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698章 天空战记六十九

第六百九十八章 天空战记六十九

我们在紧贴造林带的乡间大路上行驶着,每当驶过急转弯处、有沟的地方、下坡路时,我的飞机就轰隆轰隆地响个不住。

我们在草原的沟堑之间行驶着,汽车和飞机不停地来回晃荡,这样走下去会有什么结果呢?真难说我们能从这个偏僻的地方爬出去,到处都是枪声,子弹在你的头顶上织成了密实的火网,你被死死地罩在这个火网之下,宛如掉进封了顶盖的深坑。

在切尔尼戈夫卡村边的几处房子跟前,我们见到了我军人员,这立即使我们振奋起来,我走到一位年轻的炮兵军官跟前,做了自我介绍,告诉他我是干什么的,是从哪里来的,我出了什么事。

“那你就跟我们在一起吧。”他连看也不看我一眼,“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着后卫战斗,阻击进攻的苏军部队。”

从他说话的语气里不难听出:情况不妙。

“那边就是司令部,他们正在打点行装呢,你去跟他们联系一下。”他建议说。

我们驾车跟在司令部一辆装甲车的后头来到村子的另一头,这里是林带,聚集着好几十辆汽车和自行榴弹炮,还有不少战士和军官,一跟就能看出,他们当中的多数人是司令部工作人员,这里还有一些被丢弃的敞着车门的半毁的载重汽车。

突然,敌机飞临头顶,人们全都离开汽车和大炮,跑进树林里去。终于平静下来了,我们又回到人群当中等待着,我一会儿走到这一群人跟前去听听,一会儿又走到那一群人跟前去听听,总想摸清楚此地的真实情况和指挥员们下一步的打算。

据说,白天无论从哪一个方向都无法突围,必须等待夜的降临,把全部力量凝成一个拳头行动。

就是这么一回事了,等待着夜幕降临吧。

我们是不是可以自己去试一试呢?恐惧和手忙脚乱,只能导致措置失当,也许南边会平静一些吧?

我把那一堆被丢弃的汽车看了一遍,发现其中一辆一吨半载重汽车全然是完好无损的,而且车上还有汽油,我把中士叫过来,他给汽油导管加压试了试,还真启动起来了。

现在我们有两辆汽车了,我坐进驾驶室,抓过方向盘,这时,人们立即一窝蜂似的拥到我这辆汽车上来。

不行,我们不能坐等天黑,于是,我们绕着切尔尼戈夫卡出发了,我们刚行驶没有多远路,就发现小树林里停着一辆小型特种汽车,我们朝着那个方向拐去,打算从驾驶员那见打听一点什么消息。

这时,我看见一位体态端正年轻标致的陆军将军,正在林间小道上焦急不安地走来走去,不,与其说他是在走来走去,莫如说他是在焦急不安地跑来跑去更恰当些,我问他如何才能把这架飞机送到沃洛达尔斯科耶机场去。

他是那样烦躁不安,那样全神贯注地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以至于他楞楞地呆望了我好一阵子也没有作声。

“什么飞机?”他突然直勾勾地问道。

我全明白了,我没有必要给他出这样的难题,看得出,他也和我一样,完全不了解眼下的敌我态势,也许他正在为他丢掉的成千名战士担忧呢,也许他正在为如何把这个残余部队从这个绝境中带出去和往什么地方去的问题而冥思苦想呢。

他那年轻人的眼睛由于缺乏睡眠而熬得火辣辣的,失去了神采,也许是泪水迷茫了他那一双年轻的眼睛吧,看着他那失神的目光,我心里很难过。

“我该怎么办呢,长官?”我终于鼓起勇气把问题提出来,并且向他报告了我是干什么的,打算请他帮我什么忙。

“怎么办?……那不是,就在下边,司令部就在那个小山沟里,你去问问他们,看他们能给你出点什么主意。”

这里也有司令部!那就是说,眼下这个地方显然是一个装甲旅的司令部了,因为只有在陆军旅级的领率机关才设置空军的高级联络官,这里也有空军的人,这对我可真是莫大的鼓舞,我必须去见空军的高级联络官。

在山沟里,到处都是烧毁文件留下的灰烬、胡乱丢弃的防毒面具、翻倒的木箱,我从老远就看见人群中有一位空军军官,根据领章一眼就能认出来。

他个子不高,胖胖的,少将军衔,他正在给司令部工作人员下达着什么指示,能见到他和其他空军人员使我高兴极了,我甚至没有等他讲完话就走上前去报告了。

“您能允许我跟您说几句话吗,长官?”

“你说吧。”

我把拖着一架飞机长途跋涉来到这里的经过向他做了报告,少将仔细端详了我一会儿,从他那疲惫而镇定的眼神里,我看得出,他对我的做法是赞许的,只是没有把话说出口来。

“你听我说,少校。”他一边说着,一边往鼓鼓囊囊的文件包里塞一包什么东西,从他的语气里,我差不多猜到了往下他想要说什么,少将严肃地看了我一眼,说道:“要是你空身一个人从这里出发突围,那就太好了。至于飞机嘛,烧毁它吧。”

“明白了,长官。不过,这太使人痛心了,这架飞机曾经陪伴我出生入死呀。”

“还是烧毁它吧,拖着这架飞机是无法突围的。”

“是,烧毁它!”

我敬礼转身,随即离去,顺着陡峭的小路向山顶爬去,刚爬到山顶,就看见野地里有一个不大的干草垛。

火焰包围了干草垛,飞机在于草垛上燃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