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02章 天空战记七十三

第七百零二章 天空战记七十三

有一次,我们出动16架战斗机为轰炸机机群护航,这个机群的带队长机刚发现一个不大的敌军部队,就迫不及待地投下炸弹,其余轰炸机也都跟着他投了弹,我实在想不通。

我想,如果顺着这条大路继续往前飞,那大概会碰上更重要的目标,为什么要这样随随便便地Lang费时间和弹药呢?这简直是瞎指挥!全无任何主动精神!

那些投完炸弹的轰炸机掉头返航了,只有一架轰炸机还在继续往前飞,我猜透了这架轰炸机机长的意图,于是,我带上我的全部16架歼击机紧紧地跟了上去,我们16个战斗机飞行员都下定决心,全力掩护这架轰炸机,我们认为,为掩护如此勇敢的轰炸机机长,牺牲是值得的。

过了一会儿工夫,只见苏军的坦克和汽车,顺着大路,象潮水一般拥来,我们这架轰炸机不顾敌人高射炮火的阻击,勇敢地向目标扑去,对准敌坦克和汽车最密集的地方俯冲,准确地投下了全部炸弹。

大路上,一团团浓烟烈火腾空而起,我们见了这一幅情景,真是高兴极了,一个勇敢而积极主动的轰炸机机长给敌人造成的损失,竟远远超过一个轰炸机机群给敌人造成的损失。

在返航的路上,我们象在阅兵式上那样,编成整齐的队形,严密地保护着这架勇敢的轰炸机返航,是啊,这样的最高荣誉,这个勇敢机组的全体成员是受之无愧的。

在返航途中,我的僚机飞行员瑙闪亮上尉的飞机出了问题:发动机排气管喷出长长的火舌,这显然是气化器出了毛病,这种故障在飞行中是无法排除的,于是,我决定同我的僚机一起,在就近机场落地。

落地以后,我们把飞机朝一旁滑去,离开了跑道,接着就着手抢修,我们刚刚摆好工具,就来了一辆小汽车,一位衣着整洁的年轻中尉从汽车里走下来。

“我是大队长祖索上校的副官。”他自我介绍说,“命令您立即撤离此地。”

“我们马上修理好就飞走。”

“大队长命令……”

“懂了,中尉,命令谁都会下。”

副官走了,我们忙着修理发动机,可是,没过几分钟,副官又回来了。

“祖索大队长命令:即刻撤离此地,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派牵引车来把飞机拖走。”

“收拾工具。”我对我的僚机飞行员说,“咱俩调换飞机,我飞你的飞机,你飞我的。”

我们起飞了,发动机排气管又喷出火舌,火舌越喷越长,快要烧到水平安定面了,我想尽一切办法,总算飞到了自己的机场,落了地……

第二天,我完成强击任务返场落地以后,见我们机场上来了很多不熟悉的飞机,还有两架折断了起落架的飞机瘫在飞行场地中央。

“这些飞机都是从哪里来的?”我向机械师丘金军士问道。

“都是祖索上校那个飞行大队的。”

“简直是乱七八糟!”我的僚机飞行员瑙闪亮上尉不满地嘟哝着。

“就是嘛。”我赞同他的看法,“要是现在能见着那位副官和他们的大队长,那才好呢。”

“何必见他们呢?从现在起,咱们再也用不着穷忙乎了!”机械师丘金军士兴高采烈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

“咱们该回去休息了,现在,正向祖索上校这个飞行大队移交飞机呢。”

听机械师这样一说,我不觉大吃一惊,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感笼罩了我。我此时既高兴又伤心。

高兴的是,沉重的作战任务暂时从肩头上卸下来,可以透一口气了。

伤心的是,从明天起,你就被剥夺了打击敌人的权利!

要知道,正是这一群**子,把我们赶到这一片渺无人烟的大草原上来的呀,这不就是说,去打击这一群**子的不是我们,而是别人了?谁去为我们那些牺牲的战友报仇呢?

在指挥所的地下掩蔽部跟前聚集着很多人,飞行员和机械师们见了我们老远就喊,叫我们快些过去,看来,那里饮宴刚刚开始,这宴会真可以和大城市的豪华宴会相媲美,机械师洛延科军士站在桌子旁给大家往杯子里倒正宗的老白干酒,祝酒的欢叫声不时地在空中回荡。

“为胜利干杯!”

“为生存干杯!”

在离指挥所不远的地方聚集着祖索上校的部属,看来,他们很羡慕我们。

此时向全体飞行员发出了列队口令,科拉夫少校和祖索上校来到这两个飞行大队并列的队列前面,我们的大队长科拉夫少校宣读了关于移交飞机的命令,随后,他宣布说,要派一部分飞行员把飞机送到祖索上校的飞行大队所要去的地区。

“是不是要把这些飞行员留在那里不放回来了呢?”我们当中的一个飞行员问道。

祖索上校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沉默了一会儿,大概他在思索着如何回答更妥贴吧,看得出,他在耍滑头,他想要连同飞机一起,从我们这个飞行大队里带走几个飞行员。

我在想,已经荣获勋章的飞行员,祖索上校是无权扣留的,于是我宣布:“我们这些老飞行员去给你们送飞机!”

“我们不需要飞行队长,飞行队长我们有。”祖索上校说道。

我在等待着我们的大队长科拉夫少校表示态度,可是,他却一声也不吭,难道他看不出祖索上校这个滑头想要扣留我们飞行员吗?是不是他对这件事持无可无不可的态度呢?大概是的,因为他从来没有带领这些飞行员出动过。

他对我们飞行大队未来命运漠不关心的态度,很使我气愤,这不是很清楚吗,飞行员别列诺上尉、科兹洛夫中尉、潘诺强中尉、韦基中尉等人,都是经过严酷的战争考验的,都已经成为成熟的长机飞行员了,飞行员都眼巴巴地望着我,他们大概在想:难道您就真的不想保护我们吗?”

“我同克科上尉,再加上几位中队长去给你们送飞机。”我感到战友们都在支持着我,于是,我又插了话。

祖索大队长当然很不高兴,从他那黑眼睛的表情上,一眼就能看得出。

“不敢劳各位大驾。”他很不满意地瞟了我一眼,“我们自己能把飞机带走。”

队列解散,在祖索上校带领着他的飞行员离去以后,科拉夫大队长冲着我说道:“雷少校,你的行为过分了!”

“难道您看不出他们想要扣留我们的飞行员吗?”

“我没有义务对你说明看得出什么或者看不出什么!”他打断了我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