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68章 天空战记五十五

第六百六十八章 天空战记五十五

我们起飞了,不知为什么,副大队长和科莫萨上尉的发动机怎么也启动不起来,大概是出了故障吧,这时,轰炸机机群已经飞临头顶,我们不能再等待副大队长和他的僚机了。

本来应当是18机起飞,可是,如今空中只剩下我们这12架飞机了。

10架飞机在高处飞行,我所在的这个2机编队执行直接掩护轰炸机的领队任务,耽误起飞这个意外情况,把我们在

地面商量妥贴的方案全给打乱了。我们的飞机都没有远距离无线电通信设备,上了天就无法联系,而我又不得不临阵担起机群带队长机这个角色,仓促之间,叫我如何应付这尴尬局面呢?

北顿涅河就在我们的下方,它象一条蜿蜒平铺着的彩带,向西延伸而去,渐渐地消逝在远方的晨雾之中,轰炸机机群在我们这个双机编队的后下方飞着,我们加大了油门,从轰炸机机群的一侧飞到另一侧,来回不停地搜索着,以便及时反击敌米格战斗机的进攻。

看起来,我们象是保镖的,但这仅仅在外观上是如此,实际上,对每一个掩护其他飞机的战斗机飞行员来说,这个角色的涵义更深刻,意义更重大。

你出动是为了使轰炸机能够摧毁目标并且安全返航,他们的任务就是你的任务,也就是说,你必须设法保证受你保护的飞机全都安全飞抵目标上空,准确地发动突击,他们信赖我们战斗机飞行员,仰仗我们的作战本领,难道这还不足以激发我们对这些满载炸弹行动迟缓的飞机的责任感吗?要知道,轰炸机飞行员也都在为胜利而绞脑汁呢。

轰炸机的九机编队,正在迎着危险勇猛前进,轰炸机飞行员当然都看得见,在高空有14架战斗机保护着他们,而贴身的却只有两架!他们会怎样看待我们这两架飞机呢?这我是能够想象得到的:少了点。

为使他们放心,我和我的伙伴别列诺中尉时常变换位置,以显示威力给他们壮胆,我微微有些担心的是,我好久没有打仗了,能不能经受得住紧张的战斗飞行的考验呢?

春天,蔚蓝色的天空飘浮着几朵淡淡的云块,下面是一片辽阔的绿色原野。利西昌斯克的白皑皑的山顶,立刻映入眼帘。每一次出动,最先寻找的地标就是它。

烟雾笼罩着北涅茨河的两岸,轰炸机机群向渡口和敌军投下了炸弹,随后,就转弯,急忙返航而去,第一个

轰炸机编队迅速离开目标上空,第二个编队亦如此,都急匆匆地忙着回家。

我眼前的这些轰炸机已经不成什么严整的大队编队,那简直就象平时我们轻藐地称之为大菱形的那种队伍了,稀稀拉拉的,这样一个七零八落的大长条,我们双机如何掩护得过来呢?

躲在高处的敌米格战斗机,正在等待着这个可乘之机呢,8架敌机,分成4个双机编队,从云中钻出来,而我们此时在附近的护航战斗机却只有6架,他们要攻击的目标是轰炸机,他们不愿意跟歼击机纠缠,还在敌机第一次进入时我就

看透了他们的战术意图,这些家伙朝着落在后面的几架轰炸机扑去。

我同别列诺中尉斜刺里朝着敌机冲过去,抵近射击,敌机立即退出攻击,朝着云块飞去,一架敌机拖着黑烟向西

逃跑,另一架也跟在后面扬长而去,目送着这两架落荒而逃的敌机,我得意地笑了——现在的局面是6架对6架!要知道,在那边的云下还有我们的10架战斗机呢,他们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等着吧,他们马上就要发动攻击了。

可是,我往四周看了一边,又看了看云下,咳,奇怪,我们的战斗机怎么连一架也不见了呢?他们都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在困难时刻,我常常怀着焦急不安的心情极目四顾,寻找自己的战友,当然,在空战中,也有战友寻找我的时候。

不过,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我们的10架战斗机竟然跑到云上去了,躲得无影无踪,这可太使我焦急了,真是无独有偶,我们的轰炸机发现危险临头,竟然把早已不成体统的队形拉得更散了。

敌机又从高处俯冲下来,避开我们这两架战斗机,对轰炸机发动攻击,敌人知道,要想击落我们这两架歼击机当中的任何一架,都必须纠缠一阵子,而攻击孤零零的轰炸机,那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这一点我们是看透了的。

所以,我们刚刚攻击了这一架敌机,紧接着就去攻击那一架,我们冒着敌机的炮火往来冲突,一心只想着破坏敌机的攻击行动,一架敌机坠下去了,其余敌机当即一哄而逃,这才使我们放下心来,看来,坠下去的那一架敌机,一定是带队长机了。

我同别列诺上尉从我们的轰炸机头顶上飞过,一架一架地数了一遍,我们简直不成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们的轰

炸机竟然全部安然无恙!我们是怎样保护住了这么多轰炸机的呢?连我们自己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们的轰炸机已经返场着陆,渡口被远远地甩在后头,宁静的白云在蓝天上飘浮着,五月的大地已经披上了绿色的衣装。

可是我呢?离机场越近,我越气愤。

战争时期的事情,往往与平时生活中的相仿,我同别列诺上尉一起不遗余力地保护住了这个轰炸机机群,可是,

在作战报告上却写道:“忠实稳妥地掩护了……”!

这是不能容忍的!为轰炸机护航必须严格遵守各项规范,不严守规定,敌人就能象老鹰捉小鸡那样,把我们的轰

炸机一架一架地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