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65章 天空战记五十二

第六百六十五章 天空战记五十二

第二天一早,我们大队的一批战友便乘车来到前沿阵地,步兵营营长走到观察所的射孔跟前,把飞机坠毁地点指给大家看,接着,他就讲述尼基京上尉单机对付4架敌战斗机的一场众寡悬殊的空战。

起初,侦察机在前沿上空逗留不去,突然,我们的一架战斗机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从高高的云上立冲下来,那简直就象神鹰一般,径直朝着敌炮兵校正飞机猛扑过去,开了火,敌机当即起火坠落。

这时,4架敌战斗机突然冲出来,朝着我们的飞机猛扑,我们的单机与4架敌机拼死搏斗,终于击毁一架敌机,紧接着又撞毁了一架,这时,只见我机的机翼也飞去了一半,这位勇敢的飞行员连他那架身负重伤的飞机一起摔进沼泽地里去了。

从我们飞行大队来到前沿阵地的这一批战友,在夜色掩护下,来到出事地点,只见机翼和尾翼的碎片,七零八落地飞得到处都是,而发动机和飞机座舱则已钻入地下好几米深,大家拼命地用手挖泥土,想把飞机残骸挖出来,把尼基京上尉的遗体起出来。

可是,土坑刚刚挖出,立时被水淹没,随挖随淹,又完全无法排水,我们的战友尼基京上尉在建树了英雄业绩以后,他的遗体就这样永远埋葬在米乌斯河边马马耶附近的沼泽地里了。

没过几天,我们飞行大队又为牺牲的所有飞行员举行了隆重的送葬仪式,那些经过严峻的空战考验、受过敌人高射炮火洗礼的战友,竟因某些人工作疏忽大意而断送了性命。

在李强建中尉牺牲以前,所有飞行员都拒绝在攻击机上安装座舱盖,因为在高速飞行时有的座舱盖打不开,遇到紧急情况,飞行员无法从座舱里爬出来跳伞,可是,李强建中尉的飞机在送厂修理期间,修理人员忽视了飞行员的意见,竟装上了座舱盖。

于是,惨痛的后果发生了,那一次,李强建中尉刚起飞,飞机的操纵系统就被什么东西突然卡住了,飞机就象从天上掉下来的一块大石头,急速坠落下去,而飞行员却又打不开座舱盖,无法跳伞,终于牺牲在飞机残骸之下。

后来,在机身内的操纵系统连杆处发现了一柄铜榔头,是修理钳工忘记在那里的。

我和他多次共同执行战斗任务,他的不幸逝世和尼基京上尉的牺牲,对我的刺激很深,我变得暴躁易怒了。

这是一个没有花香的春天,在一个阴沉沉的日子里,集群司令部把我叫了去,参谋长告诉我说,前不久,一个苏联飞行员驾驶一架米格-15喷气机在我方地区落地。

“我们打算把你编到特勤组里去。”他说道,“需要试飞这架战斗机,需要好好摸摸它的底细,你愿意干吗?”

我不假思索地答道:“愿意。”

这是敌人的武器,地面部队常常缴获战利品,拿起敌人的自动枪、机关炮、步枪去消灭那些持着这些武器闯进我国领土的敌人,而我们飞行员呢?直到现在,所能见到的只是敌机的残骸。嘿,这回该轮到我上天去试试这个瘦小子了,可不知道他听不听我使唤。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尽快离开我们的机场,飞到指定的新切尔卡斯克去,大队长刚一批准我同伊科林上尉一起驾教练机起飞,我就不顾强侧风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而强行起飞,结果飞机在跑道上急剧打转,扭断了一侧的起落架支柱。

“瞎胡闹!”大队长在指挥所跟前听说我违反起飞规定时发了脾气,“你看见那边的土堆了没有?”他突然问我。

“看见了。”我向大队长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答道。

“要是你对正那个方向冲过去,那才好呢,你给我用两条腿走到那边去看看!”

大队长这回真生我的气了,不过,我了解他,过一会儿,等他消了气,他准能再给我派一架飞机。

村落、煤堆、矿场、大路、草原,大雪天已经过去了,温暖的春风吹醒了沉睡的大草原。

一只火红色的狐狸,听见飞机发动机的响声,吓得狂奔起来,坐在后舱的伊科林上尉首先发现了这只狐狸,他顿时产生了打猎的欲望,你看他那高兴劲头儿,可真差一点儿没有从座舱里蹦出去。

我也极想吓唬吓唬这只野兽,追他一通,我一推机头,冲了下去,机轮简直要擦着去年留下的禾茬了,狐狸大概意识到,一直朝前跑去是无法摆脱这个空中怪物的追踪的,于是,它开始兜起圈子来,我也跟着它兜了好几圈儿,只听得伊科林上尉在背后一边叫喊着抓住它,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我也真想用机轮把这只狐狸按住,不过,我在一阵狂热之余,头脑里突然闪现出大队长的身影。

要是大队长见我驾着飞机追狐狸,他会说我什么呢?我正在干着蠢事呢!

我在草原上空把飞机拉起来,立刻觉得视野宽阔多了,眼前敞亮多了,坐在后舱的伊科林上尉也安静下来了——大概他还没有玩得尽兴吧。

飞到机场上空,我立即辨认出夹杂在我们那些飞机当中的那架米格喷气战斗机。

这也算是紧张的空战之余的一个小小的插曲吧,上级打算让我们学会驾驶敌人的战斗机,试着用它去执行空中游猎任务或飞到敌后去执行侦察任务,落地以后,特勤组组长瑙缅明将军在机场上接见了我,他命令我立即去熟悉一下这种苏联飞机。

参加这架战斗机修复工作的机械师,已经很熟悉这种飞机的各个系统了,机械师向我介绍了这种飞机的操纵系统,以及座舱里的各种按钮和仪表的功用,随后,我跨进座舱,亲手试了试各种设备以后,就返回瑙缅明将军那里去请求允许升空。

“起飞吧!”他正急不可耐地期待着有人能把这架米格战斗机驯服,看见它在机场上空盘旋。

我启动了发动机,滑出,接着就起飞了,在起落航线上飞了两圈儿,觉得这飞机操纵起来并不吃力,也没有发现什么反常现象,但当我看到在原来涂着苏联空军标志的地方淡淡地涂着的紫色星星很难辨认时,我不由地紧张起来:要是突然碰到我们的飞机,那会发生什么后果呢?那我肯定要倒霉的,幸好眼下还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我落地了,不知为什么,特勤组组长显得很惊慌。

“为什么刚刚升空就下来了?莫非出了什么问题?”他惊疑地问道。

“什么问题也没有,我想飞高空。”我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