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09章 天空战记五

第六百零九章 天空战记五

我们加快了新式飞机飞行训练的进度,我们预感到,飞行员短缺的严重事态已经追在眉睫,6月初,飞行集群就把第一个训练完毕的战斗机飞行中队派到最前线去了

这个飞行中队的中队长是费吉少校,他长就一副高高的身材,生就一身黝黑的皮肤,配上他那又黑又浓重的连鬓胡子,可真不象是一个在华北平原地区土生土长的人,他光荣地接受了驻守在战争的最前沿、靠近鲁特河的这个重要岗位。

这个地方极其隐蔽,我们的飞机从这里起飞,能够出其不意地对敌机发动攻击,好比神奇的勇士,嗖地从地上蹦起来,神不知鬼不觉地给敌人猛捅一刀。

所以,在我们飞行员的词汇里,又增添了一个新词——神剑。

神剑是这个极其隐蔽的机场的代号,意思是,飞机从这里拔地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敌机发动突然袭击。

这些天来,落在我肩上的担子不轻,我们这个新组成的飞行中队里有吉拉勇中尉、柯多山中尉和我三个老鸟,我们的任务是,试飞新式飞机,并协助新的飞行员把这些飞机驾驶到任何机场去。

差不多每天都要转送飞机,这对我和我的战友们在掌握新式飞机方面倒是大有益处的。

f-10飞机只要飞行速度达到每小时600公里以上,就能够做出垂直高度达600-700米的急跃升动作,紧接着做俯冲动作也就容易了,螺旋桨飞机就做不成如此陡峭的急跃升动作。

只要飞机能做出如此陡峭的急跃升动作,我们就能获得飞行高度方面的优势,而有了飞行高度方面的优势,也就有了速度储备,我很喜欢这种飞机。它的性能和外形,都表明它很适合用于进攻。

驾驶这种飞机上天,飞行员总会觉得自己信心十足,力量无穷,我在演练高级特技飞行动作时,总是努力探索新的空战动作,总是着意琢磨出敌不意的机动动作,以使自己在真正的空战中处于有利地位,而陷敌于被动挨打之逆境。只有这样做,才能在激烈的空中格斗中获胜。

当我们手中掌握着速度大、火力强的战斗机的时候,我们总是想着如何把驾驶术方面的、机动动作方面的和空战方面的复杂细节钻研深透,总是努力探求我们这一行职业中的新东西。

记得,我在哪一本书里看到过,人的感觉器官对某种外界现象的反应速度大约是半秒钟,训练有素的飞行员的反应速度比这要快

但是,每一个飞行员的反应速度也不一样,越是反应敏锐、准确,他的动作就越突然,就越出敌不意,要培养这种素质,我认为,在飞行训练中不能怕紧张,必须把飞行训练当作真正的空战对待,一丝不苟。

这是我的飞行实践的一个重要特征,我喜欢做猛烈的动作,喜欢飞极限速度、极限高度,飞特技时,我总是力争做到手与脚的动作配合默契,这一点,在做垂直特技动作和退出俯冲时尤其要紧。

有些人被我的玩命动作吓昏了头,说我的飞行动作是怪点子,但是,理智的谨慎是一回事,不顾飞机性能一味地蛮干,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有些人认为,与敌机进行空战,完全和在机场上空进行的空战训练一样,一切都要严格地按照一成不变的固定样式进行,只能以编队形式进行,那就大错而特错了。

这些天来,我一直在看训练的我们飞行大队参谋琴清远少校飞行,他就时常跟我辩论。

“这样粗暴地对待飞机是不行的呀!”他忿忿地说:“怎么可以硬让飞机做它力所不及的机动动作呢?这样做是要倒霉的!……”

“这怎么会是飞机力所不及的呢?”我反驳道:“既然这架飞机听我使唤,那它也一定会听你使唤!不过,首先你自己必须敢于做这样猛烈的飞行动作。”

“照你这样说,那我不就成了被人家硬塞进座舱里去的没有知觉的木偶了吗?”

“那倒不尽然。你和木偶毕竟不完全一样——谁也不会开炮去打一个没有知觉的木偶的,如果我们都象你那样温文尔雅地驾驶飞机,那就不论是你,还是我,在第一次空战中就得被人家揍下去。”

“得了,你别吓唬人了,我早就摸到这种飞机的脾气了。”

“对!”我挺爱听他这句话:“不过摸到并不等于摸透,可不能到此为止哟,要不断地向前探索才行呢?你要勇敢地去承受过负荷使你产生的压迫感,要努力去发掘飞机做机动动作的极限潜力和速度极限潜力。”

为了说清问题,我向他介绍了对运动目标进行射击时,我是怎样运用新的瞄准方法而达到很高的命中率的,按规定,能够把空中运动靶标打穿12个洞,就算优秀成绩,我却能够一次就把空中运动靶标打出40个窟窿来

“拖曳空中靶标的飞行员可都怕你呢!人家甚至再也不愿意为你驾驶拖靶飞机了,生怕你把人家揍下去,人家都说,他会把我们揍下去的。”

“这是多余的顾虑,过分谨慎了。”

“谨慎总是必要的吧。”

“可是?胆小怕事有时会酿成灾难,这你想过吗?”

就这样,我和他的看法仍有分歧。但是,在飞行后讲评中进行这样的探讨是有益的,它能使我们在主要问题上取得一致见解,必须认真进行空战训练才行,不论是个人单独练习,还是集体练习,都应当这样做。

迷人的六月天,又回到人间,绿色的山丘显露出它那柔媚的轮廓,美丽的花园,象迅速翻阅的书页那样,在机翼下面一闪而过。

小河和池塘的水面鳞光闪闪,农田已经披上了灰蓝色的衣装,禾苗在大地上随风荡漾,可是?飞行员的目光却只能盯住这静谧不动的大片农田……

在紧贴着地面飞行——我们习惯上称之为超低空飞行或掠地飞行的时候,我们只注意那些显眼的大目标,其他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影影绰绰的模糊一片而已。

但是,凡是我们看见了的东西和记在脑子里的东西,都给人留下一种快速运动、转瞬即逝的感觉,地面上的一切迎面疾驰而来,飞机本身则是倥偬掠之而去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对飞行员来说,可太重要了,如果一个飞行员总是想着尽量低些进行超低空飞行,那就表明他极愿意使自己处于极度紧张状态,表明他极想锻炼自己的速定位能力。

这时,你还可以极深刻地体验一下达种飞行的滋味儿:你会觉得,迎面而来的色调鲜明的地面景物,好象穿过你自己的身体疾驰而去。如果你在高空飞行,那你是得不到这种精神上的满足的。

在高空飞行中,有时你会完全看不见地面。这时,你就只好两眼盯住远方的地平线,或者盯住远处不动的云块、散在的林带、细如丝线的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