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73章 天空战记六十

第六百七十三章 天空战记六十

没过多久,我们就出动去强击在斯托夫以东谢米卡拉科尔斯卡亚镇附近横渡涅顿河的敌军,但是我们未能飞抵目标——途中与飞往阿克塞镇去轰炸我军渡口的敌轰炸机机群及其护航战斗机机群遭遇,我们在与敌机空战中耗尽了弹药,满怀着对大队参谋长的不满情绪返航了,我们不得不再次出动。

我军防御线的缺口在一天一天地危险地扩大着,势如累卵,现在,我们必须经过斯托夫城边向东飞得更远些,才能打击已经强渡涅顿河严重威胁中亚南部地区我们后方的敌坦克部队。

一到夜间,苏联飞机就来轰炸机场,我们连合眼打盹儿的工夫都被剥夺了。

不久前,一个从后方调来的飞行中队飞到我们机场落地,就驻扎在我们这里,这个飞行中队的飞机不少,只是缺少有作战经验的飞行员,大队部命令我去带领这个飞行中队的一批新飞行员执行强击任务。

我们朝着马内奇哈河方向飞去,敌军正在这里的韦肖洛耶地区渡河,这些新飞行员完全不顾我的一再叮嘱,一个劲儿地往我身边折,编队飞得很不整齐,一片混乱,而且飞机之间毫无高度差。

强击结束,我们刚刚离开马内奇河上空,16架敌战斗机就此到了。我下令投入战斗,随即掉转机头朝着敌机扑去,这时,只见我带领的这一批新飞行员驾驶的飞机,全都挤作一团,靠拢得比原先更为密集,而且全都加足了油门,一溜烟地往家里逃跑。

敌机丢下我,却对惊慌逃跑的那5架飞机发动了疯狂的攻击,我急忙对敌机发动攻击,连续抵近射击,摧毁其中一架。

这时,剩下的那3架敌机丢下5架逃跑的我军战斗机,掉头向我扑来,我的处境险恶,这3架敌机跟我纠缠了很长时间,后来也许他们觉得为那架被我击落的飞机报仇无望了吧,就不再跟我纠缠,朝北飞去。

我带领的那5架飞机早已落地,我可真没见过我们的飞行员如此胆怯,竟也临阵逃跑!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是教育得不好呢,还是因为我这个带队长机是外人?

我找见大队长,向他声明,我再也不想带领这样的脓包飞行员去作战了,他接受了我的意见,并向我表示歉意,这件事使我更进一步认识到,教育和带领新飞行员去作战,确实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必须真正珍惜我们这一批新生力量。

几天过去了,可是,费吉少校和科莫萨上尉带领的机群却一直杳无音信,伊诺大队长深感忧虑不安,决意亲自驾机顺着他们的飞行路线去寻找他们的下落。

大队长是晚上起飞的,第二天早晨我就接到通知说,他在某机场启动飞机的发动机时,一支胳膊受了重伤,已被送进医院。

飞行员们听说伊诺大队长可能再也回不到这个飞行大队里来的消息以后,都很难过,现在,我们每一个人都更深刻地体会到这位德高望重的大队长为我们这个飞行大队做出了多么巨大的贡献。

敌人以其数量上的优势对我们施加压力,我们的前线稳不住阵脚,连续不断的撤退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但是,尽管形势如此险恶,我们大队的飞行员仍然保持了高昂的士气,我们的精神支柱首先就是我们的大队长。

一天早晨,在下达战斗任务之前,大队参谋长向我们大家宣读了关于任命科拉夫中校为我们这个飞行大队大队长的命令,这一条新闻可真使我吃惊不小。

科拉夫中校这个人,在飞行员当中是毫无威信的,凭他的业务能力和飞行技术,他根本不配担任这样高的职务,更何况在此非常困难的时期呢。

我想,科拉夫中校自己也不会不知道他的窘迫尴尬处境吧,我们现在的这个飞行大队只剩下25名飞行员和20架战伤累累的飞机了。

说实话,我也为我与科拉夫中校之间的私人关系担忧,在第一次列队听他训话时,我就察觉到了他对我的不友好态度。

他朝我这边瞟了一眼,随后说道:“总而言之,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大队长了,我要整顿秩序,一定要把伊诺习气从你们身上清除干净!”

他如此胡说八道,使我极为愤慨。

“你为什么要这样诋毁伊诺大队长呢?”我实在忍无可忍了,“我们这个飞行大队正是在他的带领下才成为精锐的,他有什么过错容你如此毁谤?”

科拉夫中校没有理睬我的质问,不过,当他意识到说话走嘴时,立即改变了讲话的腔调。

队列解散以后,战友们都劝我。

“你何必触犯他呢?”

“以后你可得小心着点儿呢!”

“如此不公正,我简直受不了!”

“这明明是下马威嘛!……”

“问题不在这里,他攻击伊诺大队长的实质,是要整所有我们这些人,可是,他为什么要整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