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72章 天空战记五十九

第六百七十二章 天空战记五十九

听了这一段故事,我能想象得出米列罗沃那里的局势,战俘队伍也在我的脑海里映现出来,这些战士就这样轻易地被俘了,我们的人在那里的处境是可想而知的。

不过,那个被俘的战士没有及时叫飞行员马上起飞,他的这个举动很使我气愤。难道他认为我们的飞行员是故意降落在前线以外的敌占区的?

我们来到机库背阴的那一面,在米格战斗机跟前停住了脚步,机械师迅速检查过飞机。

“请您上飞机吧,长官。您愿意飞到什么地方去都行。”他一边擦着手,一边说道。

我启动了发动机,试运转了一会儿,就向起飞线滑出,起飞后,发动机突然出了故障,过几秒钟干脆不转动了,我好不容易才把飞机驾回机场,落地时遇上了强侧风,为了避免撞坏别的飞机,我不得不急忙转弯,一侧的起落架支柱折断了,飞机猛地掉头,一边的机翼擦了地皮。

这时,不知为什么,我竟把这架损坏的米格战斗机丢弃不管了,一心只想着来时坐的那架教练机,我见伊科林上尉还没有飞走,就从座舱里爬出来向他招手,他把飞机滑行到我的跟前来,我丢下米格机,爬进教练机的座舱,随后我们就起飞了。

回到飞行大队以后,我既不因那架落在我们手中的米格机变成一堆废铁而惋惜,也不为误了电影摄影师们急于要拍摄假空战镜头而感到内疚。

第二天早晨,我随同战斗机机群一起出动,去掩护轰炸机机群空袭敌军,奇怪的是,我们朝西飞,而苏军却从北面包围过来。

我们这个18机编队中,又有一架飞机没能起飞:在滑跑中发动机停车了,最近以来,因飞机老旧、磨损严重而造成的类以情况越来越多。

在完成战斗任务后返航的途中,我的情绪坏透了,刚才看到的那种令人痛心的景象,依旧在眼前晃动。在米列罗沃那边的大草原上,每一条大路都挤满了敌军。

我感觉到,敌人在这一带集结了大量兵力,敌军坦克已经深入到我们的后方,但我们的空军依旧掌握着制空权,激战在即,又要大流血了。

在接近机场时,我发现早晨未能起飞的那架飞机,依旧停在飞行场地的尽头,飞机进入着陆,都不得不越过这个障碍,新飞行员卢别夫少尉在着陆时,由于阳光耀眼,目测失误,他的飞机碰到那架飞机上,被撞解体,随即起火,战友无故罹此大难,是令人痛心的。

落地以后,我立即打听卢别夫少尉的情况。

“他没有死!”机械师欣慰地答道。

“是真的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刚送走,送到医疗所去了。”

我朝着指挥所望去,只见团参谋长和大队领航参谋,正站在地下掩蔽部的顶盖上,手拿望远镜,悠闲自在地观望着飞机残骸燃起的熊熊烈火呢,这可把我气火了,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故,难道他们没有责任吗?他们为什么不及时派人把那架损坏的飞机弄走呢?

“你们为什么不把跑道腾出来?”我走到他们跟前质问道。

我的质问口气,看来,大队领航参谋是容忍不得的。

“你说什么?”他转过身来,皱着眉头,“你胆敢这样提出问题!”

“我为什么不敢!对着阳光着陆,任何人都可能发生目测失误。”

“你说阳光耀眼?可真是的,又来了一位辩护士!不过,这不要紧嘛,先在黑屋子里关他几天,到时候他就能看得更清楚些了。”

“你想要干什么?”我气愤已极,“一个纯粹由于侥幸才拣了一条命的人,你竟然还要处罚他,也亏你干得出来!应当送进黑屋子里去的该是那些失职的家伙。”

在我得知卢别夫少尉确实被关进禁闭室以后,我没有返回我休息的那个地下掩蔽部去,我坐等大队长回来,大队长被叫到集群司令部去了。

大队长飞返机场以后,我首先迎上前去报告了所发生的事情,大队长听说逮捕了卢别夫少尉,也非常生气,当即把领航参谋叫到跟前来严厉地命令道:

“你到禁闭室去,叫他们立即把卢别夫放出来!”

“是!”大队领航参谋垂头丧气地答应着,朝我瞪了一眼。

我没有听他们继续谈了些什么,就离开了指挥所,我认为,对于如此不公正的事情,我还要打抱不平。

战争异常残酷激烈,战斗频繁,人员和飞机不断遭受损失,可是,眼下是白昼最长黑夜最短的季节,也是我们空军不间断战斗的时间,白天,我们身上的军衣被汗水湿透,疲劳到了极点,而夜间又闷热,无法休息。

从这一个机场出动,而返航时却不得不在另一个机场落地,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目前,我军在哈尔科地区的防御线而敌军在这里集结了1000多架飞机,其中包括许多米格-15C新式战斗机。

不久前,我们还驻扎在与一个大工厂相邻的一个机场上,那个工厂没有因为战争停工,工厂的烟筒冒出来的浓烟与战斗机起飞时卷起的尘土搅作一团。

而今,我们又转移到一个新的地点,停机坪上停放着很多飞机,但大多数是有故障不能用的。

拥挤,炎热,尘土……敌人的轰炸机和战斗机不停地在天上轰鸣,而且都是大机群,他们空袭的主要目标是渡口,

这里聚集着我军地面部队,但更多的是平民。

平民都在向南方,向库班地区的城市和哈萨克的村镇拥去,他们都期望着我军在涅顿河彼岸蓄足力量去打击敌人,不久以前,他们不也是这样把期望寄托在斯特河地区和聂伯河地区的吗?

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停留多久了,因为苏军已经进抵斯托夫地区,我们飞行大队要转场到一个哈萨克村镇去,那些

发动机寿命已经飞满了的飞机,将编成机群,飞往更远的地方——斯塔夫罗波这边的一个什么地方去,这些老旧的飞

机都要送到那里的飞机修理厂去。

那些准备往后方送飞机的飞行员,从今天开始休息,还不知道他们何时才能驾着新飞机返回飞行大队来呢。

费吉少校先起飞,随后起飞的是科莫萨上尉带领的机群,我们目送他们远去,这时候,我们留下来的人彼此之间

有时还说上两句话,可是,当远航的机群隐没在地平线以下,渐渐看不见他们的踪影时,我们这些留下来的人立刻沉

默下来,陷入了沉思之中。

是啊,是有不少值得我们深思的严重问题啊,这里留下来的,只有我们这8架飞机和克留夫上尉率领的那5架飞机了,我们的处境是艰难的,整个中亚南方的飞机加起来还不到100架,要对付上千架敌机,那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

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