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52章 天空战记三十九

第六百五十二章 天空战记三十九

在战事频繁的那些日子里,有一天,2架从未见过的飞机在我们机场降落,从外形上看,很象歼击机,但体积却看起来像中型轰炸机那样大,所有飞行员都跑来围观这2架飞机,一时之间,话匣子都打开了。

“这是什么啊!”

“当然是新的攻击机了。”

“多好的攻击机呀!”

“简直是飞行坦克!”

“这种飞机什么都不怕,下面有防弹钢板保护着,两侧也有防护钢饭,前风挡还是防弹玻璃做的呢。”

“驾着这种飞机去打仗,也是一大享受呢。”

“等亲自试飞以后,再夸奖它也不迟嘛。”费吉少校插话说。

“那你就去试一试吧,送来这2架飞机,就是要让我们试评的。”大队长说。

“我现在就想试一试。”费吉少校的兴致颇高。

“那你就准备吧。”

大队长也建议我改飞攻击机。

“那得等我试飞过以后再决定。”我说。

“那就是说,你非要亲手试一试,才能决定改与不改,是吗?”

“不但要亲手试一试,还要亲脚去试一试呢,大队长。”

“那当然了,只有飞上天去,才能真正摸准好坏。”大队长赞许地说道。

送来a-11型攻击机的那几位飞行员当上了我们的飞行教员,我坐进座舱以后,立刻感觉到座舱里边很宽绰,就象坐在马车上那样自在,这座舱可真舒适!我熟悉一下各种仪表的布局,试了试操纵系统,就启动了发动机。

我自认为是一个刻苦好学的战斗机飞行员,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改飞其他机种的飞机的,不过,我很喜欢这款攻击机,因为它的速度快,发动机马力也大,还有机关炮、炸弹、火箭弹,用这种飞机进行空中格斗,我想一定能行。

飞机起飞时我是半个攻击机飞行员,落了地我依旧是战斗机飞行员。

“这种飞机怎么样?”大队长问道。

“好极了!不过,我不想改飞别种飞机。”

“费吉少校可愿意了呢。”

“那是他的事,软玉温香,玲珑剔透,安稳又保险嘛……”

大队长听出来我说的是开玩笑的双关语。

“明天,你的任务就是掩护它,到那时,你就能亲眼看见这种飞机该有多么厉害了,它哪里是什么飞机呢,那简直就是威震敌胆的晴空霹雳!”

“设计师们大概正在为改进战斗机动着脑筋呢,我们会得到比F-10更好的飞机的。”

“看来,你是认定要当一辈子战斗机飞行员了,这很好,有志者事竟成嘛。”大队长微笑着说。

我朝着停机坪走去,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一群敌轰炸机正从海上向我们下了锚的浮动船坞方向飞来,我没有等待命令就跳进飞机座舱,接着就起飞升空了。

岸上的高射炮对敌轰炸机开了火,我也对敌机发动了攻击,我打出去的炮弹恰与高射炮弹的炸点溶合在一起,一架敌机起火,机上人员纷纷跳伞逃命,其余敌机慌乱地丢下炸弹,掉头就跑。

敌机降低高度,紧贴水面飞行,使我很难于向它们发动攻击,我向敌机逼近,俯冲,射击,离海面太近了,飞在最后边的那架敌机掉队了,冒烟了,我真想把它彻底送回老家去,可是,我的炮弹打光了。

我环顾四周,已经看不见海岸线,该返航了,可惜的是,我没有把第二架敌机揍下去,不过,返航时我是高兴的,因为我没有离开我的伙伴——F-10飞机,去改学别的机种,我驾驶的依旧是和我脾胃相投的战斗机。

落地以后我才知道,我们昨天才离开的那个位于别廖佐夫卡城郊的村子,今天早晨就被苏军占领了,一位汽车司机好不容易才逃脱苏军摩托自动枪手的追击,他亲眼看见苏军如何枪杀从食堂里逃出来的当地女服务员。

站在我身边的谢维中尉低下了头,若有所思地说:“可怜的姑娘们啊,太可怜了!……库房也怪可惜了的。如今我只好把这件短了下摆的上衣,一直穿到战争结束的那一天了。”

“要是你能穿着这件烤焦了的上衣活到胜利的那一天,那人家可就要把它送进历史博物馆里去做历史的见证了。”

“那倒不错。”

别廖佐夫卡离图兹雷这个地方可不算很远。

我们飞行大队在图兹雷没住上几天,就飞越布格勒河,转场到赫尔松去了。

我们的机场座落在城以东,我们从这里起飞多是朝着德萨力方向飞行,只要我们升空,就都想看城市一眼,我们感兴趣的与其说是这座城市的规模、成荫的绿树、众多的工厂,莫如说是它那宁静的生活气息。

你看,工厂的烟筒正在慢条斯理地冒着烟,河湾上和造船厂里停放着正在建造中的船舶,电焊的火花,犹如闪电一般,时隐时现,来往行人那色彩绚丽的衣着点缀着大街小巷。

我们继续向西飞去,我在想:那河湾宽阔的南布格勒河,也许会成为对敌人发动决定性反击的地段吧,可是,我们只不过飞行了15-20分钟,情绪就发生了突变,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突然向我猛烈袭来,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极其沉重的物体压在我的心头。

现在,这令人痛彻心肺的景象就摆在眼前,你看,那不是吗,大路上尘土飞扬,草原上腾起了无数烟柱,敌军正从北边向着海边蠕动,向着沿海城市和乡村推进呢!

苏联造的宽额头载重汽车,短得几乎成了方块儿的苏军坦克全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了,我们心里都十分清楚,苏军的企图是切断我们的后路,包围城市。

我们每一次出动去侦察,都特别注意仔细观察沿海一带的每一条大路,无论如何也要看清楚大路上是否还有从这里后撤的人流在移动,我军是否守住了这些向东撤退必经的走廊,上级就根据我们的侦察报告,下达强击任务,派出战斗机和攻击机群到这个区域去打击敌军集群。

看来,敌人的米格机和拉式轰炸机,都已经进驻到我们原来驻扎过的各个机场了,我们每一次出动几乎都必定与敌机遭遇,敌人企图独霸神圣领空,迫使我们完全丧失活动余地,在战争中,我们是绝不允许他们如此放肆地在领空任意胡作非为的。

可是,现在呢?唉!当时,最大的危险来自敌军地面部队,我们飞行部队剩下的飞机实在不多了,只有开战前的一半,而且补充的很慢,我们只能自我安慰地想,我军正在什么地方构筑不可逾越的防御线呢,也许是在聂伯斯河一线吧,大后方正在组建预备队呢,正在大量生产着飞机、大炮、坦克呢。

如果没有这种信念的支持,如果不是看见了古拉耶夫城里的大烟筒还在慢条斯里地冒着烟,那我们简直是无法活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