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25章 天空战记二十一

第六百二十五章 天空战记二十一

眼前又是翻滚的乌云,比原先更浓重,连一丁点儿云隙也别想找到,如今,只好拼着命硬闯了,眨眼之间,飞机就钻进黑云里,那简直就象突然从大白天闯入漆黑的夜。

身边只有耀眼的闪电,闪电过后,又是一片漆黑……顾不得这可怖的雷电了,我的战友们还都在我的身边飞行着呢?要紧的是我必须保持住自己的飞行方向,仪表全都看不见了。

我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每一分钟都显得特别长,前头微微透过来一丝昏暗的亮光,在半明半暗之中,我能够看见地面的轮廓了,费吉中队紧挨着我也从云层里钻出来了,此时,我们见自己的机群连一架飞机也不少,心里真有说不出来的高兴。

我们好不容易闯过这一堵漆黑的云墙,云墙的这一边此时确实是黑天了,现在该向哪里飞才是呢?如何才能飞回自己的马亚基机场去呢?

要是能够看见铁路,那就太好了,顺着铁路就能飞到托夫斯克,再从这里回家,那就近在咫尺了。

整个机群跟着我飞行一段时间以后,费吉少校突然向旁边飞去,他的僚机也跟着他转弯离我而去,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他要把这个中队带到什么地方去呢?太无组织无纪律了!

我掉转机头追过去,可是?这些飞机已经溶化在苍茫的暮色之中,全无踪影,继续寻找显然无济于事,我只好掉头向马亚基机场飞去。

已经是黑夜了,我们不得不打开飞机上的着陆灯落地,在停机坪上,我没有见到费吉中队的飞机,机械师正在对我说什么?可是?我满怀心腹事,哪有心思去听这些呢?

出动时是一个中队,可是?回到机场上来的却总共只有两架飞机

!费吉少校把其余的飞机都带到什么地方去了呢?要是他们迷航,飞到达维亚去,那可怎么办呢?不,这不可能!西边,电闪雷鸣,这倒是一个难得的定位标志,也许他们会在邻近机场落地吧?唉!算了,反正他们会报个信来的。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向指挥塔台走去,伊诺大队长开始给各个机场打电话,询问费吉中队的下落,我站在一旁埋怨费吉少校。他们既没有在格里戈落地,也没有在托夫斯克落地,哪里也没有打听到他们的下落。

伊诺大队长放下话筒,说道:“走,吃晚饭去!明天一早会知道结果的。”

“你放心吧!一定能找到他们的。”马特维参谋长一边往文件包里装文件,一边安慰我。

“长官,索科中尉回来了。”马特维中校接着向大队长报告说。

“那太好了。”大队长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我。

“为什么天这样晚了,还叫我去执行任务呢?”我不满地向大队长发牢骚。

“明天集群长官就到我们这里来,你去问他好了,懂吗?”

“懂了。”

“那就上车吧。”

食堂里坐满了人,费吉中队的这张餐桌差不多是空着的,只有索科中尉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里,他微笑着迎过来。当他发现我的脸色比乌云更阴沉的时候,关切地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当我告诉他说费吉中队飞丢了的时候,他几乎大笑起来。

“哎呀呀,你呀,真差劲!我还当是发生什么倒霉的事了呢。”

“这还不够倒霉的吗?”

“你算了吧

!这有什么值得忧虑的呢?一定会有下落的!战争嘛,一切都是难以预料的。要泰然处之嘛。我们在蒙古沙漠上驻扎过,有一次,一个飞行员在空旷的草原上跳了伞,刚巧与被他击落的那个老毛子遭遇,他们就动刀子干起来了……这里是咱们自己的土地呀,怕什么呢?放心吧!明天我们这些亲密的战友就会露面的。先填饱肚子再说。”他把斟满的酒杯推给我。

“训练班毕业了?”我问。

“在这种时候,哪里还谈得上计么训练班呢!什么毕业不毕业的?是我一再要求,他们才放我回来的,可真不容易呀!”

“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平静。”

“我真想过上哪怕一天平静的日子呢。”

“这,我可实在受不了。”

“潘克中尉呢?”

“留在训练班当飞行教员了,现在和你一样,也是少校了。”

第三飞行中队中队长张建见少校走到我们的餐桌旁停了下来,以头代手指点着那些空闲着没有人坐的凳子挖苦道:“噢,好象他们还在这里吧!我还当是连你自己也飞丢了呢?现在的局面是,有酒没有人喝呀!”

我知道,两年前我得罪了他,他至今还耿耿于怀呢?当时,我刚从航空学校毕业来到这个飞行大队,被分配在他那个中队里当飞行员,我和吉拉勇中尉,都是他的僚机飞行员,在一次飞行中,由于他的粗心大意,几乎发生空中相撞事故,他因此受到严厉处分,改派别人当了我们的中队长。

赫连水明军士跟我讲起如何在前线条件下修复被撞弯了的螺旋桨桨叶,当机械师的,当然部知道在哈桑湖地区作战时积累的这一条经验,我们大队的攻击机中队有两架飞机在着陆时撞弯了螺旋桨桨叶。

这时,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图画,仿佛我的战友们正在挥舞着大铁锤,敲打着硬铝制成的螺旋桨桨叶,以便飞机于明晨以前处于战备状态,想到这里,我的心情略微轻松了些,如果这两架飞机能在明天清晨以前修复,如果费吉中队在我们附近某地落了地,那明天我们是有事情可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