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71章 天空战记五十八

第六百七十一章 天空战记五十八

本来嘛,要是从接战初时敌机其势汹汹的架式来看,那现在,敌人的飞行员不也刚从他那性能优越的新式米格战斗机上走下来,向他们的指挥官报告说:“我击落了……”吗?这本来是完全可能的,但是,可惜,现在他已经在我们的大草原上粉身碎骨了!

大队长听完我的报告,命令我立即出发赶到集群司令部去。

集群参谋长一见面就问:“你飞过米格战斗机吧?”

我不能撒谎,但也不愿意如实地直说,我怕又叫我去试飞,所以,我含混其词地答道:“飞得太少了,将军。”

“你既然飞过,那你就到你去过的那个机场去把飞机送到这里来。”

我原以为与米格战斗机打这种交道的历史早已结束,这件事早已经从我的记忆中抹掉,想不到如今又要跟它打交道了。

“请允许我提一个问题:您要留我很长时间吗?”我问参谋长。

“那要看电影摄影师们的需要了,他们要拍摄空战镜头作为历史的见证,你要驾驶敌机与我们自己的飞机进行模拟空战。”

我在想,既然是特地表演的假空战,那怎么能算是真历史呢?电影摄影师们只要再往前迈上两步,就到前线了,那里有的是与敌人殊死拼搏的镜头,足够他们拍摄的。

有什么办法呢?命令就是命令,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总得去为电影摄影师们效劳,听人说,搞艺术是要有牺牲精神的。

回到我们的机场以后,我就同伊科林上尉一起驾上教练机向某地飞去。

我们到达指定地点以后,伊科林上尉由后座舱转到前座舱来准备驾机返回,这时,发动机突然发生故障,只好等着排除了故障再飞走。

我的那架米格老相识停在机库旁边,我朝着机库方向走去,他们当即同意我把这架米格飞机带走——谁也不需要它。

在去机库的路上,我看见一架机身涂着闪电样红色箭头的飞机,这架飞机我是认识的,大概是去年夏天吧,我在第5飞行大队见过这架飞机,不过,眼下这架飞机的机体满是弹洞。

“这架飞机怎么会到这里来?”我知道第2飞行大队就驻扎在我们的北边,我才向机械师这样问道。

“我也觉得有点神奇。”机械师一边检查飞机,一边答道:“飞机来得神奇,飞行员更神奇。您瞧那飞机上的无数弹洞吧!……”

“飞行员受伤了吗?”

“岂止受伤而已!”

“他叫什么名字?”

“好象叫谢列达。”

“谢列达?!”

“您认识他吗?刚刚把他送进医院去了。”

真太不凑巧了!要是我稍微早些赶到这里来,那我不就能见到我的战友了吗。

“哪一位负责给这架米格机做起飞前准备?”我转了话题。

“如果他们同意您把这个没有用处的摆设带走,那我可以给您做起飞前准备,我能为您做些事情,太荣幸了,我好象在这里见过您?”

“更确切地说,是在这架米格机的座舱里见的面。”

“是的,长官。咱们走吧。”

我们两个人并排走着,我告诉他说,我和谢列达少校是去年认识的,当时我们一起接受了第一批勋章,机械师把他刚才听说的情形详细地讲给我听。

六月的热风妨碍我听清他说的话,我不得不紧贴着他的肩膀走,免得漏掉了什么,谢列达少校的命运,以及比这更为重大得多的前线形势,引起了我的强烈关注,使我焦虑不安。

谢列达少校奉命开着攻击机到米列罗沃以北某地区去寻找我们的一支与指挥部失掉联系的坦克部队,这是一个很不小的坦克连!谢列达少校下决心一定要设法找到他们,自从指挥部得知他们油料断绝被困在米列罗沃以北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坦克连的任何消息。

据推测,这个坦克连可能已经筑成工事,正在和一个保障连采用炮兵战法与敌人进行着战斗呢,谢列达少校绕着整个指定区域飞着,搜索着,可是,连一辆坦克的影子也没有发现。

就在决定返航的时候,他发现大路上有一队为数不算多的士兵列队行进,他认准了这是我们的人,是从前线那个方向来的,正朝着米列罗沃方向移动。

谢列达少校没有搜索到坦克,没有完成任务,他觉得现在不能返航,于是,他找到一块平坦地面,把飞机降落在这一队士兵附近,他见到自己的士兵高兴极了,这一队士兵也停住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走近前来,为什么他们全都不带武器呢?

谢列达少校没有关闭发动机的油门,他从座舱里爬出来站到机翼跟前,他觉得情况可疑,就没有离开飞机,只是站在那里叫士兵到这边来。

一个士兵走到他的跟前。是自己人,一点也不错,可是,为什么没有佩带领章,也没有扎腰带呢?

“你们在这一带没有见到坦克吗?”

“什么坦克?”

“当然是咱们的坦克了。”

“没见到。”

“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我们是被押送的……被俘了,**子就在我们这个队伍的背后藏着呢。”

“啊?混蛋!你为什么不早说?!”

当谢列达少校往座舱里爬的时候,押送战俘的苏军对他开枪了,打了好几个连射,其中一个苏联兵已经冲到飞机跟前,而且还在继续用自动枪扫射。

谢列达少校急推油门杆,猛烈掉转机头,用机翼撞,用螺旋桨的强大气流扫,连撞带扫,一下子干倒了好几个苏联兵,紧接着,他就滑跑,起飞了。

谢列达少校伤势很重,失去了知觉,但是,他的手却始终握着驾驶杆不放,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吧,他的飞机径直地向南,向海边——苏军占据的地方飞去,飞机一直飞到塔甘罗格,他才找准了方向,落到我们这个机场上了。

谢列达少校被送进医疗所以后,他首先要求把苏军突破我方防线的消息立即转告飞行团。

“谢列达少校的这一段遇险经过,一阵风似的传遍了整个机场,也传进了我的耳朵。”机械师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