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08章 天空战记四

第六百零八章 天空战记四

我们搭上运送汽油、给养和弹药的顺路汽车,来到了位于马亚基村附近的马亚基野战机场。

马亚基野战机场,这是一个几十年来只有在秘密地图上才能够找得见的机场,苏联的集体农庄把它当成了养草场和牧场,在哈萨克大草原上,这一类机场现在真是星罗棋布,遍地皆是。

在这一类机场上,多少年来,从无一架飞机落下来过,有些人就以为这些机场都是废弃不用的了,今天,军用飞机终于需要它了,我们飞行大队的飞机就象一群蜜蜂,纷纷降落在这一片绿草如茵的场地上,从空中传来的飞机响声不绝于耳。

机场区内有一片林带,绿树成荫,浓荫下放着一个很大的装过飞机大部件的胶合板木屋,大队部就设在这个大木房里,大队值班参谋马维中校,象往常一样,正在忙于打电话、办理文件、下达指示,他见我们到了,迎上前来。

“怎么样,听说你在训练班里又耍了一通把戏?”他高高兴兴地跟我打着招呼:“副参谋长可对你有点意见呢。”

“如果他把驾驶术看成耍把戏,那就随他的便好了。”

“噢,这算不了什么!”中校参谋用鼓励的眼光看着我,但他却回避了正题:“当然了,如果这是真正的驾驶术,那用在战斗机上可就厉害了。你看,这两架飞机多威风!听说,这种飞机有点怪脾气,你可别光想着耍杂技,小心你的脑袋哟!”

“不要紧的……要是能够早些飞上这种飞机,那就太好了。”

“噢,你想马上就飞?真够勇敢的!快去安顿安顿吧!你又不是在这里只呆一天半天的,急什么呢?”

我们很快就安顿妥了,放下手提箱,交出供给证,看看名胜,只此而已。

二层楼上的大教室是宿舍,食堂在一层,至于洗澡嘛——旁边有个芦苇塘!米洛上尉又去找此地的陆军亲戚介绍的人打听有没有可供光棍汉消遣的去处,后来听说人家告诉他说,离此地10公里左右有一个村庄,村子里有一个俱乐部,那里有时放映电影。

两天假期过完了,我们这些老飞行学员,都把飞行帽挂在腰间皮带上,把飞行图囊斜挎在肩上——谁也没有命令我们带这些东西,可是?万一急需呢?我们又被卷进紧张而有意义的日常生活的旋涡

机场啊……在它的飞行场地上,起飞线处已经被人们的脚步践踏得尘土飞扬,新铺设的水泥跑道也已被风吹得干干的,就在这一小块地上,我们驾机起飞上天,去演练各种飞行动作,然后,再把我们在空中学会了的东西或者犯的错误带回到这一小块土地上来。

不论我们飞到什么地方去,也不论我们是否意识到,只要我们升上天空,机场就好象是我们的教员,也好象是热心的观众,我们必须向它汇报:是否合理地利用了宝贵的时间,是否白白地浪费了汽油和炮弹,这一小块地盘可就归飞机所有了,只有飞机,才有权在这一小块土地上滑跑、起飞,只有飞机,才有权落在这上面。

飞行员只要一到机场,他就成了半个天上的人了,他的感情,他的思想,都已经上了天,与正在空中飞行的飞行员同呼吸共命运,只要有一个飞行员在天上飞,别的飞行员的心也就都跟着上天了。

你看,今天在我们机场上发生什么新鲜事了?为什么如此严重地违反了《飞行条令》的规定?为什么还不发射警告信号弹?这些飞机的落地速度怎么都这样大呢?……

今天,我们大队的头号飞行英雄,大队参谋李江源少校,亲自站在起飞线上手拿信号旗指挥飞机起飞、着陆,他身着制服,胸前佩带着勋章,脸上还残留着烧伤疤痕——他参加过巴尔科什湖地区的空战。

飞机带过来的气流,混合着春末的热风,在抽打着他,他的脸被太阳晒得黝黑,在每一架飞机放飞之前,他总是用手势提醒飞行员该做什么?有时,他把两条腿一弯,两只手一扎煞,活象一只正在孵蛋的老母鸡,这是他在教飞行员怎样做动作呢?

当飞机落地以后向他这边滑行过来的时候,他就迎上前去,爬上机翼,手扶座舱盖,把头伸进座舱里,大声地喊着什么。

飞机带过来的强大气流简直要把他从机翼上掀下去,制服的后背,被气流吹得鼓鼓囊囊的,他的脸由于紧张而胀得通红。

他又放飞了一架飞机,座舱盖关严了,再检查一次,再提醒一遍……发动机怒吼了,飞机开始起飞滑跑了。

“老大,我来报到。”

“何必如此郑重其事呢?”他笑着说

“任命我来给您当副手。”

“祝贺你!你来得正是时候,大队正需要你这样的中队长呢。”

“他们是派我到您这里来给您当副手的呀!”

“我明天就要到兰州航校去,你要代替我训练这个飞行大队了……你看见了吗?又有一架飞机正在进入着陆。唉!跟他说过上百遍了,他也记不住,嗓子都喊破了……别减速!低一点低一点,不然你就摔下来了!就这样,带杆儿!对了,好!”

看着他没有无线电台,就这样扯开嗓子大喊大叫地指挥飞行,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

“这太可笑了,老大。”

“明天,嘿!你受的罪比我还要多呢?不这样训练不行啊!”

新式飞机改装飞行训练的过程并不长,但却复杂,飞行员必须把驾驶别种飞机的本领,转用于驾驶新式飞机上来。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必须把那些用得上的本领全都转用到新式飞机上来,而且还要学会新本领。

6月22日那一天,我们大队的飞行员驾驶f-10战斗机与敌机遭遇,这一次空战实践使我们认识到,飞行员还必须学会不少新本领才行,非加倍刻苦训练不可。

我是很喜欢这种飞机的,我总觉得它很象一匹烈马,刚毅的骑手骑上它,它能够飞驰如箭,拙劣的骑手就可能被它践踏在蹄下。

设计师们在设计飞机的时候往往有这种情况:要想照顾飞机本身的性能,就不得不降低火力,要想照顾火力,就会使飞机本身的性能受到影响,二者难以兼顾,不论哪一种飞机,总都难免有某些不足之处。

不过,在当年的这一种新式飞机上,我们都能够看到我们的技术成就和创造成就。

f-10战斗机的优异战斗性能好象隐藏在它的某些缺点的背后,只有那些肯于钻研善于发现的飞行员,才能够发现它、运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