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43章 天空战记三十

第六百四十三章 天空战记三十

吉拉勇中尉和卢舍维中尉还都在我的身边飞着呢,我看见了坐在他们各自飞机座舱里的战友,我猜想着,他们的面部表情一定都是极其严峻的。

在返航途中,我感觉到我的飞机是出了毛病,我无法看见故障的所在,但某些征候能够表明故障确实是存在的,在轰炸机集合起来,编好队向自己机场飞去以后,我决定在托夫斯克机场落地。

机轮刚一触及地面,飞机突然向右掉头,这表明,右侧起落架或机轮损坏了,机翼也向一侧急剧倾斜,飞机急剧转弯后,就停在跑道的中央动弹不得了。

别的中队的飞机歪倒在起飞跑道上,立即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人们都坐上汽车朝这边跑过来。

两架飞机从机场上空低低掠过,我认出这是吉拉勇中尉和卢舍维中尉的飞机,我向他们摆手示意,叫他们飞回自己的机场去,他们这才朝着马亚基机场的方向飞去。

驻在这个机场的飞行值班参谋见我没有受伤,就下令叫把飞机拖走,尽快离开飞行场地,随后,他就上车走了,牵引车拖着我的飞机在前边走,我跟在飞机的后边察看飞机的受伤部位,想搞清楚飞机在空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在察看过程中,还意外地弄清楚了一个再也不会重复出现的特殊情况。

原来,高射炮弹的爆炸碎片落进进气总管,发动机也因吸进了爆炸产生的烟气而熄火几秒钟,在这几秒钟里,我看到的东西可真多,想起了多少事啊!

损伤是微不足道的,所有爆炸碎片都只击中了机轮,而未伤及发动机,机械师们都惊奇地看看我,又看看我的飞机。

“你可真走运!看来,你的福气还真不小呢!”

“你快去休息吧!明天就能把窟窿全都给你补好。”赫连水明军士说。

我来到指挥塔台,请求驻地的轰炸机飞行大队大队长把我们此次战斗出动的战果和我在托夫斯克机场迫降的原因,转告我们飞行大队,我还报告说,损失了两架轰炸机。

“一架!”轰炸机飞行大队大队长纠正我说。

“不对,是两架!”我坚持说,“这是我亲眼看见的,一架被高射炮炮弹击中,坠下去,另一架迫降在紧靠着大路的一片麦田里了。”

“迫降在麦田里的那架飞机飞回来了。”一个参谋在旁边兴奋地说道。

“他们怎么能够逃得出来呢?”我惊奇地问道。

“勇敢加机智拯救了他们。”大队长微笑着说,“他们刚一落地,就都立即朝着发动机跑去,察看发动机停车的原因,原来,子弹打断了输油导管,发动机得不到汽油,当然就停车了。

飞行员们从随机工具包中找出一段夹布胶皮管,用它把输油导管包裹起来,再用细铁丝捆牢,在一群**子正冲着飞机跑过来的时候,他们驾机起飞了,平时喜欢收集废品以备不时之需的领航员拯救了这个机组的全体成员,就是这么一回事……”

麦田,聚集在受伤飞机头部的人群,朝着飞机迅跑的苏军,立刻生动地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这个机组的成员敢于在敌人的鼻子底下抢修负伤的飞机,随后又果断地逃出死神的魔掌,这需要多么惊人的勇敢精神,需要多么坚强的意志啊!

“跟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吧,我的客人。”驻地大队长邀请我说。

“我实在是迫不得已才成了你们的客人的呀。”

“这是常有的事,咱们是邻居嘛!”从轰炸机飞行大队大队长说话的语气中,我感觉到轰炸机都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听了这样的话,我的心情是颇为舒畅的。

这一次战斗出动,我是满意的,我为轰炸机飞行员们取得的战果高兴,为我这个中队高兴,也为我自己幸而未被敌人的高射炮弹击中要害而高兴。

作客虽好,终究不如在自己家里舒适,他们款待了我,给我安排了睡觉的床位,早晨,我和所有飞行员一同起床,吃早饭,上机场,总之,一切都使我满意,但是,我很想回到自己的飞行团去,那里有我的战友,有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跟这里有些不同,很不相同啊!

我常常暗自比较这里的生活方式与我们那里的有何不同之处,在这里,当我跟随大队长走进食堂的时除,食堂里早已聚集了很多人,这时,有的人站起来了,有的人却坐了下去,就座的飞行员们在等待着女服务员过来收拾餐桌——餐桌上堆满了用过的餐具。

当大队长从那么多人的身边走向自己的餐桌时,这些人竟然视而不见,人们的喧哗,餐具互相磕碰发出的声响,一片嘈杂。

在我们飞行大队里,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形,那才象一个真正的前线飞行大队的样子呢,就说晚餐吧,飞行员们聚集到食堂里来,不仅是为了就餐,而且把它看作是紧张的战斗之后的聚会。

有的人带着伤,有的人带着刚刚赢得战斗荣誉的喜悦,有些战友则从此再也不能到这里来参加这种聚会了,在我们飞行团,晚餐绝不是单纯的就餐而已,我们的大队长,副大队长,参谋长,都很善于趁着聚餐的机会,做一点有意义的让大家都感到舒畅的事情。

在我们的食堂里,每一个中队,都有一条由几张桌子拼凑起来供全中队共用的长条餐桌,晚餐时,全体飞行员同时就座,大队长或者副大队长简短致词后,才开始用餐。

大队长有时讲几句关于牺牲的战友的事迹,有时表彰当天取得战果的英雄人物,音乐尽管并不总能符合飞行员们当时的情绪,但毕竟可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使他们暂时忘却战争的重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