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42章 天空战记二十九

第六百四十二章 天空战记二十九

我们清晰地看见前方有一些浮桥,精神顿时紧张起来,我心里只惦记着一件事:但愿我们的轰炸机能够顺利地突击渡口,我迫不及待地瞭望着各个渡口处都高高地升起爆炸烟柱,我们的轰炸机就要投弹了。

为轰炸机担任直接护航任务的战斗机,正在不顾一切地扫射着敌军高射炮阵地,唉,我用飞机上的无线电设备的话,我立即告诉他们:“要节省弹药啊!”要知道,我们刚刚飞临目标上空,往后情况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那是谁也无法预料的,敌人的米格战斗机随时都可能出现。

我一边爬高,一边望着下方升起的烟柱,我看得很清楚,落在水中的炸弹炸起的烟柱是白色的,落在岸边的炸弹炸起的是黑色烟柱,敌人架设在河上的浮桥被炸毁了不少,我们的轰炸机飞行员们真是好样儿的,他们干得太漂亮了。

轰炸机开始向返航方向转弯,我感到一阵舒畅,心里充满了愉快,可是,好景不长,总共也不过几秒钟的工夫,只见我们的一架轰炸机,就在我的眼前爆炸解体坠了下去,敌人的高射炮弹直接击中了我们的轰炸机。

我气得发疯,剩下这8架轰炸机以三机为单位,象展开的扇面那样,慌忙四散飞去,并且都紧急下降到了超低空,在我们这些轰炸机四周,密密麻麻地布满了高射炮弹爆炸形成的黑色烟团。

我们的轰炸机本应朝南飞,可是,一个三机编队却朝东飞去,而另一个三机编队则继续顺着德涅斯特河边飞,后面还跟着两架,简直是一片混乱,我们的任务是保护所有的轰炸机,也就是保护这个机群,以防敌歼击机攻击它们,可是现在呢……

眼下,空中还没有发现敌人的米格战斗机,我就朝着正在开火的敌高射炮群扑过去,俯冲,大地迅疾向我迎面扑过来,我猛烈扫射,苏军丢下高射炮,纷纷向避弹壕逃去。

退出俯冲时,我向四周一看,只见在5架轰炸机飞行的那个方向上,已经发生了激烈的空战,我们的一架战斗机和两架侦察机,正在与6架敌战斗机纠缠着,我急忙以最大飞行速度向那个方向扑去,我的两架僚机紧跟在我的身后。

一架侦察机,不知为什么,向一边飞去,退出了战斗,这时,只见一架敌机斜向向他扑去,眼见得就要追上他了,我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援救侦察机。

我努力修正机头方向,以便顺路发动攻击,但是,已经很难办得到了,这时,我的右僚机飞行员吉拉勇中尉估量了一下形势,就果断地冲到前头去,咬住了敌机的尾巴,接着打了两个短连射,敌战斗机就象断了牵线的什么重物一样,直向山岗坠落下去,侦察机继续循着原来的方向朝前飞去——他返航了。

还有3架轰炸机正在朝东飞,我决定去追赶他们,这时,我突然发现右前方有4架飞机:两架敌战斗机正在追赶我们的两架轰炸机呢。

我们离敌机很近了,但是,敌人却没有发现我们,大概全世界的战斗机飞行员,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吧:当他们追赶一个几乎完全孤立无援的牺牲品的时候,他们的两只眼睛总是只盯住猎物不放的,战斗的狂热常使他们丧失警觉。

我从敌机的后方咬住敌双机中的僚机,第一次连射就把它揍下去了,敌机起火下跌,敌长机还在拼命地追赶着我们的轰炸机,他至今还没有发现我,现在,它也掉进我的瞄准具光环里了。

两条火龙,象两股闪电一般,同时从我的飞机和敌机中飞出,尽管我已经击中敌机,但它还是以猛烈的左转弯加爬高动作,从我的瞄准具里逃脱了。

这时,我的两位僚机飞行员——卢舍维中尉和吉拉勇中尉猛扑过去,敌机终于被揍下去了!我必须找到那3架轰炸机,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我必须去掩护这3架B-24轰炸机,我总觉得这3架轰炸机至今仍处于危险之中,就在我则刚估量过空中态势,刚刚给自己确定了下一步的任务,并且已经准备掉转机头向要去的方向转弯的时候,突然发生了我意想不到的情况——我听到了撞击的爆音,飞机就象撞在了坚实的气Lang上似的,发动机突然熄火了。

从飞机起飞一直到着陆,飞机发动机那震耳欲聋的响声,一直不停地在飞行员的耳朵里回旋,飞行员在空中所看到的一切,在地面上所看到的一切,他的全部动作,以及他自身的存在——所有这一切,全都与发动机的不停的轰鸣混杂在一起。

飞行员是同时感受着这一切的,当发动机突然停车的时候,那种死一般的沉寂,使我感到自己处在某种难以忍受的空虚之中,处于危险的威胁之下。

又过了很短一小会儿工夫,严重的威胁迫使我不自觉地向地面看了一眼,在我的作战实践中,是有过这种情形的,在鲁特河上空出事的那一次,我也是立即想到了要找一块平坦地面迫降。

不过,那时发动机还继续工作了一段时间,可是现在呢……地面上的一切,我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在我的机翼下方,是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的麦田,麦田的两侧都有大路经过,大路上尘土飞扬,汽车在川流不息地行驶着……

一切都完了……从这里我是无法逃回去的。

就在这时,发动机突然自动启动起来了,飞机猛然向前冲去,发动机的响声这时听起来可真格外悦耳!发动机停息了多长时间,我说不清楚,发动机为什么会突然停车?又为什么会突然自动启动起来?这可真是一个谜。

不过,我无暇去想这些,我的注意力被另外一件事吸引过去了,遭到苏联战斗机攻击的那一架轰炸机,就迫降在我刚才选定的迫降地点——大片麦田上。

由于我的发动机出了故障,才使这架轰炸机上的战友落了难呀!我很难过,可是,我又无法去援救他们,我看见远处飞着3架轰炸机。

在我向他们靠拢的时候,我想起了顺着斯特河一直朝南飞去的那几架轰炸机,有一架战斗机和一架侦察机为他们护航,我想,那里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我们没有保护好那一架轰炸机,我们的良心是有愧的,那些搞乱了队形的长机们的良心也应该是有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