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40章 天空战记二十七

第六百四十章 天空战记二十七

我们这个中队以前在一起的弟兄只剩下吉拉勇和我两个人了,剩下的熟悉的战友都不在队伍了,吉拉勇的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儿呢?我们互相援救过那么多次啊!为了我同吉拉勇的战友情谊,为了给死去的人报仇,今天我非要去执行任务不可!……

维修工程师把准备就绪的飞机交给我试飞,我扔掉拐杖,扣妥降落伞背带,就进了座舱。

飞机在起飞滑跑阶段一切正常,可是,起飞以后,起落架却无论如何也收不上来,一检查,起落架收放系统工作正常,原来是固定锁出了故障,只好马上着陆,机械师们又忙碌了一阵。

故障刚刚排除,指挥塔台就来电话通知说:全大队准备出动,去轰炸利齐。

是啊,必须去突击我们原来驻扎过的机场,因为现在那里驻上了苏联飞机,我们飞行团的飞机,早就对利齐机场发动过突击,那里的飞行场地早被我们炸得弹坑累累,那一次,我们只有6架飞机,而要对付的却是18架米格飞机,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激烈空战中,洛夫中尉又牺牲了。

怀念他们的心情,渴望着去支援吉拉勇的强烈愿望,驱使着我立即归队,立即与机群一起出动去执行战斗任务,大队参谋长批准了我的要求。

我坐进飞机座舱,滑行到起飞线,前头的那两个三机编队起飞以后,我加大了油门,发动机的马力发挥得很好,飞机的滑跑速度在迅速增大,机尾已经抬平,飞机就要离地了,在这极其紧要的关头,发动机却突然停车了!

这里是跑道的尽头,再往前,飞机就无处可跑了,我急忙按下刹车手柄,并立即转弯,飞机一直冲到玉米地的边缘,好不容易才停下来。

我坐在座舱里想: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发动机为什么突然停车?我看了仪表一眼:燃料和滑油都有呀,我又动了动开关,也都没有问题,开头,我只不过是茫然不解而己,后来竟失去了自信心:难道只隔六天工夫,我的动作就生疏了吗?

伊诺大队长坐着小汽车赶到。

“出了什么事?”

“我也弄不清楚,发动机突然停车了。”

“是不是你扳错了开关,关断了油路?”

“好象不是,我的动作没有做错呀。”

大队长两眼盯着我,很不满意。

“赶快滑到一边去,离开飞行场地。”

大队长是怎样想的我不知道,但我自己却感到很尴尬,机械师们也跑过来了,从他们的眼神里,我看得出,他们也在怀疑我。

我把飞机滑行到停机坪以后,大队机务参谋科佩洛中校爬到机翼上来,惊慌不安地问道:“怎么一回事?”

“在起飞过程中,发动机突然停车了。”

“我来试试看。”

大队机务参谋启动了发动机,把油门杆推到最大油门位置。

发动机怒吼起来,就象飞机做大角度急跃升动作时发出的轰鸣。

“太棒了!”大队机务参谋关断点火电门,翘起大拇指说:“在整个达维亚上空飞它一圈儿,也不会出问题的。”

怀疑的目光,又一齐向我投过来,我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实在难堪,难道他们都以为我是胆小鬼,故意骗人吗?

“你干的好事!”他们的目光,不正是暗示着这一层意思吗?这可真使我透不过气来。

“我没有做错动作!让我再试一次。”

我坐进座舱,启动了发动机,一切正常,大队机务参谋得意地笑了。

我收油门,又把油门重新加大,这时,发动机突然熄火了。

大队机务参谋再次坐进座舱,尽管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然而,发动机却再也启动不起来了。

“你们要向我交代清楚!”大队长大发雷霆,但他暂且还不想表露自己的看法,现在他明白了:油箱装得满满的,可是,燃料却流不过来。

机械师们急忙着手排除故障,我在一旁踱来踱去,心情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我在想,当时,如果发动机停车稍迟几秒钟,那我早就葬身于飞机残骸之中了。我艰苦跋涉,好不容易才回到了自己的机场,要是在起飞过程中不明不白地落得个机毁人亡的下场,那该多么不值得啊。

发动机停车的原因,很快就弄清楚了,原来,输油管路的单向活门装反了方向,燃料无法从中央油箱流进后油箱,后油箱的油泵当然打不出油来,那滴漏过来的星星点点的汽油,一下子就烧光了,发动机当然停车了。

“我要把你送交军事法庭!”大队长对着机械师大发雷霆,“我的飞行员差一点叫你给断送了,我的飞机也差一点叫你给毁了,你这个马虎大意的糊涂虫!”

机械师吓得脸色都变了,手足无措地呆立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一声也不敢吭。

“不要送交军事法庭了吧,他只不过犯了一个错误而已。”我插话说,“他们是在忙乱之中出的错,加之不甚熟悉这种飞机,调换一个机械师就是了。”

大队长坐进小汽车,汽车没走多远就停住了,大队长把车门开了一个缝儿喊道;“我叫赫连水明负责维护你的飞机!”

“是!”我答道。

“是!”赫连水明军士也高兴地答道。

在他们检修我这架飞机的时候,执行任务的机群返场着陆了,我们即将离开机场,听说明天早晨又要飞往利齐去执行任务,集群司令部老是在那个固定不变的时间里派飞行员出动去执行任务,航线也老是固定不变,一些人眼下还没有想到这样死板是很欠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