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18章 天空战记八十九

第七百一十八章 天空战记八十九

我们从前在泽尔诺格附近训练新飞行员时曾经提出过:在你离开飞机座舱以前,对你来说,飞行还不能算是结束了,你必须随时保持警惕,现在,所有飞行员都有必要重温这句老话。

科兹洛少尉搭着顺路的便车回到波波维切斯卡亚机场来了,他讲述了他在空中出的事,也讲到在战斗的最关键时刻,带队长机凯明前上尉的可疑举动,这时,我终于认定再也不能信任凯明前上尉了,但是,科拉夫大队长却迟迟不做结论。

几次战斗的胜利,终于使飞行员们相信我们创造的新的战术动作,都是行之有效的,但是,要想使这种新战术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来,我们目前所差的只是兵力不足这一条了。

在每一次空战中,敌机在数量方面总是占优势,然而我们的大队长至今仍然认定派小机群去掩护我方防御前沿要比派大机群好。

“你有你的千条计,我有我的老主意。”,那有什么办法呢!

我们在我军步兵阵地上空飞行时发现,我军精锐预备队,正在源源不断地开赴前线,这表明,我军快要发动进攻了。

快些发动进攻吧,快些!

从北乌拉尔斯克到里海这一条漫长的战线,暂时处于相对平静状态。春季,道路泥泞不堪,部队无法行军,大河也难以横渡。

将及4月中旬,这条战线的形势开始好转,苏军的所谓蔚蓝色防线开始收缩,道路也干爽硬实了,我们从远处传来的隆隆炮声中得知,我军已经转入进攻,苏军再也没有喘息的机会了。

后来才向我们通报说,此次进攻作战的目的是夺取叶卡捷琳堡,此地是敌军的重要防御支撑点。

我们飞行大队的任务是,从空中掩护处于突破地带的我军地面部队,我们深知这项任务相当艰巨,因为敌人在这一带集中了强大的轰炸机集群和战斗机集群。

在我们机场上,飞机发动机的轰鸣不绝于耳,我们飞行大队的和友邻飞行大队的四机编队和六机编队,一队接着一队地朝着克雷姆斯卡方向飞去。

眼见得我方飞机如此零打碎敲地出动,我真想站在跑道中央去阻止这些小机群起飞,应当把这些小机群合在一起出动才是。应当用握紧的拳头去消灭敌人,而绝不可叉开五指伸着巴掌去给敌人挠痒痒。

科拉夫大队长站在飞行员们中间,打开他的飞行图囊,随后又往小本子上写着什么。

“瑙闪亮上尉!你带领一个四机编队。”他宣布道。

“是!”瑙闪亮上尉忙应道。

我给瑙闪亮上尉使眼色,叫他请求增加飞机数量,早在1949年,我就同瑙闪亮上尉一起多次执行战斗任务,空中情况复杂意味着什么,他是最清楚不过的。

瑙闪亮上尉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大队长,盼望他再指派一个人带领另一个编队同他一起出动。

“雷金!你带领第一中队一个16机编队。”

瑙闪亮上尉满意地朝我转过脸来,看得出,他很高兴。

“是!”我面向大队长应道。

“瑙闪亮起飞以后,过半小时你再起飞,作为加强兵力。”科拉夫中校冷冷地命令说。

我觉得这太成问题了,这也算是加强兵力?等我赶到战场上空的时候,苏联人早就把瑙闪亮上尉带领的这个四机编队吃掉了,只有一个中队同时出动才稳妥呀。

“我给你布置的任务你听懂了吗?”科拉夫中校用一种陌路人的口气向我发问,而且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他的目光阴森莫测,上下嘴唇闭得紧紧的,仿佛他在竭力憋着,好不使他那一连串的骂人话脱口而出。

“执行!”

“是,长官!”

飞行员们陆续散去,在一段时间里,科拉夫中校甚至没有察觉到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了,我心绪不宁地朝着自己的飞机走去,我多么希望大队长快一点离开这里到地下掩蔽部去呀,只要他不知道瑙闪亮上尉带领的四机编队是何时起飞的,那我就能钻空子提前起飞去支援战友。

瑙闪亮上尉带领的四机编队升空了,很快就消逝在远方,我坐在飞机座舱里,一分钟又一分钟地熬着,心急如火,真盼望我这个16机编队能够早些起飞。

我能清晰地想象得出克雷姆斯卡亚上空现在的局面,只有那些每天都亲自参加空战的人,只有那些多次感受过胜利的喜悦滋味儿和深知失败的惨痛教训的人,才能想象得出空战的情景。

科拉夫中校从来就没有执行过战斗任务,他怎么可能了解什么是战争呢?他只会打着为了祖国和人民的旗号往火坑里推人、下命令!

我连表也没有看一眼就打出手势——开车,因为我觉得我们可能来不及援救战友了,直到升空以后,我才看了看表:我们是提前15分钟起飞的。

我从耳机里听到瑙闪亮上尉的声音:“我攻击!跟紧!上方有10多架米格机!”

我用无线电发射机向指挥所报告我去上工,克雷姆斯卡亚上空的险恶局面在急切地召唤我去战斗。

在地面这个背景上显现出一批飞机来,直到近处,我才辨认出这是敌轰炸机机群,这种飞机也是绿色的,只是稍浅些罢了,苏联轰炸机已经开始投弹。

我带领16机编队,朝着正在向战斗航向转弯的敌四个九机编队扑去,从每一架敌机的空中射击员座舱里射过来的子弹,拖着一道道火光,冲着我迎头打来,我从敌机的后下方进入开火,一架敌机冒烟了。

“背后有敌机!”我的僚机飞行员费奥多罗上尉紧张地喊道,我急忙望去,只见4架敌战斗机已经飞临我们的后上方,但是我不愿意放弃这架即将爆炸的敌轰炸机,这时,只见尾部拖着火光的炮弹从我身边掠过,我急忙退出攻击,随即朝着正在与费奥多罗上尉纠缠的4架敌战斗机扑去。

于是,几架飞机就象游艺场上的木马似的兜起圈子来,我们击退了敌战斗机以后,立即设法向敌轰炸机逼近。

可是,我们这个机群太小了,兵力不足,办不到,我们只有招架之力而无进攻之力,因此多数敌机都把炸弹投到目标地区,就这样,我们没有保护好我方的地面部队。

我们返场落地以后,跟随我出动的飞行员下了飞机就都朝我走过来,使我高兴的是,他们全都活着回来了,而且都没有负伤,我此时的喜悦心情,实在不亚于打了一次胜仗,但是,没有完成任务,我总是深感内疚的。