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13章 天空战记九

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空战记九

战争的警号,对敌人的仇恨,填满了胸膛,如今,又加上亲密战友的牺牲给我带来的悲痛,一时心急如焚,心乱如麻,我去过牺牲的飞行员伍尔特利特中尉在乌鲁木齐的家,不止一次见过他的妻子和幼小的婴儿……我真想马上就知道,他是在什么情况下怎样牺牲的。

看来,敌人的子弹在夺去了我们一个弟兄的生命以后,还在继续寻找着下一个目标呢?我们必须设法避免牺牲,消灭敌人需要机智。

“请允许我们中队去支援战友。”我再一次向马特参谋提出请求。

“我不是说过了吗?别急嘛!”他很不耐烦地说:“第二中队刚刚飞走,别因斯克的机场没有汽油了,即使他们到了那里又顶什么用呢?”值班参谋显然惊慌失措了。

我急忙向我的两个僚机飞行员那边快步走去,我叫他们两个人在原地等着,我去要求给所有的飞机都装上炮弹,并进行25mm机关炮试射。

柯多山中尉一见了我,就冲着我跑过来: “起飞吗?”

看我没回答,他惊慌不安地看着我,问道: “别因斯克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们的战友正在跟敌人拼呢?第5中队的伍尔特利特中尉牺牲了。”

一阵沉默。

“怎么回事?”

这正是不久前我自己也发出过的惊呼,所有的飞行员,差不多都爱刨根问底,哪怕是惨痛的细节也不避讳,怎样牺牲的?为什么牺牲了?我们不是期望着打胜仗吗?

当然,我们的中队是有准备的,为了掌握新式技术装备,我们刻苦地学习了,连一天时间也没有白白地浪费掉,但是,苏军向我们发动了突然袭击,使我们猝不及防

当然,如果我们的警惕性高的话,那我们还是能够从容迎敌的,不过,象我们这个飞行大队在当天早晨出现的那种混乱局面——飞行大队各自西东,人员星散收不拢,飞机也都毫无作战准备,那是不能容忍的。

第一次遭受损失使我们开始懂得,这一场战争将是残酷的,血流成河的,从今以后,只要我们起飞上天,就很可能再也回不到这个机场上来,就很可能再也看不见如此美好的晴朗的早晨了。

“雷少校,到指挥部去!”机场值班员喊道。

“是!”

我一边跑着,一边抬头往天上看,早晨的露水打湿了靴子,显得沉甸甸的,太阳已经爬上了地平线,机场指挥部跟前依旧挤满了人。

“把地图拿出来!”马特参谋迎面走过来说道:“你看见这一片独立树林了吗?”他在地图上指点着一片旷野当中的一个绿色圆圈问道。

“看见了。”

“那你就驾上p-51飞机起飞吧!伊诺大队长就在那里。”

按照规定,我应当回答:“是!”,然而,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伊诺大队长驾上飞机飞回来,把我留在那里,陪伴着他那架连一滴汽油也没有的飞机闲呆着!难道这也算是战斗任务?!

马特中校猜透了我的心思。

“加油车已经上路了,很快就会到达那里,你把情况报告给伊诺大队长,就说别因斯克机场遭敌机轰炸,汽油库被炸毁,我已经把第2飞行中队派到那里去了。总之,叫他尽快飞回来。”

我向飞机那边走去,吉拉勇中尉和柯多山中尉正在飞机旁边坐着,见我来了,他们都乐得蹦起来。

“起飞吗?”——依旧是那一句问话。

我摇了摇手,就从我们的喷气飞机旁边擦身而过,直奔隐蔽角落的的a-10攻击机走去

在漫无边际的旷野里寻找一片小树林,寻找降落在小树林旁边的一辆没油的车,再让a-10降落在这一片不熟悉的野地里,这些虽然都不是什么容易事,可总比向伊诺大队长报告机场发生的事情和有飞行员牺牲的消息轻松得多。

伊诺大队长听完我的报告以后,显得很镇定,你看他,上机翼的动作多么利落,跳进座舱的动作多么灵活,给我指点守候地点和起飞地段时多么冷静,这一切,都深深地感染了我。

我们的大队长遇事该有多么沉着镇定啊!当只有我一个人留守在这一片空旷的野地里,陪伴着一架瘫痪了的汽车的时候我觉得我也变得沉着镇定了,没过多久,加油车果然到了。

回到飞行大队部以后,我就去见伊诺大队长,我觉得,该做的事情我做了,尽管做的不多,现在,我也该有权去执行战斗任务了。

“你来得太巧了。”伊诺大队长说:“你那个中队准备出动。”

十分钟以后,我们起飞向鲁特河彼岸的领空飞去,我们的任务是,侦察雅西地区和罗曼地区的敌人机场情况。

我在想,低空飞向第一个侦察点,那是轻而易举的,要紧的是,我的两个僚机必须紧紧地跟上我,然而,要想飞到敌后城市罗曼去,那可就难得多了,但也正因为难得多,才引起了我更大的兴趣,遗憾的是,大队长命令我侦察完毕立即返航,不许恋战。

当我们出现在雅西上空时,敌人的大口径高射炮向我们开火了,我好奇地望着那些在我身后爆炸的炮弹形成的象帽子一样的烟团,我并未觉得这对我有多么大的威胁。

雅西机场上连一架飞机也没有,看来,显然是因为此地离战线太近,敌机都转移到别处去了,它们到底都飞到哪里去了呢?一定要到罗曼机场上空去看一看,一点也没有摸到敌人的情况就返航,那怎么行呢?

刚刚飞过雅西,我们就立即下降到超低空,我想,如果被敌人的对空观察准确地判断出我们下一步的航线,那当我们飞到罗曼上空时,就一定会遭到敌人高射炮有组织的射击,因此我决定运用别的飞行员从前在前线作战时积累的经验:飞得越低,就越容易躲过高射炮的炮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