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97章 天空战记六十八

第六百九十七章 天空战记六十八

在洛吉城里,我们这辆载重汽车,上满了搭车的人。

在那些日子里,人群,象汹涌奔腾的洪流,一直向东宣泻而去,势不可当,即使途中遇到拦阻,这股人流也只会立即另辟途径,依旧自发地全力向东滚滚奔流,我们这辆汽车上挤满了伤员、归队的战士,还有没来得及赶到前线去的预备队战士。从他们的外表一眼就能看得出,这些人都是饱经战争磨难的。

他们的唯一愿望就是,突破敌人的包围圈,找到自己的部队,休息一下,洗一把脸,换掉穿脏了的内衣,吃一顿饱饭,好再去打仗,哪怕是到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去呢!一个与自己部队失去联系的人的强烈愿望和坚定意志,如今我是感受颇深的。

这头一天的痛苦心情使我深刻认出到,竭尽全力突围东去,在途中加入自己的部队或者别的部队,都是高尚情操的表现,局势要求人们有所建树,这些人与那些惊慌失措的家伙和胆小鬼毫无共同之处,与那些在类似形势下竟把枪支丢进草丛里慌忙换上便衣只顾自己逃命的家伙毫无共同之处。

天黑以后,我们驾车来到上托克马克村,而且不得不把汽车停在村边,敌人的轰炸机刚刚到过这里,一排排房子还都在燃烧着,被炸段的马车和被炸死的马匹丢在当街,大大小小的炸弹坑似乎还在冒着烟。

我们这辆汽车上的所有人,包括我们原来这几个人在内,全都跑去拣选被炸得到处都是的各种武器,我拾了几颗手榴弹,拣了一支突击步枪。我把这些东西全都带在身上,战士们把一挺轻机枪搬到车厢里,汽车司机在一辆破马车里找见一小箱烈性酒,在一片赞许的哄笑声中,司机把它塞进汽车里。

在村子中央,停放着很多军用汽车、牵引车、大炮,我从杂乱无章地挤满了各种车辆的广场挤到一伙高级军官跟前,想要听听他们都在谈论着些什么。

切尔尼戈夫卡、安得烈耶夫、沃洛达尔斯科耶……他们提到的这些村名,已经告诉了我一切。他们谁也没有提到梅利托波尔、阿基莫夫卡……这就是说,在这个地区的我军已经不是在进攻,而是在撤退!

在这里,我也见到了威风凛凛的大炮,可是,无论是炮架上,还是汽车上,却连一箱炮弹也没有。从这些军官的领章上一眼就能看出,这里既有步兵、炮兵,也有通信兵。兵种混杂。他们当中的每一个人,要是单个儿地看上去,那个个都是精力充沛,誓与敌人拼杀的好汉。

可是,要是把他们总合在一起来看的话,那也就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只是一心东去的共同愿望把他们凑合到一起来。

我也不例外,我也极想尽快离开此地,以免被敌人切断后路,以免炸弹落到自己头上。我无权在此地长时间逗留。我挤过来听他们说话,是为了发现其中最刚毅果敢的人,好跟着他一起从被包围的绝境中闯出一条生路来,我下定决心跟定这个军队集团一起撤退。

这一伙高级军官商定,明天拂晓出发。

我回到汽车跟前。只见飞机尾部的垂直安定面高高耸立在车厢上,车厢里又挤进了不少战士。我告诉他们说明天早晨出发,他们就立即散去,各寻住处,安顿过夜。

我们把汽车开到一座空闲的房子跟前,在院子里,我们见到了女房东,中士也许以为我不会跟当地人打交道吧,他抢先从驾驶室里跳出去,他和女房东之间的谈话,我们坐在车上的几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从离题十万八千里的虚无飘渺之处谈起,谈到艰苦时日,说起他和他的同伴差不多一天一夜没有吃到东西了。

女房东打断了他这不着边际的胡诌八扯,操着地道的俄语说道:“哎哟哟,我的可怜人!快把车子开进院子里来吧,就在昨天,炸弹把不少也象你们这样漂亮的小伙子给炸死了。我去给你们弄吃的去,我的可怜人!……”

这一顿晚餐我们都吃得很饱,我叫中士派人在汽车旁边放哨,他复述了我的命令以后就走开了,我叫他们明天早晨把我叫醒,由于极其困倦,我躺倒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没有人来叫我,是我自己醒来的,我睁眼一瞧,不觉大吃一惊:窗外,天色已经大亮!

汽车依旧停在原来的地方。

我一边穿衣,一边跑去寻找那几个战士。难道他们丢下我溜掉了?

唉,这哪里是什么溜掉了,他们还都在邻舍里安安稳稳地睡大觉呢!我拉扯他们,申斥他们。

这时,我突然发现了惹祸精——那一小箱4瓶的烈性酒,我把它忘记在汽车上了,没有把它带到我住的房间里来,在我睡熟以后,这些野小子就不管天不管地喝呀,玩呀,胡折腾了差不多整整一夜!

我把他们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要处罚他们,可是,这又顶什么用呢?丢掉的时间是再也找不回来的呀,昨天晚上还停在广场上的那些汽车、牵引车、装甲车,我们原来是指望着它们携带的,可是,如今它们早已远去。

现在,在清晨的寂静中,能够清晰地听见大炮在这个村子以西和以东两个方向轰鸣。

怎么办?如何是好呢?单独东行吗?毫无意义,一旦苏军摩托枪手冲过来,一顿扫射,我们这几个人全都得完蛋。我们手头弹药很少,人数又不多,全都算上,总共才只有5个人。

但是,不能让宝贵的时间白白丧失掉,我决定把汽车开到西边离这里最近的那个大村子切尔尼戈夫卡去,这个村子的轮廓,以前我从空中看见过,它象一条不宽的彩带,顺着盆地的地势蜿蜒伸展,长达数公里,我想,到了那里准能找到同路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