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64章 天空战记五十一

第六百六十四章 天空战记五十一

当步兵营长来到这个制高点时,范家明中尉早已离去——他去拖他那架几吨重的飞机去了!不过,营长到底还是设法找见了这位英雄,营长拥抱这位真正的英雄,说道:掌握这个制高点对他们这个步兵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他向范家明上尉保证,一定为他请功,听说,当人家纷纷赞扬他的时候,他只是开一句玩笑了事。“唉,要是你们这些人当中谁有眼力见的话,马上给我端来双份的好饭菜就行了……”

我们一起来到食堂,范家明上尉脱去外衣,我见他胸前佩带着一枚崭新的一级勋章,他对食堂女服务员说:“请给我来双份的。”

他说着,随手从上衣口袋里调出一张备忘卡片来,摆在女服务员面前,我顺手拿起来,只见那上面写着:“不论哪一个场务单位,都必须向范家明上尉提供双份饮食。伍思想。”

谁不知道伍思想上将是我们空军的总司令呢!备忘卡片上有他的亲笔签名,那是无可怀疑的。

后来,范家明上尉成了我们大家的好朋友,也许他对我更好些吧,他要离开我们回本大队去了,临别时,他习惯地举起一只大手来亲切地向我们告别:“再见了,战友们!”

在闻到南方早春气息的时候,我们大队回到了主机场,积雪刚刚开始融化,山岗和大路也渐渐地露出了黑土地,我们这个飞行团又增添了一大批很能作战的新飞行员,不少乌拉尔联邦的老战士,象莫萨上尉、费奥多罗上尉、列奇卡洛中尉等人也都离开医院返回部队来了。

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们的攻击机中队使用的依然是那些陈旧的打了补丁的a-10飞机,不过,a-10型飞机自从装上火箭弹以后,我们觉得它是靠得住的了,甚至觉得它还是一种很厉害的战斗机呢。

有一次,我们的F-10飞机与6架a-10型飞机,共同执行一顶强击任务,在我们投弹、扫射以后,12架敌机,呈密集的一字展开队形突然朝着我们冲过来。

a-10型飞机首先对敌机发动了迎头攻击,当时我们战斗机的位置稍微有点靠边,我们就抢时间爬高,以便在a-10结束攻击对紧接着对敌发动攻击,敌机飞行员见自己的机群面临着遭受迎头攻击的危险,连忙把队形收缩得更为密集。

当敌机接近到火箭弹的有效发射距离时,一架a-10型飞机立即发射6枚火箭弹,6条火龙一齐朝着敌机群飞去,只见火光一闪,5架敌机当即凌空爆炸,5架敌机同时起火,一齐向地面坠去,残余敌机慌忙躲闪,没命地逃跑。

在整个中苏战争的漫长岁月里,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如此痛快淋漓的火箭弹齐射,如此壮观的空战场面。

1950年冬,苏联空军更新了装备,在我们这一带前沿上空,敌人以新式的米格-15式喷气飞机取代了原来的侦察机,我军地面部队对这种敌机恨之入骨,它们长时间地在我军炮兵阵地上空,在战壕上空逗留不去,为**子的炮兵校正弹着点。

我军步兵无法对付敌人的这个眼线,这种所谓的炮兵的眼睛使我们的步兵吃了不少苦头:常常突然遭到敌人炮火的袭击,突然遭到敌轰炸机的轰炸,反冲击失利……真是不一而足,损失惨重。

要是哪一个战斗机飞行员能把这种敌机给揍下去,那我军地面部队所有的人都会为他热烈鼓掌欢呼的,飞行员们也都觉得,要是能把这种炮兵校正飞机揍下去,那可是立下了一项莫大的功劳。

1951年春,为了把它揍下去,我们牺牲了一位战友——出色的飞行员尼基京上尉。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尼基京上尉在返航途中,发现一架敌机正在我军前沿上空逗留不去,他顺路对这架敌机发动了进攻,可是,敌机熟练地躲过了他的机弹,这使他很恼火。

当他准备再次发动攻击时,负责掩护这架炮兵校正飞机的两架战斗机,突然从高空向他扑来,在这种情况下,尼基京上尉显然无法对这架侦察机下手,加之飞机剩油无多,只好作罢,他与两架敌战斗机稍事周旋就返航了。

那些日子,我和尼基京上尉共用一架飞机,我们两个人轮流着飞,因此,他落地后,我是第一个去接他的,他从机翼上跳到松软的地面上以后,竟然大骂起来,他是很少说骂人话的,看来,他准是碰上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什么事情把你气成这副模样呀?”

“你不知道,我跟它靠得那样近,可就是打不上它,可惜,我没能把它揍下去,我真丢脸!”

接着,他就说起攻击的过程,我一听就明白了,原来,尼基京上尉一见侦察机就激动起来,急于干掉它——他早就想要把这个魔鬼干掉,要是他先爬高,随后从高处俯冲下来猛烈开火,那就准能奏效,这样的突然攻击总是很难对付的,我立即向他说出我的看法。

第二天早晨,又是尼基京上尉第一个出动去执行侦察任务,我则驾着教练机飞往友邻机场,我们的修理厂在那个机场上,派我去试飞修理好的飞机,然后,驾上修理好的飞机飞回本大队驻地。

我原想赶在尼基京上尉落地以前,把那架修理好的飞机送到本场落地,因为我不愿意让我和他共用的那架飞机闲置在机场上,可是,我终于未能按时赶回机场来,我一边飞着,一边埋怨自己迟到了,我在本场落地以后,使我吃惊的是,我们那个停机坪竟是空荡荡的?

“他大概被敌人击落了。”机械师伤心地说。

我也在想:他可能迫降了,象他这样坚强的飞行员,是不会轻易扔掉飞机的。

我们一直在往各处打电话询问尼基京的下落,派人四处寻找,一直等到晚上,仍无音信。

晚饭后,飞行员都聚集在地下掩蔽部里,都在为尼基京上尉担忧,他的老同学特鲁德上尉一直在没完没了地反复放送着同一张唱片,接连放了不下十遍——只是因为唱片上的歌词中有一句是--你已经不在人间……

我难过得受不了,关断了唱机:“不要再这样伤感了吧,特鲁德。”

门响了,是他吧?不是,进来的是大队的一个参谋。

“集群司令部来电话说,飞机摔在前沿地区,飞行员没有跳伞。”他报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