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41章 天空战记二十八

第六百四十一章 天空战记二十八

早晨,赫连水明郑重其事地向我报告说,飞机准备就绪,我坐进打了补丁的飞机的座舱,向起飞线滑去,发动机的马力很足。

……我们向利齐飞去,大队长决定,全大队以超低空飞行对敌占机场发动突袭,他带着僚机飞在最前头,他最先看到了熟悉的利齐的轮廓在远方显现。

我们的攻击机做了准备投弹的急跃升动作以后,整个机群就向目标扑过去,敌人的米格战斗机,苏式轰炸机,拉式攻击机,汽油加油车,一齐在我们的前下方露了面,我们对准目标投下炸弹,霎时间,爆炸、烈火、浓烟笼罩了敌占机场,让敌人记住我们对他们的惩罚吧。

在攻击机再次进入的时候,我的中队对敌高射炮阵地发动了进攻,敌人在机场周围布署了很多高射炮,我们发动了攻击。

快要俯冲到地面的时候我开了火,敌机不能动了,不行,非把它打起火不可!我们的飞机继续用机炮向敌占机场扫射,一架架敌机都动弹不得,只有等着挨揍的份儿。

担任强击任务的攻击机,正在做最后一次进入,他们在对敌停机坪投弹,扫射之后,低空向东飞去,我目送着他们离去,并习惯地数了一遍,奇怪,怎么少了两架飞机呢?在他们盘旋的时候,我见到的一直是16架呀,怎么现在只剩下14架了呢?难道那两架提前返航了?

这种情况倒是常有的,比如,在飞机被敌高射炮火击伤或者飞行员负伤的时候,我又搜索一遍,空中连一架飞机也不见,我又朝着敌高射炮俯冲过去,扫射一通,随后,就同吉拉勇中尉一起超低空飞行,去追赶自己的机群,我又数了一遍,依旧只有14架。

强击成功的高兴情绪,立即被焦虑不安情绪所代替,我开始回忆刚才空袭敌占机场时的情景,敌人的高射炮是绝不可能接连击落我们两架飞机的,要是出了这种事情,那我们是会发现的,也许这两架飞机空中相撞以后坠毁了吧?突然少了两架飞机,这个谜……

我简直不敢相信,出动时是18架,返航时却只剩下16架,难道是我在俯冲扫射敌高射炮阵地时没有看仔细吗?

飞机都开始着陆了,我和吉拉勇中尉是最后落地的,我又数了一遍,依旧只有14架……

我们带回来了胜利的消息,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悲痛,因为我们的飞行大队长和他的僚机飞行员宪金上尉都没有回得来。

在我们这个机群中,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牺牲的,在这种情况下,只好由我们大家把各自亲眼见到的片断凑在一起,加上猜度,去解这两架飞机失踪之谜了。

情况不明比悲掺的结局更使人心情沉重,更令人难过,我们谁也没有见到大队长和他的僚机飞行员是怎样突然失踪的,我们的战友不在了,全大队最爱戴的人不在了!

我们机群中的一个飞行员好不容易才回忆起一个情况来:他们不知为什么朝着东北方向飞去,他们在离开机群的时候,降低了飞行高度,似乎打算在转弯以后再次攻击敌停机坪,此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了。

第二天,我们完成任务返回机场以后,都急着打听大队长的消息,但是,集群司令部都提供不出任何情况来。

情况不明使我焦虑不安,心情沉重,我甩掉了降落伞,用胳膊肘支撑着身体,斜靠在机翼边缘沉思着,竟未察觉参谋长的小汽车已经驶到我的跟前。

“你怎么垂头丧气的呢?”参谋长一边下车,一边问道。

“太糟糕了,长官。”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脱口而出,“如果我们继续这样干下去,那用不了多久,整个飞行大队就会报销个精光。”

“这是战争……”参谋长没有正面回答。

“您说的对。”我说,“但是,为什么老是派小机群出动去强击敌占机场呢?敌人有那么多高射炮,而我们却为什么总是16架、18架地出动呢?敌人的高射炮会把我们一个一个地敲下去的,直至全部敲光为止,照这样下去,整个飞行大都得报销精光!”

参谋长走近一步,把手放在我的肩头上说,“难道我就不懂得这个道理吗?我很懂!每一次他们都叫我派一个中队出动,而我却总是派出多几架飞机,我常为这件事挨训斥呢。不过,我不在乎就是了,尚空谈的战略家太多了!你别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不要当着别人的面说起你刚才对我说的那些话。有的人正在斜着眼睛看你呢。懂了吗?”

“我懂了,长官。”

“懂了就好。现在,你那个中队准备出动,去为你的老相识——轰炸机护航。”

“是大飞机吗?”

“你的记性还真行啊!”参谋长微笑着说,“在我们的北边,局势很紧张,轰炸机的任务是清除莫吉廖夫-波多利斯基一带的敌军渡口。”

参谋长向旁边的停机坪走去,我马上就要向托夫斯克以北地区出动了,那里的局势到底如何呢?难道苏军突破了斯特河防线?

我的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我向左右看了两眼,我的两架僚机都紧挨着我飞行呢,一种拥挤、绕身的感觉,又开始困扰我,现在,尽管我不得不同意飞三机编队,但我却感觉到,这种队形,对我们三个人来说,都是一种累赘,这样因循守旧,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一次出击,我的任务是带领我的战友去掩护轰炸机机群,说实话吧,我是有些担心的,当我接受这项任务时,我真有些不寒而栗。

这一次出动,一开头就碰上了麻烦——我们到达集合地点以后,在集合地点上空盘旋来盘旋去,过了好久,始终不见轰炸机机群飞来,到底是他们迟到了呢,还是我们来得过早了呢?现在应当怎么办呢?

在我的下方有一个机场,不知是哪一个部队在这里驻扎着,照理说,他们应当派出战斗机为轰炸机机群担任直接掩护任务,现在,他们的战斗机尚未起飞,我们倒是可以先在这里着陆,在机场上等候轰炸机机群。

我们早已知道,只要我们落地,汽油加油车马上就会开过来给我们的飞机加油,可是,万一恰在这时轰炸机机群来到可怎么办呢?我们在这个机场上耽搁了时间,就得落在轰炸机机群的后头,不行,不能着陆,我们又盘旋了一圈儿,就在这时……

来了!我带领着我的中队向轰炸机机群靠拢,刚刚从这个机场起飞的一架战斗机和两架侦察机,也都正在向轰炸机机群靠拢,现在,有18架战斗机为轰炸机九机编队护航,那是万无一失的。

我们顺着斯特河向正北方向飞去,前线已经移到斯特河一线,敌我两军隔河对峙,这至多不过是最近才形成的态势,所以,我们觉得,在斯特河左岸的上空飞行是可以放心的。

可是,完全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敌军的高射炮突然向我们开火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这里也有**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