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66章 天空战记五十三

第六百六十六章 天空战记五十三

第二天,我就驾驶着米格喷气机飞高级特技了,飞行员判断一种飞机的好坏无须很长时间,只要飞机能够毫不吃力地做出急跃升动作,俯冲时增速快,或者只要在盘旋时能够追得上对方,并且能够看得见炮弹把对方的机翼打出了什么样的洞,那就足够了。

我又把米格喷气机与我们的F-10飞机做了对比,我依旧认为这两种飞机之间是存在着某些极大差别的。

我在空中折腾了半个多钟头以后,竟忘记了我驾驶的是敌机,当我发现远处有一架我们的快速中型轰炸机——大概是返航时,我就若无其事地向它靠近。

这架轰炸机上的飞行员,直到我飞到他的跟前时,才猛然发现我的飞机,我一再摆动机翼向他发出-我是自己人的信号,可是,我们的轰炸机,就象绵羊猛然看见用爪子扒拉着羊圈棚顶的饿狼伸过来的头一般,惊恐万状,急忙向旁边一头闪去,我真为这架飞机的安全捏了一把冷汗。

我得赶紧回家,在我挨近机场时,一架准备着陆的螺旋桨联络飞机从我身边飞过,这架飞机上的飞行员,也没有仔细看我的飞机上涂着的紫色星星,竟也猛压坡度惊慌逃去,随后就掉在机场外面的一片大田里了,飞行员从座舱里爬出来,竟往树林里跑去,连发动机也忘记关闭了。

我来到指挥所,准备报告,可是,等待着我的却是一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尴尬局面,一开头,我接了一顿臭骂,联络机上的飞行员得知这架米格喷气机原来是我们自己的,他就把这架飞机痛骂了一顿,把我也给瓜葛上了。

紧接着,集群司令那边就来了电话。

“你是谁?”

“值班的。”我顺手抓起话筒答道。

“你们捣什么鬼!”说话的人在电话里大发脾气。

“我们捣什么鬼来着?”我以同样口气反问道。

“谁叫你们驾着米格机去追赶自己的飞机来着?”

这时,我才有点发慌,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我并没有驾着米格机去追赶谁呀,轰炸机上的人既然这样认为,那我就只好哑巴吃黄连了。

说话的人在电话里说,要处罚这个闯了祸的飞行员,说他把轰炸机给追得走投无路,迫降在低岸地区了,我把话筒递给特勤组组长,后来,我不得不详细说明情况。

几天来,我们一直只在本场上空驾驶米格机飞行,后来,瑙缅明将军派遣我们当中的一位上尉飞行员驾机飞到前沿去进行试探,也就是说,要飞到那里去试一试我军对涂着紫色星星的米格机有何反应。

傍晚,第22装甲旅指挥所邀请了瑙缅明将军,我陪同前去,沿路设置着各种标记,发生什么事情了呢?当我们走进指挥所,看见我们那位上尉飞行员时,才明白过来。

他坐在角落里,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他见我们到来,就象被判处死刑的人见到了救星一般,立刻向我们扑过来,在返回机场的路上,他伤心地倾诉了事情的经过。

他的发动机在空中停车了,不得已,只好在我军的防御前沿迫降,战士们立即包围了这架敌机,甚至对这架敌机开枪齐射加以恫吓,他从座舱里爬出来以后,就用国语和他们搭话,这反而惹出麻烦来了。

“啊,原来是个叛徒!揍他!”一个战士喊道。

“弟兄们,我是自己人哪!”

一切努力全都枉然,任凭你如何表白,也休想平息这一大群战士的狂怒,可不是吗,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铁证:敌人的米格机,机翼上虽然涂着紫色星星,可是,在紫色星星的下面显露以来的却是那个人人切齿痛恨的镶白边的红五星标志。

“要不是装甲旅的参谋及时赶到,他们早就把我当作叛徒处决了,平白无故吃了一顿老拳,这到底是因为个啥嘛!”

“因为你去试探人家的反应呗。”我笑着说。

“我实在感激不尽,我全身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这得咱们这些人均摊,我再也不想驾驶这种飞机到这种边地方来了!”

“你怎么能这样呢?”瑙缅明将军注意到他说的最后一句“我今天就回原来的飞行大队去,不干了,这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在机场上,我见到了伊诺大队长,他正绕着这架米格喷气飞机兜着圈子看呢。

“你都学到那些知识了?”他以头代手指点着米格机问道。

我简要地谈了谈我的观察结果,试飞是有益的,我现在更了解这种飞机的优点与缺点了,只有了解放人,才能更有把握地在战斗中消灭敌人。

“好。你在这里学习这个,不会把打仗的本领丢掉吧?”伊诺大队长接着说道:“咱们飞行大队要向别的地区转场了。”

在哈尔科地区,无论空中还是地面,战斗都很艰苦,很激烈,我的战友们就要飞到那里去作战了,我继续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呢?我可不想吃我军战士的老拳,更不想碰上比这更倒霉的事。

我和大队长绕着米格机转了一会儿,大队长很认真地听我解说,甚至还记了一点笔记,他说,他是为了催促修理厂抓紧时间修理好我们大队的飞机,才飞到这里来的。

大队长还有一些没有说出来的话,但我知道他在想着什么,我们这个飞行大队,正处在严峻的战斗考验的前夜,敌军突破了我军在哈尔科地区的防御线,新的险情正在急剧扩大,我们这个飞行大队正是被派往那里去的,大队长希望我能和大家一起参战,他说,我们飞行大队非常需要我的经验和我的作战本领。

几天以后,终于解除了我肩头上的这一副过于单调的任务,我提起手提皮箱,抓过飞行服,急步朝着联络飞机走去,陆军航空兵的飞行员愿意顺路把我送回本大队去。

我们起飞了,春天,翡翠绿色的大草原,景色格外悦目,可是,刚起飞没多久,只见航线左侧的地平线上,升起了无数深灰色的斑块,这可不象是云块。

啊,原来是腾空而起的簇簇硝烟,战争,它又从战壕里爬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