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92章 记忆的天空

第六百九十二章 记忆的天空

1953年10月12日,我接到命令,开赴克什米尔附近的高山。我们用了3天时间才爬到山顶,在建起牢固的碉堡前,我们只能住在临时搭起的帐篷里。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登上山顶后的头5天的。

我们每一个人都准备了大量的枪支防护油、防冻剂、润滑剂,还有瞄准镜的防冻保养用品等。

此外,像护唇膏、防冻的ru霜ru液以及手套、毛袜,还有墨镜等个人装备,我们也都一样没拉地带上了。

这些东西在我们随身携带的巨型背囊里只不过占了一小半位置,其余的位置全部用来装燃料。

雪山之巅的平均温度在零下40c到零下30c之间,多年来,这里死于对方子弹的士兵人数远远少于死于肺气肿、体温过低及冻伤等高原疾病的人数。

冰天雪地的最大危险是冻死,而生火取暖是避免死亡的最佳方法。因此,我们拼命搜罗任何能够燃烧的物质,把背囊塞得满满的。

我们只带了很少的口粮。按原定计划,当我们抵达山顶后不久,一架载满食品的军用直升机就会飞到那里与我们会合。

我们按时抵达目的地,一天也没耽搁,而直升机却姗姗来迟,由于天气的原因直到5天后才露面。

在这5天里,我们只好用野战干粮配雪吃,到了第5天,野战干粮也所剩无几,我们只好用方糖充饥。

当直升机终于抵达时,雪山顶上人人喜形于色,却不敢大声欢呼,惟恐引起雪崩。

教官用鲜血换来了一个教训,在雪山上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使用爆炸性武器,因为巨大的爆炸声可能引起雪崩。

虽然我们在上山前都接受过高山作战训练,但是训练毕竟是训练,上了雪山后,许多事情还得靠自己慢慢摸索。

在雪山作战中恪守的战斗队形是纵队,不论是直行纵队、斜行纵队或是水平纵队,最忌讳的是以密集队形作点状移动,一般最好是以每人间隔5米以上作线式移动,彼此之间以能互相呼应支援为标准。

除了防范可能出现的敌人外,浮动雪层与冰川裂缝是最主要的潜在敌人。

此外,官兵间要系上固定绳以防范战友失足,另外随身携带的雪靴、冰爪、十字防坠钩和滑雪板都可帮助平衡身体。

冰川地形使得我们的机动性非常有限,主要是地表的坚硬光滑所致,若使用冰爪,则每一步都得花上好大力气去踩破冰层,这样容易让敌人发现行踪,若不用冰爪,一步踏上去,不是滑走就是摔倒。

平原地形作战时的许多常识到了雪山上都不再适用,比方说,修建在丛林中的掩体使用的材料不外乎泥土和树枝草叶,使用普通枪榴弹或火焰喷射器就算无法完全破坏掩体,爆炸产生的火苗也极可能引燃掩体材料而逼出敌人。

但在雪地里,就算使用火焰喷射器,也不可能把冰块与雪块所堆积的掩体烧起来,高热溶化的水再冻结成冰反而强化了掩体,即使穿甲弹也无法保证能绝对有效地穿透,更不用说一般的步枪或冲锋枪子弹了,这就是雪地作战的场地规则。

即使是百里挑一的神枪手,到了雪山上也会变成第三流的枪手,明明瞄准了目标,子弹落下的地方与目标却相差好几米。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以为这是因为茫茫白雪让我们看花了眼,把光学仪器认真调整,结果还是不管用。

教官告诉我们,子弹飞出枪膛的时候温度极高,而雪山上的空气却极冷,极大的温差导致子弹旋转不均匀,弹道不稳定,子弹落下的地方与预定目标自然相差甚远。

为了克服这一困难,我们采取了种种方法,既试过精确度较高的抵腰射击姿式,也试过调整测距仪,经过几个月的艰苦试验,我们终于逐渐找到了感觉,击中目标的比率比刚上山时提高了许多。

当我们终于与敌军生死相拼时,我们对雪山的环境已经十分熟悉,此外,我们还占据了战略制高点,形势对我方有利。

雪山上到处都是尸体,许多士兵因为吃了混有火药的雪而得了肠胃炎。

所有在雪山上作战的士兵都知道自己进了一个吃人洞,别想活着出来。

战斗是在10月份爆发的,我们凭借地形的优势,居高临下地干掉了许多印度兵,但他们就像蚂蚁一样多。

你刚刚杀死了4个印度兵,在他们身后又冒出了10人、50人,我们的手指因不断扣动扳机而酸痛不已。

有时他们的人数多得让我们担心会在战斗中耗光所有的子弹,那样的话,由于运输直升机5天才来一次,只要再来一批印度兵,我们就只有坐以待毙的份儿了。

幸好老天庇佑,这种情况没有发生,从山顶往下看,可以看到漫山遍野的尸体,它们一直无人掩埋,慢慢地腐烂,最后成为土壤的一部分。

我方的伤亡也相当多,我在雪山上的7天里便有27名战友阵亡。

人们说,你在雪山上可能冻死、饿死或病死,但绝不会渴死,因为只要随手敲下一块冰或抓起一团雪,就是纯净可口的水。

在1953年10月双方交战最激烈的时候,连这句话也变得不对了,山上的雪全都蒙上了一层火药,就连山脚的小溪也被污染了,许多士兵因为吃不干净的雪而得了肠胃炎。

当时我们的碉堡还没有盖好,为了躲避印军的炮火,我们在积雪下挖了一条5米深的战壕。

印军常常在夜间用迫击炮炮轰我们的阵地,我们蜷曲着脚就在战壕里睡着了,后来,抱着膝盖打瞌睡成了我们的习惯性动作。

我们自豪的是,如果你在山上死去,有人会将你的尸体立刻送回家乡,我们一般都把尸体抬到崖边,认真摆好等待直升机的到来。

据我军的一份情况通报,在克什米尔地区高寒雪山的我军已有270人死于严寒或当地极为恶劣的气候,另有2000多人负伤,而在与印军交战中伤亡的官兵人数还不到这个数字的三分之一。

印度在克什米尔地区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至今已有1万多名印度士兵因为冻伤或遭遇雪崩而残废,2000多名士兵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