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06章 天空战记七十七

第七百零六章 天空战记七十七

为了弄清这个传闻是否属实,我决定去找大队军务参谋连科原上尉,他正一个人坐在堆满文件的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

“撤销你的职务,这还算不得什么可怕的事情呢。”听连科原上尉这样一说,我真象挨了一闷棍。“他们已经把你开除军籍了,少校!”

“难道他们真的连我的军籍也给开除了?”

“昨天,大队长把你过去的事情统统都端出来了,又是跟他顶嘴啦,又是战术上胡来啦,他用他的话说,那就是:你违反了《航空兵战斗条令》的规定。当然,还有你最近跟友邻飞行大队的长官顶嘴这件事。”

听他这样一说,那可真是如同闷雷轰顶,我呆呆地望着他,怎么会是这样的呢?从战争打响那一天起,我一直是在不顾性命地与敌人拼搏呀,在这个飞行大队里,我击落的敌机数目不算少,可是,现在呢,我刚刚来到后方,就不配做军人了,就不配当飞行大队的领队参谋了!

“不过,这还不是事情的全部。”连科原上尉接着说道,“你的事情已经上报到军事法庭立案了,你看一看这个,这就是科拉夫大队长送到军事法庭去的对你的起诉书副本,你可以拿去看。”

看了这个上报立案的副本,我简直气得发疯,面对着打印在这张纸上的卑鄙无耻的捏造,我全身的血液沸腾了,燃烧起来了。

我想马上就去找科拉夫少校,开城布公地向他说个明白,但是,我知道,在如此激动的情况下,是不宜这样去做的。

我在房间里心烦意乱地来回走动着,巴不得马上弄清楚我到底闯了什么祸,我深感遗憾的是,我现在已经来到了后方,不可能坐上飞机去跟敌**干一场!只有面对着生命危险,只有跟敌人死拼,才能使我摆脱这沉重的精神压力,才能平息我内心深处越来超强烈的愤慨,才能让他们知道我绝不是那种可以任人践踏的窝囊废!

我离开房间,朝着街道匆匆走着,我需要远离人群,一个人独自好好想一想自己过去的言行举止,清醒地估量一下自己目前的处境,我需要以第三者的身分去衡量自己和他人。

至今我仍然坚信,我的作为是没有错的,在作战中,我没有给军人这个光荣称号抹黑,我从来也没有过高估计自己的功绩而居功自傲,我对人对己同样严格,我对前线生活的错误方面从不迁就姑息,可是现在呢,正是爽直的性格坑害了我自己!

伊诺大队长又住进了医院,现在,有谁能伸出手来拉我一把呢?

科拉夫大队长下令,不准我参加飞机的改装训练,命令我呆在宿舍里,我成了这些长官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从早到晚,我把全部时间都消耗在公园的椅子上了,在这里,我可以回忆我积累的战斗经验,可以探索新的战术动作。

在我的笔记本里,有益的结论性看法日益增多。

在我那本绘图册里,也每天都在增添着新的战术示意图。

我相信,我总结出来的这些有益的东西,在不久的将来,即使他们依旧不准我用,对于其他飞行员也是有用处的,这项工作倒使我摆脱了沉重的精神压力,使我暂时忘却他们对我正在日益加紧的迫害。

在空闲时间里,每天晚上都有一些战友来看望我,他们把与我的案件有关的新闻,全都讲给我听,看来,我们飞行大队的长官们,已经要求上级收缴我的一级勋章了。

有一次,在公园上,法捷上尉同我有过一段很有意思的对话。

“雷金,你不生我的气吧?”

“这话从何说起呀?”

“怎么,你不知道吗?……这事可不怎么带劲儿,是你把我推荐给大队长的,可是,他们却让我顶了你的职位,你说说,这象话吗?!”

“啊,原来你说的是这个,这与你本人又有什么关系呢?你这个怪家伙!正因为你接管了我这个飞行大队的领队参谋,我心里才踏实,才高兴呢。

这个大队的飞行员都相当好,你要设法把他们训练好,准备去打仗,这个你拿去,这是我的战术笔记,你就照着这个去训练他们好了。

你要记住,要想取得空战胜利,就必须占有高度、速度、机动能力、火力这四个方面的优势。

在我的笔记本里,都写得很详细,我多么想亲自到空战中去检验我总结出来的这些经验啊!”

“你一定会有机会去亲自检验的,我们还要一起跟**子正经干一阵子呢!”

“我担心的是,他们再也不会给我升空作战的权利了。”

“你瞎想些什么呀?别再胡思乱想了!”

“还是让我自己来把这个案件搞个水落石出吧。”

后来,当我平静下来的时候,我才觉得我过于懦弱了,我想,即使他们把我开除出军队,我在思想上仍然是一个坚强的战士。

自杀吗?那是意志薄弱者的怯懦行为,我要用实际行动为真理而斗争。死,要死在战场上!我要设法上前线去,如果我们大队长容不得我,那我就随便到哪一个飞行中队去都行,只要能上前线去打仗就行。

于是,我决定立即给驻扎在阿斯塔纳的集群飞行训练总教官马克元将军写信。

几天后,我收到了肯定的答复,可是,军事法庭已经开始审理我的案件,在这期间,我是无权上前线的,我的案件越弄越大越可怕,那简直就象一把利剑悬在我的头顶上,军事法庭的刑事侦察员死死地抓住我不放。

只剩下唯一的出路了,那就是私自逃到前线去参加作战,但是,没有随身证件,这样做是困难的,也很危险,人家会把我当成临阵脱逃的逃兵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