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74章 天空战记六十一

第六百七十四章 天空战记六十一

中亚大地遍地战火,苏军把大量军队和作战装备投到这块土地上来,在这里,敌人的坦克数量是我们的9倍,飞机的数量则是我们的5倍!但我们占有技术优势。

敌军一直在跟踪着我们,迫使我们不得不时常变换机场。

今天,我们转移到了更南边的一个机场,从这里能够看见乌拉尔山脉的崇山峻岭,这个野战机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场务和我们的机械师们还都在半路上呢,这里没有油料。

可是,我们谁也得不到喘息的机会,我们刚把飞机拖到掩体里去,空中就出现9架敌轰炸机。

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驻扎着第二集群的一个攻击机中队和一个战斗机中队,我们可以指望友邻部队援救,我们迫切需要他们来援救,因为我们飞机上的汽油所剩无几,弹药在强击敌军时也差不多用光了,不过,我们怎能眼看着敌人的轰炸机去空袭我们的机场而坐视不管呢?

我们在空中出现,使**子大吃一惊,这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他们看样子过惯了那种大摇大摆地飞来飞去而不受惩罚的日子,我们发动了猛烈攻机,敌机慌忙丢下炸弹,四散奔逃,我们返回机场时,所有飞机上连一发枪弹也没有剩下,汽油也即将耗尽。

随同大队部一起坐着大汽车来到这里的科拉夫大队长赞扬了我们的自发行动,当我们在汽车旁边说话时,一个放牧老头儿走到我们跟前来,好奇地端详着我们,不知是谁生硬地质问老头儿到这里来干什么。

老头儿大概是想起了他的畜群吧,焦急地走来走去,可是,磨蹭了一阵子,却依旧没有离开原地,他终于鼓起勇气,从头上摘下草帽,说道:“孩子们,你们是来抵挡从天上飞来的那些坏蛋的吧?”

现在,我们也都好奇地望着他。

“老爷爷,他们常往这边飞吗?”我问道。

“那还用说吗。这些该死的东西,他们把我们的好日子给毁了,他们每天早晨都来扔炸弹烧我们这座城。”

“每天早晨都来吗?”

“连一天也没有漏掉过,孩子,每天早晨都来!”

唉,这位老人要是有眼力的,那他从我们的外表上,从机场上放着的那少得可怜的几架飞机上,一眼就能看出我们这些人已经疲惫到了什么程度,兵力也只有那么一点点,要抵挡从天上飞来的那些坏蛋肯定是力不从心的。

他老了,他是弄不清楚这些的,我们呢,也没有必要去跟一位老牧人交这个底,何必使他失望呢?

“好吧,老爷爷,我们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些坏蛋!”费罗上尉代表全体飞行员对老人说道。

“要是能……要是能那样,那可就好了,亲爱的孩子们,你们得好好收拾他们一顿,要不,你看这些杀人凶手都飞到什么地方来了!”

老人戴上草帽,蹒跚地迈着细碎的小步,朝着他的畜群走去,我们都默默地望着老人远去的身影。

科拉夫少校从指挥所的地下掩蔽部里走出来。

“你们议论什么呢?”他问道。

“听那位老头儿说,苏军每天早晨都来空袭这一地区。”我答道,“我们早晨起飞去迎敌不好吗?”

“这事与我们无关,有防空执勤的战斗机呢,在什么地方,截击何种敌机,他们比我们更清楚,我们应付前线还应付不过来呢。”

从战友们的脸色上看得出,他们是不赞成这位刚愎自用的新大队长的意见的,要是苏军每天都来空袭这座小镇,那我们的机场还安宁得了吗?

过了一会儿,在我们坐车去食堂吃晚饭的路上,我悄悄地对本大队的战友们说道:“今天咱们在机场上过夜。”我决定让本大队的飞行员守着飞机过夜。

这首先是因为明天早晨我们不受接人汽车的制约,其次,可以避开科拉夫少校——如果我们与他同车而来,那他肯定不会允许我们去截击敌轰炸机。飞行员都愉快地接受了我的意见,他们也都极想给敌轰炸机来一次突然袭击,教训教训敌人。

我们是在小树林里过夜的,天亮前,我叫醒了大家,当时我们决定:4个人先坐进飞机座舱里去值班,剩下的人可以躺在各自飞机的机翼下面打一个盹儿。

天亮了,在飞机座舱里坐着可不是滋味儿,腰酸背疼,我从座舱里爬出来,降落伞不离身躺在机翼上休息了一会儿。

“来了!”机械师丘金突然喊道。

我跳进座舱,启动了发动机,接着就起飞了,别列诺上尉和瑙闪亮上尉紧跟着起飞,稍后,费多中尉的双机也起飞了。

升空以后,我发现敌轰炸机的九机编队在10架战斗机的掩护下,正在朝着旁边的机场和城市方向飞行,在这个敌机机群的后面又出现了一个由15架螺旋桨战斗机编成的机群,苏军发现我们的F-10战斗机起飞,就掉转机头朝着我们机场的方向飞来,我们首先对第一批敌机发动了攻击,因为他们快要接近目标了。

我们的飞行员完全不把敌人的优势兵力放在眼里,不顾一切地拼命作战,敌机在慌乱中丢下的炸弹和被我们击落的敌机,纷纷掉在地面爆炸起火。

突然发动勇猛的攻击,使我们取得了战斗的胜利,敌机轰炸这里的企图未能得逞,我们不顾一切地追击着敌机,一直到把枪弹打得精光。

费多中尉的双机,在机场接近地的上空迎击了由15架战斗机编成的另一个敌机机群,有几架敌机窜到目标上空,可是,他们投下的炸弹却都落在空荡荡的飞机掩体内。

在这一次空战中,我们击落5架敌机,而自己却只损失了一架——一架留在地上未起飞的飞机,这架飞机被炸弹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扒了皮。

我们刚刚返场落地,把飞机送进掩体,就见两辆小汽车一前一后地向指挥所驶去,大队长的小汽车我很熟悉,一眼就认出来了,可是,在另一辆小汽车里坐着的是谁呢?我在想,我们闹腾得太凶了,科拉夫大队长准会狠狠地训斥我擅自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