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44章 天空战记三十一

第六百四十四章 天空战记三十一

第二天清晨,我就开始张罗我的飞机,但是,在战争时期,本位主义有时显得格外碍事,傍晚,我的飞机完全准备就绪,只差一个机轮了,我跑到指挥塔台,请求机务参谋给我的飞机装上一个机轮。

“我一点也帮不了你的忙。”他回答说。

“我闲呆在这里无事可做,飞机也闲置在这里,那怎么行呢?我得去打仗呀。”

“你要知道,不是我不愿意给你的飞机装上一个机轮,是场务维修长不同意,他认为,你不是我们这个大队的人,不能给你的飞机装机轮,再说我们大队也没有,你给你们大队打一个电话,叫他们给你送一个机轮来不就行了吗。”

我给我们飞行大队打电话,请求他们给我送一个机轮来,他们答应拂晓送到,毫无办法,只好在这里再吃一顿晚饭了,又得听那盘子和汤匙互相磕碰发出的讨厌人的叮当响声。

早晨,一架架飞机从我那动弹不得的飞机旁边滑行过去,他们要出动去执行战斗任务,在托夫斯克以北的一个什么地方,正在进行着激烈的空战。

我呢?唉!只好闲呆在机场上晒太阳!太阳已经升到天顶了,却仍然不见我们的联络飞机飞来送机轮,直到傍晚,依旧绝无踪影,也许遇到什么特殊情况耽搁了吧?

只好等着

我们大队的联络飞机终于来了!熟悉的勤杂工,这是对我们大队联络飞机的别号,它的轮廓,已经在地平线上路面了,它是来援救我的,我高兴极了。

一只组装好了的充足了气的机轮朝着我跟前滚过来了!

给我送机轮来的,是一个年轻的飞行员,他淡漠地看着我在那里张罗。

“咱们大队里有什么新闻吗?”我问。

“都打仗去了……”他冷冷地答道。

“为什么你没有一清早就起飞呢?”

“给飞机打补丁了……米格机把机翼给打了几个窟窿。”

“有空袭?”

“就是因为这个才耽误的,我们也揍掉他们十几架,摔在机场上了。尤其是其中一架不是战斗机打下来的。”

“是谁打下来的?”

“是一个军械员用自制的高射机枪打下来的。”

“是架在千斤项上的机枪吗?”

“对。”

我急不可耐地想要尽快飞回自己的飞行大队去,我离开总共才只有两昼夜,家里就出了那么多新闻!我把机轮交给机械师以后,又回到联络飞机跟前,我很想向这位年轻的少尉详细打听各方面的情况,但他却急着要飞回去。

“帮我转动螺旋桨吧。”他求我帮他的忙。

“等一下我一定帮你转……没有人牺牲吧?”

“昨天,一个……今天我们去送葬的。”

“谁?”

“我没记住他姓什么

。”

“是空袭的时候吗?”

“不是。一架到咱们机场上空,大概是侦察机吧!咱们的飞机,两架,去追它,有那么一个脸黑黑的,连鬃胡子的……”

“是费吉少校吧?”

“不是。他回来了,跟他一块儿去的那个人牺牲了,我忘记他姓什么了,他去救费吉少校……”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是这样的。”少尉不太愿意说:“一群埋伏的米格机,跟咱们的双机纠缠上了,咱们的一个飞行员,我怎么也想不起他姓什么了,让人家给打下来了。后来,他在一个村子边上迫降了。有人结他包扎了一下——他受伤了。这时候,费吉少校还正在继续跟6架米格机干着呢。这个受伤的飞行员看见老毛子正在围攻费吉少校,就发动了自己的飞机。听说,起飞的时候飞机没有问题,还爬高了呢。后来,不知为什么?飞机突然象一块大石头似的坠下去了。我们就在那个地方为他送葬的,高高的个头儿,淡黄头发,……”

“吉科中尉?”

“对了,就是他!”

我忘记了这位少尉求我帮他转动螺旋桨的事,象失了魂似的,朝着我自己的飞机走去,我听见他喊我去帮他转动螺旋桨,但我实在不愿意回头——年轻的飞行员是不应该看见我的眼泪的。

吉科……死神把他带走了,把同我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带走了!我们在一起飞行的时候,彼此配合得多么默契呀,在空战中,我始终觉得他是无懈可击的,敌人对他是无计可施的。

他是一个英勇无畏的战士,我很喜欢他那勇猛的品格,他的性子有些急躁,但为人善良、豪爽。

我是生在冀东大地的北方人,他是在草原上长大的蒙古人,但我们俩在性格上却很合得来,只要我和他在一起飞行,我就觉得信心倍增。你的身边有一个完全靠得住的僚机飞行员,你就会觉得你有了一个坚强的支柱,你就会信心十足,你就会受到鼓舞,你就能够取得胜利。

我来到我的飞机跟前,机械师已经把机轮装上去了,再稍等一会儿工夫,就能把机轮固定好,但我不能在他们面前逗留,我怕他们问这问那,我什么也不愿意说,什么也不想说呀

我和吉科是空中战友,我们俩在空中比在地面上更亲密,在我的印象中,过去的历次空战,开战以来的所有时日,他全都经历了,现在,我觉得我连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好象失去了一切,我怀念他,怀念我们共同度过的飞行生活和战斗生活。

“准备就绪!”我听到有人在喊。

我同这里的同志们握手告别后,就爬进了飞机的座舱,发动机也好象是深感寂寞无聊似的,用它的凶狠地抽打着空气。

再见了,托夫斯克!这一次出动,整整拖了两天才完结,可真急得我七窍生烟,直到今天,我才有可能向战友们讲述敌人的高射炮弹爆炸给我带来的苦恼,讲述那架轰炸机机组人员创造的奇迹。

起飞以后,吉科的形象又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发动机的轰鸣,使我联想到他的英勇牺牲。

《鹰之颂》在我的脑海里回荡:

你,英勇奋击!

你的足迹踏遍了长空……

噢,勇敢的雄鹰啊!

在与敌人的决死战斗中。

你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纵然你牺牲了。

你的精神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英勇无畏的人们将永远把你歌颂……”

我为有吉科这样的战友而自豪,他自己负了伤,却毅然决然地振翅冲向天空去援救自己的战友费吉——这就是他的高尚品德之所在。

我很了解他,他从来认为,当战友在空中与敌人奋战的时候,自己留在地面上坐视是极其可耻的行为,遗憾的是,他本来还能够建树更多的功勋,但他却过早地牺牲了,他的力量、精力和奋不顾身的精神,是足够消灭很多敌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