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69章 天空战记五十六

第六百六十九章 天空战记五十六

远处,白皑皑的山顶和黑色的烟云,已经看不到了,但是,它们却仿佛仍然挡在你的眼前,迫使你去想一想:在那边,激烈的战斗刚刚开始,新的战斗要求我们建树新的战功。

我们那10架战斗机早已到家了,那10个飞行员正聚在一起等着我和别列诺上尉呢。

“你们为什么躲到云上去了?”

我是这个战斗机机群的带队长机,对轰炸机机群的安全,我是负有责任的,我有权责问他们,这个编队的带队长机飞行员用眼睛盯着他那几个部属。

他,当然很需要这几个人为他辩护,需要有人支持嘛。

“我们搜索敌机去了。”

“搜索到了吗?”

“不知怎么搞的,没碰上。”

“那你们看见没看见返航的轰炸机呢?”

“不是有你们两个人跟他们在一起吗……”

“对。我们是跟他们在一起了。可是,你们都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别的飞行员都走过来围观,大队长也来了,我不再往下说什么了,想让大队长出面过问这件事,但是,他连一句话也没有说。

“我同别列诺上尉两个人齐心协力作战,迫使敌人无法击落我们的任何一架飞机,为什么在这一场激烈的空战中,

我们没有见到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呢?

当然,云上更安全嘛,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向全体飞行员和大队长宣布:从下一次战斗出动开始,各个编队统由我来指挥。今后,如果哪一个人敢于擅自离开护航岗位,那我就亲手枪毙他!对此,我个人承担全部责任,我要枪毙的是叛徒!”

只有这样难听的话,只有这样严厉的警告,才能表达出我内心的愤慨,才能表达出我对本大队现状的不安心情,很显然,象我们此次出动那种令人无法容忍的状况,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我现在想到的是我们的地面部队、我们的轰炸机,当然也想到了我自己——我不打算糊里糊涂地死去,还有很多战斗在等待着我们呢。

在1949年的夏天我们这些没有战死的人,在战线上团结一致,奋勇杀敌,这比那些在大后方遇敌尚且胆怯的家伙强得多。

很多新到的改装完成的攻击机排成一列,从我们身边一直延伸到老远的地方,看见这些飞机,我心里真高兴,我已经说过,我们在鲁特河地区和聂伯河地区作战时,我们还没有这么多威力强大的攻击机呢,现在,有这样多的攻击机同我们的战斗机在一起,那是很值得我们自豪的,我们不能让攻击机受损失,一架也不能!

飞行员们各自走向自己的飞机,副大队长说: “你说的对,就这样干吧。我今天觉得很不好受,胃溃疡病又犯了。”

这一天,在战斗出动的间歇时间里,我们大队的飞行员又在一起议论起来。

有一种叫做一域多层的战术,这是战斗机掩护强击机或轰炸机时采用的一种战斗队形。

一域多层的叫法,是从我们现在驻扎的这个地方流传开来的,但是,这种战斗队形却是在我们所积累的作战经验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而且,它的原则是早已确立了的。

一域多层的叫法,赋予这种战斗队形以实体形象,最下面的一层是轰炸机或攻击机,第二层是直接护航战斗机机群(各个双机编队又互有高度差),最上面一层是牵制兵力。

多层之间的协同原则的最重要之点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扩大各层之间的规定高度差,都必须保持飞机之间的火力衔接和机动配合。

的确,新的战术刚刚诞生,要想运用自如,那是不容易的,有时甚至脱节,有一次,我那个机群的同伴就把我甩

掉了,使我陷于困境。

我们那一次出动的任务是,掩护轰炸机的两个九机编队去突击集结于伊久姆附近森林中的敌坦克部队,在向目标

接近时,我们的牵制兵力——战斗机飞到云上去了,下面只剩下我和瑙闪亮上尉两个人。

轰炸机成功地投下了燃烧弹以后,返航了,我轻松地吸了一口气,心想,幸亏敌机没有来捣乱,任务总算完成,

还没有等我透过气来,只见6条瘦小子,象一群黄蜂一般,直奔我们的轰炸机扑去。

我急从斜刺里冲出,拦住敌机的去路,找准了敌长机,决心把它揍下去,只有这样,才能拯救我们的轰炸机机群

和我们自己。

我同瑙闪亮上尉从轰炸机机群的一侧飞到另一侧,又从另一侧飞回来,往来冲突,既要驱赶正对我们的轰炸机机群

发动攻击的敌机,又得反击进逼我们双机的两架敌机。

格斗十分激烈,精神异常紧张,使我汗流浃背,湿漉漉的上衣粘糊糊地贴在身上,很不舒服,看来,这一场众寡悬殊的格斗是没完没了的了,我们那4架战斗飞到哪里去了呢?躲得无影无踪,太可恨了!

可巧,有利时机到了,两架敌机正对落在后头的两架轰炸机发动攻击,敌长机刚巧被我的瞄准具捕获,我对准敌机机身左侧抵近射击,打了个着实,其余敌机见势不妙,慌忙中止攻击,掉头逃去。

这一次出动,我们的命运都不坏:受我们保护的所有轰炸机都安然无差,甚至机身上连一个弹洞也没有留下,平

安地到家。

落地以后,我们与早已落地的那些同伴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所幸的是,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情形。

在空袭伊久姆、斯瓦托沃、旧别利斯等地敌军的过程中,我们飞行大队与轰炸机和攻击机一起,熟练地掌握了一

域多层新战术,尽管空中形势依旧紧张,我们还是稳妥地保护住了我们的轰炸机和攻击机,连一架也没有损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