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67章 天空战记五十四

第六百六十七章 天空战记五十四

前座舱里的飞行员朝四周看了一眼,就操纵着联络飞机下滑,我习惯地先朝天上搜索一遍,随后又往地面上看,只

见村边的机场上停放着很多飞机。

大队里对我将有新的任命,听说,我们飞行大队由科莫萨中校任飞行大队副大队长,还听说,马特维中校调到别的部队去了,给我们新派了一位参谋长。

在指挥所跟前,我遇见一群飞行员,我从老远就认出他们来了,有克留科上尉、费吉少校、罗言明上尉、特鲁德上尉、列奇卡洛中尉、伊科林上尉、垴缅科中尉、韦尔比茨中尉、莫恰洛中尉、别诺伊上尉……大家紧紧地握过手以后,只听得连珠炮似的发问、插话,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米格机怎么样?比咱们的F-10强吗?”

“这个瘦小子能带多少发炮弹?”

“你等着好了,别着急嘛,到空战的时候,敌机一开炮,你数一数一共有多少发不就得了!”

“米格机带的炮弹可不少啊。”

“不管怎么说吧,这个瘦小子也有它的要害之处,我说的对吧?”

“那当然了!”

“先放开我吧,弟兄们。”我感觉到,大家正聊得起劲,必定没完没了,“我先去报告,回来再详细对你们说,好吧?”

“那你就先去报告吧。不过,记住,马上就要开车了。”

地下掩蔽部里一片昏暗,一盏小油灯,只够照见桌子旁边那几个人用,大队长坐在凳子上,手里握着话筒,正在念着写在纸上的当天战报,他念完一个长长的句子以后看见了我,他点头示意,叫我等一等。

费金梅进来了,她的气色不佳,她很有礼貌地笑了笑,我们握了手,从她的眼神看,她好象想要告诉我点什么。

听了大队长念的当天战报,我能想象得出,我们飞行大队是怎样度过这一天的,我们飞行大队又遇到象在达维亚时那样激烈的战斗、遍地的硝烟,在这个地区,似乎也掀起了战争的惊涛骇浪。

苏军象一年前在鲁特河沿岸建立渡口时那样,又在北顿涅河建立了渡口,我们的侦察机经常出动去侦察渡口敌情,经常出动攻击机去强击占领了登陆场的苏军。

不过,在这个地区,我们的战斗机几乎每一次都同双发动机的快速轰炸机一起出动。这种机翼宽展、机身微拱、个性执拗的轰炸机占据了大半个机场,协同这种威力强大的亲密战友去执行强击任务,要比单一机种出动更有味道。

“那边的事情结束了吗?”大队长突然问道。

“是的,试飞任务全部完成。”

“好!给你派一个什么差使好呢?”伊诺大队长眼睛盯着我说,“你们飞行大队已经有了副大队长。派你给他当个副

手怎么样?”

“只要让我打仗就行。”

“问题不在这里。副大队长时常生病,所以,这个职务就只好由你来带领了。”

“我可以走吗?”我想起了飞行员们还都在等着我呢,于是请求道。

“去吧。明天全体集合,你给大家讲一讲米格喷气机的情况。”

“是!”

战友们的大手托着我,把我举到车厢上,汽车一起步,科莫萨上尉就挤到我的跟前来。

“这回该你做东了。”

“为什么?噢,我明白了!”

“就是这么一回事!你就替我们大队多费点心血吧。”科莫萨上尉笑了。他对我寄予莫大期望。

我们的汽车从白色的哈萨克式房舍旁边驶过,从蹚起尘土的奶牛群旁边擦过,奶牛安详地踱着慢步,缓缓地走进

各家的大门,面对这一幅和平景象,我不由地想到,这个乡村的宁静生活要靠我们来保卫,绝不能让敌人的坦克履带

来搅扰它,绝不允许敌人的炸弹破坏它,我渴望着尽快参加战斗。

早晨,在下达出动命令以前,大队长把各个飞行中队的指挥官,全都召集到指挥所跟前,全体席地而坐,大队长

叫我给大家讲话。

全大队的各部门负责人都到齐了,有飞行员,有大队部工作人员,有机械师。他们都随着各自的单位,自动地分成三摊坐地。

在围着费吉少校坐着的人当中,我的亲密战友最多,我们这个大队的飞机,依旧是战争初期的那些飞机,这就是我们第三飞行集群第3飞行大队!

我站在大家面前,他们是那样聚精会神地看着我,使我更深刻地认识到,试飞米格喷气机的意义和益处,我现在应当把我所掌握的而别人还不知道的东西,全都告诉大家,把我的看法合盘托出。

我开始介绍敌机的情况,现在,米格喷气机,可不是我在空战中隔得老远看见的或是被我抓进瞄准具光环里的那

种仅见其外形的敌机了。

我手拿敌机模型,在听众面前模拟着各种飞行动作:我忽而对着模型开火,忽而让模型做俯冲动作,忽而让模型

朝我飞来,忽而在盘旋中逼迫敌机使之就范,我想竭力说清楚,敌机在空战中最擅长什么,用哪一种机动动作最利于

制服敌人。

大家提出来不少问题,我还没有来得及一一作答,集群司令部的命令就到了,命令我们为老伙伴——B-24型轰

炸机护航。

“你们那个机群由谁带队?是你自己带吗?”参谋长向大队长问道。

站在我身边的科莫萨上尉以头代手朝着我指点一下,意思是说:他已经摸透了敌机的底细,还是由他来带队吧。

“我不熟悉这个地区的情况,这一次出动让我当僚机吧。” 副大队长补充道。

我们默默地朝停机坪走去。

“这是你的飞机。”科莫萨上尉指着一架战斗机对我说。他依旧打不起精神来,慢吞吞地往前挪动着。

我来到飞机跟前,机械师丘金迎过来,他也是无精打采的,莫非他有什么心事?

“少校,这架飞机不再归我维护了。您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呢?”

“你什么时候听我说过这种话来着?”

“我从来也没有听您说过这种话。那您去跟大队长求求情好吗?”

“你别发毛,咱们还在一起干!”

“那我太感谢了,我一直不放心,折磨得我好苦,这架飞机我都检查过了。”

这时,我见两个姑娘抬着一个降落伞包朝着我的飞机跑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丘金?”我吃惊地问道。

“她们是保障部队的,当叠伞员来了。”丘金军士一边说着,一边咧着嘴笑。

姑娘们出现在食堂里或者大队部里,那都是顶平常的事,可是,姑娘到机场上来,到飞机跟前来,那可是一种

不祥之兆,这种偏见在空军里不知流行多少年了。你看,她们欢笑着,象玩耍似的,把降落伞给我放到机翼上了,

我瞥了她们一眼,嘴里还嘟哝了一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