可爱的小毛驴,让它象闪电般急剧地转弯,这真使我吃惊不小,飞行员都知道,在空战中若能做出如此猛烈的突然动作,那他就一定能占上风。

“刚才起飞的是哪一位?”我问身边的飞行员。

“你连大队长都认不出来吗?”这个飞行员听了我的问话,有些茫然不解。

“这是队长?!”

“那当然了!”他颇感自豪地说。

飞行员们都在全神贯注地观摩着自己大队长的高超飞行技术,我怀着羡慕的心情看了他们一眼,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向这样的高手学习!

飞行员要想掌握高级驾驶术,要紧的是要向某一位榜样人物学习,我和我的同伴实在太幸运了,大队长本人就是我们的学习榜样,今天他和我的一段谈话,以及他严厉要求我们立即进行新式飞机改装飞行训练,对我们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米洛上尉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可有点不满意,我决定一个人先到火车站候车室去,就在这时,他却突然出现在门口了。

“对不起,哥们,我回来晚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忙着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他生怕别人把他当成哑巴——又开腔了!

“到了乌鲁木齐,我们玩上它一天怎么样?我有亲戚在那里的陆军,这样会认识很多那里的姑娘,多的是呢!”

“一整天全部白白地浪费在这些没要紧的事情上吗?”

“没要紧的事情?”米洛上尉一楞。

“对你来说,那的确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米洛上尉脸上的笑容不见了,看得出,他是极少听到过别人对他如此坦率的规劝的,他生气了。

“哎哟哟,可不是吗?我怎么忘记了呢?您当上官儿了!给咱上一堂品德教育课怎么样?”

“我首先是你的战友!”

“这是我的私事,你管不着。”米洛上尉有点难为情,低声地嘟哝着。

“可那到底算做一桩什么事体呢!昨天,你把一个女大学生给勾引得恋恋不舍,哭了,今天,你大概又把弗洛丽雅克给招惹得泪流满面了吧!这很不好,你怎么能这样做人呢?”

“这种事情你不懂的,哥们。”

“噢,是啊!把姑娘弄得个个神魂颓倒,这可是一个复杂问题,我不懂……喂,你可别忘了多带上几块擦鼻涕用的手帕呀……命令说我们不能在乌鲁木齐停留!”

我走出了房门,米洛上尉从后面赶上来。

从乌鲁木齐到塔什干这一段路上可把我们折磨苦了,以前,我们驾着飞机不止一次地在这个地区上空飞行过,用不了一个半个钟头就能够飞遍整个地区,可是?坐火车可就大不相同了,整整磨蹭了两昼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