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13章 天空战记八十四

第七百一十三章 天空战记八十四

每一个飞行员在机群中的位置已经确定,而且祖索飞行大队派来的那位飞行员,正在等着我们同他一起上飞机呢,这时,集群司令部突然来命令,叫我们飞行大队向克雷姆斯卡亚镇地区派出一个中队的战斗机,那里发生了空战。

克雷姆斯卡亚镇位于前沿的对面,这我想起了一件往事。

……那时,我们飞行大队的一部分军官来到设在那里的夏季乌拉尔联邦组织的训练营,我们住的帐篷离一家罐头联合工厂不远,有一次,我到这个工厂的机械车间办事,听说厂里有一个滑翔小组,还有一架刚得到不久尚未组装起来的滑翔机。

我很想看一看这架滑翔机,那些向我热情介绍他们这件宝贝的小伙子们,立刻猜到我绝不是一个与此项运动毫不相干的人,他们请我帮助他们组装滑翔机,请我替他们试飞,我都一一答应下来。

于是,我们把装着滑翔机部件的大箱子拉到镇郊,把滑翔机组装起来,随后又把它拖到山丘上去,以便于起飞,我在驾驶舱里坐定以后,大卡车就拽着牵引钢索向前疾驰而去。

滑翔机离地了,我做了几个转弯动作,检查了操纵系统,该着陆了,可是,下面找不到可供着陆的空闲场地,而滑翔机却再也等不得了,下面是一片菜地,我设法继续朝前飞了一段距离,就降落在一片马铃薯地里了。

在我解开保险带走出驾驶舱的时候,见一大群孩子拼命地朝着滑翔机落地的地方跑来,小孩子当然是不顾这是谁家的地,那是哪家的庄稼地的,这一来,又引得各家各户的主妇们跟在他们后头连吆喝带喊叫地飞跑而来。

她们没好气地嚷嚷着叫我们把滑翔机弄到空闲场地上去,我们只好拆散滑翔机,把它拉到离镇子远些的地方去重新组装。

组装完毕,我们就拖着滑翔机朝一片青草地走去,我重新坐进驾驶舱,又起飞了,机翼下面是一大片向日葵地和玉米地,山坡上的野花红艳可人。

我正在飞着,突然发觉不知是谁粗心大意,竟把操纵钢索接错了,滑翔机再也不听我使唤,尽管我竭尽全力设法安全落地,但是,无济于事。

滑翔机坠毁了,别人把我从滑翔机的残骸下拖出来,待我清醒过来睁眼看时,只见滑翔小组的人和一位中年男人正都俯伏在我的身边。

中年人痛楚地摇了摇头,看得出,他很为我难过,我的腿动弹不得了,这位中年人,看样子,原是来赶我们走的,是来训斥我们践踏了农场的青草地的,可是,现在呢,他甚至把自己的汽车也让给我,好把我送回夏季训练营去。

滑翔机很快修复,它又载着男女青年翱翔在克雷姆斯卡亚的天空,它在多少年轻人的心里激起了上天的渴望啊……

“克雷姆斯卡亚上空正在进行空战……”这不能不勾起我对一段往事的回忆。

此时,科拉夫大队长把我叫过去命令道:“你的任务是掩护克雷姆斯卡亚,敌轰炸机和战斗机机群,正在往那边飞呢。

“是!”

“你能应付得了吗?”大队长的意思是说,我不熟悉这里的地形,空中定位一定很困难。

这个问题倒也使我犹豫了一下,我回答说一定完成任务,但心里却在想着此次战斗出动要解决的另一些比完成任务更为重要的问题。

我离开前线整整半年了,这是孜孜不倦地学习的半年,是深入探索战斗机战术问题的半年,在这半年里,我经过深入思考得出的结论,推翻了许多陈腐过时的双机编队战术动作和机群战术动作,又根据此次战争的要求,把战斗机的战斗活动明确地分了类,并结合作战经验找到了相应的现代战术。

我在笔记本里记下的各种示意图,在地下掩蔽部里讲过的课,在机场上空进行的训练飞行,我们飞行大队集体积累的全部战斗经验,我们必胜的坚强信念……所有这一切,全都融合在我这以准确打击敌人为主旨的新的战术之中,解决这一类问题的主观条件和客观条件都已成熟,我本人和我这个飞行大队的全体飞行员,都能承担得起这项任务,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象F-10B这样完善的现代化高速战斗机,其他飞行大队也都装备了完善的现代化高速战斗机和攻击机。

几乎所有上前线的飞行员,都是经验丰富的,祖国为我们提供了大量军事技术装备而使敌人在许多战场上的短暂优势化为零,在这1951年的春天,祖国人民的必胜信念鼓舞着我们每一个飞行员奋勇前进,勇猛杀敌。

……我们的16机编队起飞了,立即与老虎——集群副司令高博将军的代号——联系上了,他在前沿观察所里呼叫我们去掩护地面部队。

我们在友邻飞行大队机群的后头跟进,此时向我们通报空中情况说--空中平静,要注意观察,敌轰炸机机群很快就会出现。”

我们这个16机编队的掩护区域是克雷姆斯卡亚的前沿,从前,我们受领类似任务以后的行动方式是:到达指定区域以后,立即建立环形航线,也就是,每二架飞机都以低速尾随前头那架飞机,互相跟进盘旋。

敌米格和苏式战斗机,通常都是从高处朝着我们猛扑下来,在这种情况下,敌机就拥有最重要的具有决定意义的高空俯冲速度优势,而我们则处于逆境,被迫接战。

我分析了数十次空中格斗的经验,研究了垂直平面内各个空战要素的先后次序,以及各个要素之间的联系,遂把速度这个概念分解开来,如果说速度是格斗制胜的决定性因素,那么,如何才积蓄能量,并使之转化为突如其来的机动动作,转化为突然进攻,转化为克敌制胜的强大火力呢?

这个问题我早在改学F-10B式战斗机时就已经找到答案了,我得出来的结论,已经被全大队飞行员接受。

我们在卡霍卡地区创造的剪刀式战术动作沿用了一段时间以后,就再也不用了,这是因为老是守着那种只在战区上空慢悠悠地穿梭巡逻的老办法去防御敌轰炸机的来袭,必然置自身于敌战斗机的火力之下,我们必须主动向敌人进攻,对敌机发动突然袭击,确有把握地去打击敌人,所有的飞行要素,都必须服从于这个目的。

我们初次来到克雷姆斯卡亚地区上空时,我就运用了我日夜思考探索过的新办法,我们的16机编队采用了在此以前从未用过的战斗队形,这就是一域多层战术,具体地说,就是各双机组之间保持数百米高度差,并且从第二层开始,依次朝着背阳光的方向错开。

我们的飞行高度是12000英尺,但是,我们并不对准克雷姆斯卡亚方向飞,而是有意向南偏出去许多,我们在始终与前沿保持一定距离的条件下,深入到敌人控制的空域去。

我们有足够的飞行高度,宽阔的视野,就不怕任何突**况,这首先是因为我们能够彼此照应,每一个人只须注意战友的行动就行了,而无须象从前那样,要时刻分心去调整自己在密集编队中的位置,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

其次是因为集群指挥部早已向我们通报了空中情况,我们都知道一定会在克雷姆斯卡亚上空与敌机遭遇,我们的全部注意力,都只集中在与敌机遭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