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07章 天空战记七十八

第七百零七章 天空战记七十八

一天晚上,我刚走进宿舍,差不多全大队的飞行员都朝着我跑过来。

“伊诺大队长转到这里来了!”

“他住在什么地方?”我立刻感到精神异常振奋,想马上就跑去见他。

“是今天把他送到这里来的,他的伤还没有好,现在他住在自己的宿舍里呢。”

第二天早晨,我找到了伊诺大队长的住处。

“啊,原来是你呀,雷金。快进来,快进来。”他一边从**抬起身来把手伸给我,一边说道。

在他那没有血色的脸上,已经能够微微看到红晕,眼睛也显得有神了,我高兴地猜想,他的伤大概快要好了吧,大队长好象猜透了我的心思,他说,他很快就会好的,他早就想回到大队里来,所以,才急着离开医院。

“说说吧,你出了什么事?”他突然转了话题,把头放回高高的枕头上。

我把所发生的事情,全面地向他做了报告。随后,我又从衣袋里掏出有科拉夫少校签字的那张送交军事法庭的起诉书副本。

伊诺大队长看过这张满纸胡言的起诉书以后,就用手垫着后脑勺默默地躺了好长时间,我也默默地等待着听他将要说些什么。

“是啊,情况很复杂呀,雷金。我得好好想一想怎样才能帮助你澄清问题。”

我在大队长面前承认我有过错,但也指出,他们对我有偏见,而且心毒手狠,有了过错给予惩处是一回事,但残酷地迫害那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性质的行为了,我请求大队长为我写出公正的鉴定,并且把它送到军事法庭去。

“我多少还是了解你的。”大队长笑着说道,“你说的对,如果谁犯了错误,那可千万不要把他的所有好的方面统统一笔勾销。遗憾的是,我们有些当长官的搞的却完全是另外一套:要是谁绊了一跤,那他们就会给这个人再踹上一脚,把他踩进泥里去!他们生伯这个人还会站起来,甚至站得更高……你的战斗出动次数有多少?”

“400多次了。”

“击落几架敌机?”

“正式算数的是12架,还有一些未计算在内的。”

“你看,这个事实却是谁也无法一笔勾销的,老弟。”

大队长用一只胳膊支撑着身子斜躺在**,他批评我过于冲动,也抱怨这件事他们搞得太过火了,随后,他打听了每一个战友的情况,包括学习情况,我觉得,仿佛我们是在前线,正坐在机翼下面谈心呢。

“你回去以后,可以参加飞行大队的正常生活,我今天就给你写鉴定,写完就送到集群司令部去,今天就写!”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

我高兴地离开了伊诺大队长,真理已经出来替我说话了,明天一定会有好结果的,我放心地等待着好消息。

一天,通信员跑来。

“大队长正在到处找你呢。”他说完就走了。

这使我感到慌恐不安,我想,也许他们马上就要把我送到军事法庭去受审吧,我来到大队部,科拉夫大队长皮笑肉不笑地接见了我。

“你游荡够了吧?”科拉夫少校傲气十足地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么几个字,“瑙缅科将军从集群司令部来电话,叫你明天坐车到机场去,给友邻飞行大队的飞行员介绍梅塞施米特式歼击机的情况。”

“是!”

来到友邻飞行大队的机场以后,我意外地碰上在食堂里跟我吵过架的那个校级军官,他很礼貌地把手伸给我。

“中校年科建。”他首先自我介绍。

“少校雷金。”

我们在一起商量妥要讲的内容以后,就一同进课堂了。

于了两个小时我最得意的事情——飞行、打仗,我把知道的东西,把至今依然在领空的敌机的情况,全都讲了,飞行员们提出很多问题,回答问题占去的时间比讲课占去的还多。

随后,他们请我到机场上去看新式改进的飞机,我可真想驾上飞机上前线去!……

上完课,这个飞行团的副大队长请我到他家里去共进午餐,在宴席上,我见到一位曾经见过面的人——少校大队领航参谋,他们夸奖我一番,而且很关心我的生活,看样子,他们两个人都不愿意再把那一次在食堂里发生的冲突显露到脸上来。

于是,我决心把我的悲惨遭遇,全部讲给他们听,当我讲到某些**肆歪曲事实真相时,他们大为震惊,都同情我的不幸遭遇,中校还表示,他一定要就这件事给集群长官写信,说明事实真相。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我们飞行大队接到命令,要转移到另一个地区去接收飞机,并着手训练,我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就去问科拉夫少校我怎么办,他命令我留下,等候军事法庭审判。

“长官,伊诺上校给我写的鉴定你们送到军事法庭去了吗?”

“你放心,我们已经送出去了。”他答道。

“不对,你们没有送出去!”我确知他在撤谎,所以,当即予以反驳。

“那么说,你比我更清楚了?”科拉夫少校阴险地冷笑着说,“我说过了,我们已经送出去了!”

“那咱们就去检查一下吧,长官。这鉴定,至今还在军务股压着呢,你应该知道,这鉴定是关系着我的命运的呀。”

“那好吧,咱们检查去。”

我们一同来到隔壁的军务参谋办公室。

“你告诉雷金少校,咱们是不是已经把伊诺上校给他写的鉴定送出去了?”你听一听,科拉夫少校这话是怎样问的!有这样问的吗?这不明明是向军务参谋暗示,叫他如何回答我吗?

昨天,军务参谋告诉我说,那一份鉴定还在大队部里压着呢,现在他将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呢?他不会昧着良心说假话吧?

“没有,没有送出去,长官。”

“这怎么可能呢?你简直是在胡说八道!”

“我说的是实话,长官,是您亲自下令不叫我送出去的呀。”

我盯着科拉夫少校的眼睛,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出来了。是啊,叫我说什么好呢?!

我站在房门外,听得清清楚楚,科拉夫大队长正在狠狠地训斥军务参谋,还威胁说要关他禁闭呢!

我们飞行大队准备夜间坐火车出发,汽车都装在平板车上发送,飞行员和机械师都坐客车车厢,在这紧要关头我该怎么办呢?

这时,我想起我在青年时代曾经不买车票坐过蹭车,我定要跟着本大队一起走,我不能留在预备团里!在我那个飞行大队里,战友们都了解我,如果军事法庭要审判我,战友们都会站出来保护我的,要是把我留在预备团里,那我就是生人了,更何况我舍不得离开我那个团结和睦的集体呢!

当我去找当地的集群联络处请求随本大队出发时,值班参谋说:“你可以随本大队一起出发,我真不明白,他们搞的是什么名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