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96章 天空战记六十七

第六百九十六章 天空战记六十七

汽车从各家的院子跟前驶过,渐渐远去。是啊,我们是把他们遗弃了!这美丽如画的乡村,这些勤劳的人民,他们创造的财富,全都被我们丢弃了!就象达维亚大片的土地那样,全都被我们给丢弃了!……你去体验一下这种强烈的感受吧!这到骨的仇恨,我要深深地埋藏在心里,时刻牢记,与敌人势不两立。

可是,要让我在一位普通妇女面前表露我内心的强烈感受,那我是受不了的,在我还没有勇气去正视妇女和儿童的眼睛以前,我是再也不想走进任何一处民宅了。我的决心已定!

我们在离村子很远的地方停下来,因为要向小孩子们打听路径。小孩子们,就象麻雀一样,说来就来一大群。他们争先恐后地告诉我们应该从哪一条路走。看得出,他们都对飞机很感兴趣。这时,我带领的几个战士发现孩了们手里拿着贮满蜂蜜的蜂房。

“这是从哪里弄到的?”中士向一个孩子问道。

“是那边养蜂场给的。”

“我们去要,他们也给吗?”

“那你就把我们的拿去吧。不过,你得拿烟叶来换。”

几个战士拿出马合烟来,跟小孩子们换了几个蜂房,随后,我们就照着小孩子们指的路线驶去。

走了一程,来到一片小树林。我们把车停在林下,就开始搜罗手头上有的食品填肚子,我们把蜂房放在饭盒里煮,好把蜂蜜煮出来,战士的干粮袋里还有饼干,我们就凑合着对付了一顿早餐。

晌午,我们进了波洛吉城,砖房,街道。我可好久没有见过这些东西了,我们把汽车停在广场上,接着,就着手做一项非做不可的重大工作:拆下机翼,然后把它装进车厢里。下一段路难走,飞机的机翼还象平时那样扎煞着是不行的。

军用汽车和成群的平民充塞着所有的道路。稍有疏忽,机翼就会被撞坏。没有扳手,但手头还有榔头、凿子什么的,帮手多极了,小孩子们都愿意帮这个忙。于是,我们就在广场上摆起摊子来拆飞机。那可真象是在闹着玩一样。

在这项工作即将结束时,我向小孩子们打听他们这里的医院在什么地方,一大群孩子前簇后拥地把我带到当地医院。

我那只受了伤的眼睛很不好受。

医生看了看我的伤,对护士说道:“给他登记上,必须住院治疗。”

“那可不行啊,我还有飞机呢。”

“在哪里?”

“在广场上。”

“你听听,他在说些什么呀!”医生茫然不解地对护士说道。

我不得不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个明白。

“那好吧,你要顾惜飞机,那你就别要这只眼睛了。”

我不大喜欢他这种冷酷的态度。我请求医生替我包扎伤口,放我走。他见我执拗,只好叫护士给我包扎伤口、打针,随后他就离去了。

护士们和女卫生员们一边替我包扎,一边劝我留下来住院治疗。

“昨天我们也收了一个飞行员。”一位护士一边从我的额角上往下揭粘得牢牢的纱布和绷带,一边说道。

“昨天?”我立刻想到了我的僚机飞行员科姆列夫上尉。

“是啊,我们还为他做过治疗呢。”

“他现在还在你们这里吗?”

“不在了。已经把他送走了,送到后方去了。”

“我可以请问您他姓什么吗?”

“那有什么不可以的你。姑娘们,你们去查一查后送登记表。”

我在猜想,她们说的这个飞行员会不会是科姆列夫上尉呢?他会被送到什么地方去呢?也许会把他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吧?那他在短期内可就回不到飞行大队了,我不由地回忆起昨天我们出动后的细节。

“他伤得重吗?”

“轻伤,他就落在这个村子外头了。”

这时,一位女卫生员走进屋子里来说道:

“他是科姆列夫上尉。”

“您认识他吗?”护士问道。

我好象打了一个冷战。

“昨天我和他一起出动的。”

“您住下来吧,把伤治好了……”

姑娘那温柔的语调,纤手的触摸,漂亮的蓝眼睛里流露着的柔情,这一切都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可是,伤口已经包扎好,飞行帽也已戴在头上。

“再见了,姑娘们!”

“再见!”

给我包扎伤口的那位护士微笑着,红润的嘴唇虚掩着整齐洁白的嫩齿,我望着姑娘的笑脸……可是,我必须上路。

远处,炮声隆隆,清晰可闻。小孩子们还都站在大门外等着我呢。

“开车!”我一边朝着汽车走,一边喊。可是,中士和战士却都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好象根本就没有听见我喊叫似的。

“出了什么事了吗?”我问。

“您没有听说吗?波洛吉城外,通往比雪沃的所有大路,全都被敌军切断了。”

要是能够继续东行的话,那我们从波洛吉城出发,经过比雪沃到达罗佐夫卡,再从罗佐夫卡出发,就能一直走到我们飞行大队的驻地沃洛达尔斯科耶机场了。

这几个大居民点我是极熟悉的,尽管这里离我们飞行大队的驻地很遥远,但这是一条直路,又加上有几个大居民点,在心理上就觉得这一条路似乎近得多,可是,情况突变,一切打算全都成为泡影。

在我们周围停下来的汽车越聚越多。这似乎能证实我刚才从战士那里听说的情况是不假的,因为这些汽车都不是从我们进城的那个方向来的,而是从东边进城的,与我们进城的方向恰好相反。

听刚来到的人说,苏联人把在他们前头行驶的汽车全部打起火了,我猜想,科姆列夫上尉这时候好象也该走到那个地方了吧?我不由地为他担忧起来。

载重汽车和马车越来越多,把我们包围在中间。继续停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呢?

“启动!”

我还记得我军在梅利托波尔城外发动的那一次进攻。看来,必须南行,同我军部队会合后,再和他们一起向东撤退。我身边带着地图呢。既然苏军已经从东边迂回波洛吉城,借助于地图是不难判断出苏军步兵和坦克的矛头所向的。

很明显,苏军的矛头是指向沿里海偏西北一带的!

我断定,越早赶到奥西片科城,就越有希望回到飞行大队的驻地沃格达尔斯科耶机场去。

我的沃洛达尔斯科耶机场啊,你现在离我太遥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