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53章 天空战记四十

第六百五十三章 天空战记四十

我和卢舍维中尉又被叫到指挥所去,命令我们出动去执行侦察任务:查明苏军向东北方向推进的路线。

我们从古拉耶夫城向正北方向飞去,打算随后向西转弯,到苏军占领区去,这时,迎面飞来一架毫无掩护的敌侦察机,敌人实在欺人太甚了,竟敢在领空如此大摇大摆地飞行。

那好吧,我现在就让你清醒清醒,让你知道你们这些家伙是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我逼近敌机,狠狠地射出一长串炮弹,敌机翻了个跟头,就栽下去了。

还没有等到我把这架敌机彻底送回老家去,我就发现四周突然闪现出无数条高射炮弹的弹迹,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离尼古拉耶夫城还不到50公里远呀,这里怎么会有苏军呢?尼古拉耶夫城不是还在过着平静的日常生活吗?

我仔细一看才发现,苏军坦克正以排山倒海之势,顺着因古尔河向尼古拉耶夫城迅速推进,必须立即把这个新发现的情况报告上去!

我突然提前返航,大队部里的人们都大为不解。

“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出了什么事?”副参谋长一边问着,一边翻开值班日记,准备记录报告内容。

“在尼古拉耶夫城以北,发现大批苏军坦克。”

“你没有看错吗?”

“是我亲眼所见。”

他急忙接通集群司令部的电话,向集群司令部报告,这时,我见他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他放下话筒就气呼呼地问道:“你为什么中断了侦察任务?”

“这怎么能叫做中断呢?我认为,我这样做是义不容辞的。”

“集群司令部要求你做出解释:你为什么不朝着东北方向飞?你提供的关于苏军坦克的情报,集群司令部认为这是你凭空捏造的。”

“那么说,我们都是瞎子了,长官?如此对待侦察情报,这简直就是……”

我本想说这简直就是背叛!可是,话到嘴边我咽下去了。

“你喊叫什么!”副参谋长打断了我的话,“你出去!”

那好吧,我出去,我激愤地离开了指挥所,他们不相信我和卢卡维中尉,我们发现了至今还无人知道的敌坦克集群,反而遭到辱骂,对我们如此不信任,这使我无比气闷,无比难过。

我和卢舍维中尉朝着我们的飞机走去,继续值班待命,在地平线上暂时还看不出敌军进逼的任何迹象,但是,我和卢舍维中尉都十分清醒地知道,敌军已经离我们不远了。

傍晚,我发现在树林的背后升起黑黑的烟团,从那个方向传来了爆炸声。

“雷少校,大队长叫你!”

我朝着指挥所跑去。

伊诺大队长迎面跑了出来。

“你们赶快起飞,去看看那边是怎么一回事。”大队长说话的声音有些反常。

我们刚刚升空,一眼就清清楚楚地看见大批苏军坦克,它们正顺着两条大路向前推进,在城边汇合成一个纵队,我不由地想到了那些做梦也没有料到大难已经临头,却还在船坞上和工厂的车间里继续埋头劳动着的人们,那些还在街心公园里无忧无虑地玩耍着的儿童,炮弹眼看着就要落到他们的头顶上了,而我却完全无力去搭救他们,我真为他们担惊、难过!

为了能够看准下面确实是敌军,我决定从敌坦克纵队上空飞过去,做进一步试探,敌人的高射机枪朝着我们开火了,卢舍维中尉的飞机中弹,他的飞机尾部拖着一条细细的银色飘带——油箱被击中,汽油漏出,飘散在空中。

“可千万别起火!但愿它能够哪怕是很吃力地飞回机场去呢。”我盯着卢舍维中尉的飞机,不免暗中为他捏着一把冷汗。

总算走运,一切危险全都顺利地摆脱掉了,着陆后,我把飞机直接滑行到指挥所去。

那里挤满了人,我把大队长请到一边去。

“那边的情况如何?”他问道。

“苏军坦克离我们只有五公里左右了。”

大队长急忙跑到电话机旁,向集群司令部报告我们亲眼见到的一切情况,我一边听着对话,一边在想:难道他们至今还信不过我们吗?

“全体,准备出动!”大队长下令。

我们都朝着各自的飞机走去,在卢舍维中尉的飞机跟前,好几位机械师正在忙碌着,他们正在用木塞堵塞油箱上的漏洞呢。

我一直在掂记着尼古拉耶夫城,要是集群司令部认真对待我们原先的侦察报告,那我们完全有可能在尼古拉耶夫城外把敌军阻滞一段时间,可是现在呢,我们的步兵可够受的了。

我们起飞后,没过几分钟就飞到尼古拉耶夫城以北,对这里的敌军纵队发动了俯冲攻击,扫射了敌军车辆以后,我们就转弯向东飞去。

在离赫尔松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叫切尔诺巴耶夫卡的村子,上面通知我们说,这个地方的唯一标志是,那里停着很多各种型号的飞机,我们退到聂伯斯河的跟前了,我们被迫退到这条大河的右岸落地,河的左岸离这里可太近了!……

在切尔诺巴耶夫卡机场的宽敞的飞行场地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飞机,与其说这是前线机场,倒莫如说它更象航空展览会。

我和卢舍维中尉在一条狭窄的空闲跑道上落了地,随后,就滑行到一边去,与各型飞机为邻,在我们朝着这一小块地方滑行的时候,我发现,这里的飞机类型之多,几乎包罗了当时所有的机型。

这里有老式的P-51型二战时期的战斗机,现在的a-10攻击机,有实验性质的高高尖头的a-11攻击机,还有B-17轰炸机、B-24轰炸机、新式的B-10双发前线轰炸机、直升飞机……这么多飞机挤做一堆,看上去,那简直就象是由各种各样的大鸟组成的鸟群,飞得累了,落在这里暂歇。

这可是一支强大的力量啊!这种场面给人留下的印象是组织严密,井然有序——各种类型的飞机顺着机场周边整齐地排列着,场地使人感到拥挤不堪还因为不断有新的机群在这里落地,这一切都表明,空军在后撤!飞机全都聚集到这里来,是因为西面临海,北面又有敌军坦克进逼。

还要往哪里撤退呢?谁也无法知道。

飞机上了天,那可真是八面威风,可是,在这里呢?挤作一团,孤立无援,可也真够可怜的!

数小时后,苏军轰炸和攻击了正在大路上朝着聂伯斯河方向撤退的我军地面部队,在这之前,聚集在这里的各个飞行大队,都已经知道了各自在聂伯斯河彼岸的驻扎地点。

敌机投下的炸弹,惊起了这个庞大的鸟群,只用了几分钟时间,所有的飞机即已全部升空,我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场面--不同类型的飞机,几乎同时从不同方向滑跑、起飞,有时竟出现一架飞机几乎是从另一架飞机身上跳过去的惊险场面!

我和卢舍维中尉谁也没有抢先起飞,而是从空闲着的场地起飞的,没过多久,宽阔平静的聂伯斯河就展现在我们的机翼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