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10章 天空战记六

第六百一十章 天空战记六

从后方向前线机场转送飞机,可叫我们把超低空飞行飞了个够,我们从马亚基野战机场返回后方机场坐的是运输机,在我们落地以前,这里已经把战斗机给我们收拾好了,而且加足了油。

我们赶紧检查飞机的操纵系统,随即起飞,然后在机场上空做高级特技:直冲云霄的急跃升、大坡度的盘旋,疾如流星般的俯冲——差不多快要触及地面才拉起来!

机务人员都很高兴,因为飞机一切正常,在机场上做工的人们,也都兴致勃勃地仰望空中的惊险场面,他们可真饱享眼福了,只有那些负责机场修建工作的领导人斜着眼眉瞪我们,因为我们耽误了他们的工程进度。

在机场上空飞行和飞航线,我们都是独立自主的,我碰上了好伙伴,他们既勇敢又有钻研精神,这一来,试飞新式飞机,就成了我们自我训练的大好机会。

我想起了六月上半月那些晴朗的日子里发生的事情,这促使我更加刻苦地投入飞行训练中去。

有一次,到达后方乌兰巴托机场以后,我在住处停留几分钟,原来房东见了我,高兴地请我到他家去吃午饭,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这一次,他突然如此好客起来,这倒使我摸不着头脑了。

他如此殷勤,到底是不是出自真心呢?我无暇在此逗留,婉言谢绝了这一顿午餐,当我走到门口准备告别的时候,房东用一只颤抖的手抓住我的肩膀,激动地低声说:

“您听着,不出一周,我兄弟一定会回来休假的,他来信说,你们空军棒极了。”

我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表面上不得不装成漠然置之的样子,并且不得不称之为对我挑拨性的言论

我匆匆忙忙地向机场赶去,一路上,我一直在回忆着这个老头儿极度不安的神态,一直在回想着他说的那些话,从前他是多么瞧不起我们呀!后来倒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而现在呢?他完全把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了。

直到返回机场以后,我才想起来为什么要赶回住处去一趟——打算回去取那块衣料,好把它寄给妹妹,可是?忘记了!我只好自我安慰地想:算了,下一次回来再说吧!那时,我请房东给我缝一个邮包,我一定把它寄出去。

但是,在短期内,我是再也回不到后方了,一直过了三年,直到我们占领了整个乌拉尔山脉以东的地区并交接给乌拉尔联邦以后,我才得以重返这座城市。

我们终于把最后3架战斗机送到了马亚基野战机场,我高兴的是我们完成了任务,又可以重新开始学习了,我们中队其他飞行员的飞行驾驶技术,已经演练得相当不错。

现在,该轮到打空中靶标和打地面靶标了,也该跟经验十分丰富的空中假设敌--乌拉尔联邦的王牌飞行员伊万诺夫少校和特拉什凯维奇上尉进行空中格斗了。

我深信,只有在紧张的空中格斗训练中而不是在自由自在的飞行中,才能把每一个主战动作都演练得十分精湛,才能巩固已经学会了的本领。

我们大队的飞行员,已经承担起在机场战斗值班的任务,任何时候都有一个四机小队的飞行员坐进了各自的飞机座舱里,处于随时准备战斗的状态。

我多么想和他们一起执行战斗值班任务啊!可是?一切都与我的愿望相反,大队长听完我关于飞机转场完毕的报告以后,和往常一样,顺口说好,紧接着说道: “还有一项任务需要你们去先成,然后,你们再做自己的事情。有3架飞机必须送到大队长训练班去,事情可不象你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你们要先在格里戈里奥这里落地,从那里带上2架飞机,然后,你们这5架飞机一起赶路,就这样吧!今天你们先休息一下。”

我们在马亚基机场听到了关于发生在土库曼巴希机场的一起重大事件,一架苏联侦察机在里海领空飞行,费吉夫中队起飞拦截,他们的战斗机从附近的隐蔽机场起飞以后,对苏联侦察机进行了警告性射击,命令它--跟我来,可是?苏联侦察机竟不顾警告,掉转机头,加大油门奔逃而去

费吉夫少校率领着他的战斗机中队的三架飞机一直追踪,由于精力高度集中于追踪,他们误入伊朗领空数公里,还没有等到他们返场落地,英国和法国就在伊朗那边就掀起了外交波澜,中亚方面军指挥部很快就知道了我们的飞机侵犯别国领空的事件,并且给第三飞行集群打来电话,随后又给那个第二大队打了电话。

在我们这里,飞行员们气愤地议论着这一起事件。

“要是让老毛子的飞机再深入一些,那就好了,我们可不跟它来外交上的那一套!”

“你得了吧!费吉夫少校也许是想要飞过去吓唬它一下呢。”

“这怎么能叫做飞过去呢?”

“要是没飞过去,怎么会越境呢?”

“照你这样说,那不就是只许侵犯我们的领空而不准我们追踪了吗?它逃跑了,难道我们跟着它的屁股后边踩它的尾巴一脚也不行吗?真莫如干脆吃掉它,倒也干净利索!”

“也许他们巴不得我们这样干呢?任何时候就是从挑衅开始的。”

有些事情是不能不深思的,国际局势中令人难以捉摸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不过,这些使人心烦的事情,很快就被紧张的日常活动给挤掉了,就拿我们中队来说吧!下一步的任务正等着我们去执行呢。

大清早我们就起飞了,直奔格里戈机场飞去,我们是编成密集队形从北向南飞的,一团铅灰色的浓云,正自西向东横压过来,简直要把我们一直压向地面去。

在离格里戈城几公里远的地方,驻守着一个攻击机中队,他们也是因为要改建混凝土跑道而从基什机场转场而来的,飞行员和机务人员都住在帐篷里,中队部也和我们的一样,设在一个装过飞机大部件的胶合板大木箱里。

我们把飞机停在停机坪上以后,就向这里的中队部走去,一路上,遇见很多老相识,我和我的两个僚机飞行员在基什机场的时候就认识这个中队的某些飞行员,那时,我常到那里去集训,有些长机飞行员是我在中队长训练班学习期间认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